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公众演讲 >> 正文

几经磨炼获益多

时间:2007-11-8栏目:公众演讲

  基层是人生实践的舞台,也是一部读不完、用不尽的百科全书。在这个舞台上蹦踏的人,既有施展才能、实现理想抱负的喜悦,也有遇到困难矛盾、经历挫折的艰辛,更有令人回味、充满酸甜苦辣的奋斗历程。回顾我在基层十几年,特别是在主官位置上的五年工作,感受最深的是在学习了解中工作,在几经挫折磨炼中进步。

  批评不公反受批评

  一般来说,人们喜欢听表扬,而不愿听批评,尤其是不公正的批评更是不易被人接受,弄不好还会闹出矛盾、出现尴尬的局面。87年,我从团组织股调任团指挥连指导员,可谓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急于踢开头三脚。不想,头一回批评人就碰到了"钉子",反而受到同志们的批评。那是一个星期天,一大早我就发现一排长带几个战士出去了,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到半下午才回来。我想,这还得了,几个人一块儿出去也不请假,非要批评一顿不可。晚上点名时,我不问情由地把一排长他们几个狠批了一通,想以儆效尤,看谁还敢违犯纪律。谁知,晚上召开连务会时,一排长冲我放开了"炮":"指导员批评人也不了解情况,今天我跟连长请假带排里的几个人到菜地去浇肥了,没想到辛苦了大半天,到头来还挨了一顿批。"连长说:"一排长请了假,是我早上走得急没有告诉指导员,责任在我。"这样,我才算有了个台阶下。经过此事后,我感到,作为主官肯定少不了要批评人,这也是尽责任、关心人的表现,但要使批评起到教育人、帮助人的目的,必须弄明情况、事实准确、方法恰当、态度诚恳,千万不能以为自己是主官,看到一点不顺眼的人和事,听到什么不好的反映,就不分青红皂白批一通,想批谁就批谁。这样的结果,不仅起不到教育人、说服人的目的,而且还会引起矛盾,挫伤部属的积极性,给工作带来不利影响。

  缺少商量事难商量

  89年6月,连队接到通知,要向上级推荐两名优秀党员,"七一"节时通报表彰。当时连长在教导队集训,副指导员回家休假,支委会开不起来,我就和在家的几名支委一碰头,向营里推荐了电话班长和炊事班长,报团里表彰。我想,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儿,连队几个党员,谁表现好谁表现差都很清楚,就这样定了算了。事后,又因连队外出执行生产任务,忘了及时给连长、副指导员通报一声,估摸着不会有什么影响。然而,表彰通报下来后,虽然连长、副指导员表面上赞同,没有说什么,但我毕竟在工作中感觉到有些事情明显没有以往那样商量起来顺畅,有些工作抓起来也不怎么顺手,有时甚至有"梗阻"现象。对这件事,我认真冷静地进行了反思,感到教训就在于缺少通气商量。殊不知,在基层连队工作,与"一班人"共事,说权,没有多大的权;说钱,更没有多少钱,不就是一些工作安排、入党当骨干、评功评奖之类的具体事。虽然这些事情不怎么起眼,但牵涉到连队建设、官兵的切身利益,如果处理这些事情不通气、不商量,不经过集体研究决定,势必影响彼此之间的关系,妨碍工作的开展,造成班子的不团结。再说,除却这些事情不通气,不商量,还有什么大事呢!因此,作为基层主官,一定要眼界开阔,心胸开阔,按照规章制度和办事程序决定事情,处理问题,特别要注意凡事不能太主观,搞个人说了算。

  事无巨细细而无绩

  在基层工作,大家可能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整天被琐事缠身,疲于应酬,难以挤出时间学习,考虑大的事情,难以集中精力抓主要工作,结果是什么都想抓,什么也抓不了,什么都抓了,什么也没有抓出个样子。这在我刚当教导员时体现得比较充分,因而烙印也比较深。92年初,我被组织上安排到一营担任教导员。那时部队正在搞正规化建设,无论是政治教育、军事训练,还是后勤建设、军民关系,工作不仅多而杂,而且任务重、要求高。刚当上营的主官谁都想风风火火,抓出一点成绩,我也是一样难脱其臼。工作中,我凭着一股子热情,政治教育亲自背课、亲自讲,把指导员们"凉"在了一边,有时甚至没有事情干;军事训练也到场组织,还指手划脚地说连长、排长怎么怎么不行,影响了他们的积极性;养猪种菜、吃喝拉撒睡也都去过问,整天东跑西转,大呼小叫,自己累得够呛,工作非但没有抓出成绩,反而发生了一个战士私自离队,与地方小青年打架斗殴的问题,落得个上级批评、下级埋怨,里外不是人的结果。吃一堑,长一智。自此以后,我在工作中注意跳出具体事务的圈子,用主要精力思考营队建设的大事。比如,一个时期官兵的现实思想情况,思想教育工作往那里深入;影响军事训练积极性和训练质量的原因是什么,怎样发挥干部骨干的作用解决好训练难题,做好宣传鼓动工作;始终关注党支部班子和干部队伍建设,把班子搞团结,干部素质强起来;注意协调处理与上级、地方的关系,创造一个良好的工作、生活环境。由于抓工作注意了分工负责,突出重点,不仅防止了事无巨细,眉毛胡子一把抓的现象,使我学到了工作方法,增强了组织协调能力,而且工作也取得了明显成效,受到了上级肯定。

  不依靠群众工作难做

  基层主官最大的责任和压力莫过于安全防事故。因为只要发生了案件事故,无论是评先评优,还是个人的进步,都无从谈起。因此,整天小心翼翼,提心吊胆。比如,做好重点人的工作就让人颇费脑筋。不依靠干部骨干和家庭做工作吧,又难以掌握情况,进行有效的教育管理和转化;依靠群众吧,又担心扩散范围,影响工作对象的积极性,甚至怕适得其反。因而,我刚当教导员时,喜欢一个人或仅靠一二个人去做重点人的工作,三番五次地找他们谈心,讲道理、提要求。这样一来,有的重点人思想压力增大,心想是不是领导把我看成是"出了窑的砖定型了";有的甚至产生了逆反心理,干脆来个破罐子破摔。比如,营部侦察班的一名战士父母离异,心里本来就很自卑,谈的多了反而压力大,面子上挂不住,他不仅听不进去,没有什么转化,反而经常不假外出到小酒馆喝酒,直至发生了与服务员乱谈恋爱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初在做重点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