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公众演讲 >> 正文

舆论工具是谁的喉舌

时间:2007-11-8栏目:公众演讲

</Script>    在现代民主社会,政府是代表社会全体成员管理社会事务的组织,它的权力来源于社会成员的授予,而政府通过这种授权得以为全体社会成员的利益约束部分社会成员的权利。
如果没有政府的存在,社会成员之间必将会是弱肉强食的赤裸裸的暴力关系,人们之间不需要任何规则的限制,任何人的安全和利益都是没有保障的,其中强大的成员或群体会欺凌弱小的成员。这样的社会是难以稳定、持续发展的。政府的存在可以约束强者的霸权,维护社会的有序运转,使社会成员可以发挥聪明才智,最大限度的创造社会财富,从而有利于最大多数社会成员的利益。政府为了控制所有社会成员的威胁以维护社会的有序运行,必须拥有超过所有社会成员的力量。然而消除了个体对全体社会成员的威胁的政府,却由于其所拥有的强大力量成为全体社会成员利益潜在的最大威胁。
所以,在现代社会,如何既能使政府拥有强大的力量以维护社会的秩序,又能控制政府的权力不滥用而使民众避免沦为自己建立起来的强大权力的奴隶,就成为建设民主制度的终极目标。所以,在民主社会,必须建立起另外的力量以约束、控制政府的权力,保护民众的权利。舆论工具和司法机关就是其中重要的两种力量。
报纸、杂志、电视以及网络等舆论工具作为现代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现代人获取信息,发表言论的主要渠道,堪称民众的耳目。通过向民众传递有选择的信息,可以左右民众的意愿,其重要性不亚于政府、军队这些国家工具。它能否向民众传递真实的信息,能否正确表达民众的真实意愿,是民主能否实现的重要一环。
在前资本主义社会,君主是统治者,民众是被统治者,民众没有权力监督作为统治者的君主。那个时代,人们所能听、所能看到的只有对权力的赞颂,人们所能说、所能写的也只有对权力的赞颂,所以那时并不存在现代意义上的舆论。资本主义社会之后,民众成为理论上的统治者,但国家事务不可能事事都由民众集体做出决定,只能选出代表组成政府代理民众行使管理权,这就有必要建立一种机制或建立一种途径使民众可以了解并监督政府是否按照民众的意愿在行使权力。这种途径当然不能受到国家机关的控制,必须站在中立的角度监督国家机关的工作,这就使舆论工具产生并迅速发展起来。所以舆论工具从其产生时起,就决定了它独立于国家权力之外的属性,如果成为国家权力控制下的工具,就违背了它存在的意义。
我们一向说舆论工具是党的喉舌,实践中也一向是这样做的。但这和舆论工具本身应有的属性是不一致的。在现代社会,舆论工具的作用是使民众获得信息,从而使民众得以监督政府如何代表民众行使国家权力,它应当是不受官方左右的民间组织,在本质上和政府具有对立性,在功能上具有对国家权力的监督性。尽管舆论工具受到官方的监管,但在现代民主社会,新闻审查制度已在大多数国家被废除,舆论工具可以站在不受政府左右的立场上传递给民众相对客观真实的信息。在政府与民众之间的角度上,舆论工具应当是民众的耳目与喉舌,是民众监督政府的工具。在中国,党作为国家的领导者,政府的权力实际上是由党所控制和行使的,所以舆论工具要做民众的耳目,就不应是党的喉舌,受执政党的控制。
舆论作为民众的耳目,要为民众监督国家权力的行使,正确反映民众的意愿,就只能作为民间组织,而不能受到政府的控制。它只需要为它所传递的信息的真实性负责,而不能由政府决定它应当传递哪些信息,不能传递哪些信息。并且作为民众行使国家权力的需要,国家机关的工作应当置于舆论工具的监督之下,国家机关行使国家权力的全过程应当尽可能多的使舆论工具知情,从而使民众知情,以使国家权力的行使不会背离民众的意愿。舆论工具本身不能干预国家机关行使国家权力,但它所反映出的舆论也就是民意却应当是国家机关行使国家权力的依据。
中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人民也就是民众享有国家的领导权,党和政府是作为民众的代表代理民众行使国家权力。作为国家权力的行使者,不能拥有对舆论工具的控制权,而必须作为舆论工具的监督对象,使国家权力的行使置于民众的监督之下。作为无产阶级的政党,共产党代表人民行使国家权力,如果脱离了民众的监督,行使权力不受民众的控制,就会使党蜕化变质,失去共产党的阶级基础,使共产主义事业步入歧途。


springlord@yeah.net

舆论工具是谁的喉舌一文由www.fwsir.com搜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