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公众演讲 >> 正文

怎 么 见 上 帝?

时间:2007-11-8栏目:公众演讲

</Script>    北京市华卫律师事务所 邓利强律师

“愿意带着花冈岩脑袋去见上帝的人”在极左年代是要吃苦头的,因为那个年代不允许有人异于他人,对于那些坚持已见的人,大家会来“帮教”,直到这个人被同化。现在社会进步了,只要一个人不反对宪法、不企图颠覆国家,想带着什么样的“脑袋”(思想)去见上帝都是允许的。
自主原则归功于社会的发展,对于自己的事情在不危害他人的情况下,社会有义务尊重他本人的选择,因为自然法学派认为本人才是自己利益的最佳判断者。诸如买菜喝酒之类的事情,买什么喝什么不仅要看我喜欢什么,还要看我口袋里有没有钱等多种因素。买菜喝酒这类事情不涉及他人是自己说了算的事,大家都不会有什么疑问,病人到医院看病这类可能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谁说了算呢?是病人本人还是有专业知识的医生呢?在医生既往的执业理念中这个问题根本不是问题,我们医生往往认为:医生拥有专业知识,有病的患者到医院求医当然应当听医生的,医生说了算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在这种理念下,我们医生手脚都是放开的,在手术中面对该切除的组织、器官,医生从来都没有含糊过。早些年切了也就切了,但近年来,对于该不该切以及什么时间切的问题,病人似乎有了更多的看法,甚至有的病人为该不该切还把医生告上了法庭,我们的医生迷惑了:现在的医生怎么这么难当?
症结在哪里呢?除了大的执业环境应当改善外,广大医师的执业理念恐怕也应该改一改了,因为尊重病人的自主权成为一个大的趋势,不仅我国,外国的医生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几年前英国有这么一个案例:C患者(为保护病人的名誉暂隐其名)患有慢性精神分裂症,居住在布罗德幕精神病院达30年,后来大夫发现,患者的脚出现坏疽,如果不进行切除致死的可能性会达到85%,在这“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头,患者C拒绝进行手术,声称他生来就有四肢,也要四肢健全的离开人世,并坚信上帝不会希望他接受截肢手术。但是他确实意识到如果不截肢就有可能死亡。
也就是说这位病人愿意带着坏疽的、但是是完整的四肢去见上帝,各位看官,行吗?
C先生的决定也确实给大西洋彼岸的医生们出了一个难题,经反复沟通无果,医院决定状告病人向法院申请手术“通行证”(截肢令状),让无所不能的法律去决定C先生应该截肢而不是带着完整的四肢去见上帝。
在给出英国大法官的决定之前,我想听听各位中国医生的看法。
一位医生说:病人不治我有什么办法,用得着去法院吗?
另一位医生说:大夫认为应截肢,找他的家属来谈一下,他有(精神)病,不用和他商量。
让我们看一下金发碧眼的英国大法官索普(Thorpe)是如何判决的吧!
英国的法官说了,医生应当尊重患者的人格权和自主权,“每一个心智健全的人皆有权决定其身体应如何处置(卡多佐语)”,虽然C先生患有慢性精神分裂症,但我们应假定其具备决定的能力,除非有相反的证据否定这一点,所以C先生的拒绝是有效的。据此,法院发出了禁止令——禁止医生在没有取得病人同意的情况下,为患者C截肢!
也就是说,法院选择了尊重病人意志这一价值取向。各位看官,您是不是感觉有些意外呢?
感到意外就对了,因为我们的大夫常常要求病人服从治疗而忽略了病人的自主性,尤其是当病人做出的决定与常人不同时,更易被大夫否决,因为我们的大夫总是认为自己都是从病人的利益出发,自己有专业知识,大夫的观点才是正确的决定!
WTO了,我们的游戏规则应当是与时俱进并与世界同步的,我们大夫既往的观念一方面已经受到来自病人的质疑,另一方面与世界也不接轨,我们应当知道四海之外的大夫的游戏规则,只有统一了规则大家才能玩到一起。尊重病人自主权应当成为我们广大医生的执业理念,知道了这一游戏规则,我们还要在工作中运用它,否则我们是要落后的,是要做被告的。
最后我想说的是:请尊重患者的自主权(知情同意权),如果有人想像C先生那样带着完整的四肢去见土帝,我们就让他那样去见上帝吧!是病人而不是大夫对治疗有最终的决定权。

怎 么 见 上 帝?一文由www.fwsir.com搜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