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公众演讲 >> 正文

庆三八演讲-扬民族精神展巾帼风采

时间:2007-11-8栏目:公众演讲

    各位朋友,各位评委,各位领导:您们好!
    非常感谢大家,感谢大家提供了这次演讲学习的机会。
    我演讲的题目是——《扬民族精神展巾帼风采》。
    大家都知道,两千多年以来,重男轻女的风俗,男尊女卑的训语,父传子,兄诏弟;特别是历代反动统治阶级炮制和鼓吹的“三纲五常”、“三从四德”之类的封建纲常伦理,把妇女紧紧地禁锢在奴隶地位中而永无出头之日,使广大中国妇女长期以来不知蒙受了多少苦难,蒙受了多少的凌辱!可以说,在封建社会的旧中国,统治阶级根本不把妇女当人,将女性死死地压在社会的最底层,没有自由,没有权利,更没有地位!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女性才真正挺直腰杆,扬眉吐气地当家作主,成了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建设者,成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力量。如今,妇女能抵半边天,巾帼不让须眉,越来越多的优秀女性成为各项工作的骨干,独当一面,越来越多的优秀女性不断走上了领导干部的重要岗位,女性特有的聪明才智和作用得到广泛发挥,妇女同胞们正以豪迈的气慨,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各条战线上奋勇当先,锐意进取,谱写了感天动地的宏伟历史篇章!
    从我记事以来,有三位女性深深地铬在我的心里,时刻激励着我学习、成长、成材,她们是我心目中的英雄,相信大家也深有同感。
    在中国近代史上,花木兰式的英雄秋瑾,为了民族解放、妇女解放,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直到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少女时代奔放无羁,怀抱着“红颜谁说不封侯”的秋瑾,在经受了封建包办婚姻带来的种种不幸和痛苦之后,一直激烈地反对男尊女卑的陋习,为争取男女平等而勇敢地斗争。自小家境富裕,能写诗填词、骑马击剑、使棒舞枪,仰慕花木兰等女杰,立志要做一名巾帼英雄。1896年(光绪二十二年)依父母之命嫁湘潭富绅子弟王廷钧。1900年前后两度寓居北京,目睹清廷腐败和民族危艰,遂立“置生死于不顾”以献身救国之志。她突破家庭阻力自筹旅费留学日本。与陈撷芬成立“共爱会”,与刘道一等组织“十人会”,均以反清为目的。1904年秋,秋瑾在东京创办《白话报》,鼓吹推翻清政府,提倡妇女平等。1905年春回上海,在绍兴加入光复会。1906年,在上海组织锐进学社,创办《中国女报》,宣传妇女解放,倡导民主革命。1907年初接替徐锡麟主持绍兴大通学堂,联络浙省革命志士和会党成员,组织光复军,与徐锡麟策划皖浙同时起义。7月6日徐锡麟在安庆仓促起事,被捕遇害,浙江之嵊县、武义、金华、兰溪等地光复军在中、下旬亦相继失败。秋瑾被捕后坚贞不屈,次晨于绍兴轩亭口慷慨就义,当时年仅32岁。1939年,周恩来题词:“勿忘鉴湖女侠之遗风,望为我越东女儿争光。”
    如今,中国民主革命时期杰出的女革命家、中国近代妇女解放运动的先驱——秋瑾的汉白玉全身塑像矗立在西泠桥畔的青山碧水间,受到人们的瞻仰和纪念。
    朋友们,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去年夏天,传遍华夏大地的任长霞大姐的事迹,我想你们一定记忆犹新。
    2001年4月,任长霞走进了登封,成了登封历史上第一位女公安局局长。任长霞用她的“敬业、爱民、忠诚、奉献”的崇高品德和伟大人格,撑起了登封一片晴朗的天空!
    由于许多大案要案的久积难破,登封警察的行风历年来在民意调查中一直处于倒数第一。任长霞上任后,一边紧锣密鼓破案,一边“抓警风,严警纪,树形象”。任长霞铁面无私,先后开除了15名违纪警察。15名数字不算大,可这里面包含着多少个斗争多少次较量啊:求情的,送礼的,施压的,威胁恫吓的,软硬兼施的,任长霞没有妥协没有退缩,她心里装着的只有“人民公安”四个大字。为了彻底扭转警察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任长霞经常夜半人静,驱车到各乡镇派出所查岗,盯着表报案,看闻警后派出所的动静。如果在相庆时间里赶不到现场,她就坚决追究所长责任,严重的撤职查办,毫不留情。
    任长霞刚上任不久的一个深夜,她扮成农村妇女在某派出所报案,可值班警察不让她进,她说我有重要案情向所长反映,那警察说:“所长是你想见就见的吗?”她说案情紧要你们也不管吗?那警察说:“半夜三更的,往哪儿叫人去为你办案?”她看没有办法,让那警察把所长电话告诉她。那警察火了:所长的电话是你想知道就知道的吗?就这样,任长霞被那位警察“哄”(赶)了出来。那一刻,任长霞心在滴血,这样的态度、这样的作风,这哪里人民的警察!这分明是人民的老爷!她当即给该所所长打电话,让其立即赶到,对那位警察给予了严肃处理。
    任长霞常说:“己不正不能正人,心不公岂能为公”,“公安公安,心中只有公,人民才能安。警察的面前为什么要加人民二字呢?就是让你牢记自己是人民的警察,人民的警察就要为人民办实事、办好事,一切为了让人民满意1为了破获横行石道、君安、颍阳等乡镇近20万群众之间的砍刀帮,任长霞多次扮成收兔毛的妇女,掂着秤杆,背着口袋,与群众拉家常,想从中了解砍刀帮的罪行。谁知群众提都不敢提砍刀帮,有位七十多岁的老大娘看看左右没人,好心告诉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