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公众演讲 >> 正文

带着感情去工作(警察演讲)

时间:2007-11-8栏目:公众演讲

  大家好,我叫xxx,2001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1年7月毕业于浙江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同年8月分配到刑侦大队九溪中队工作,2003年6月,调到分局政治处,负责全局的绩效考核工作。 今天我讲的题目是——带着感情去工作。    察这个词,我是从向往、努力、实践中逐渐了解和认识的。当初是为了梦想和对警察光辉形象的无限崇敬而努力学习的,1998年9月18日,当我在《人民警察之歌》的旋律中庄严宣誓时,便在心中发誓,要让自己成为一名人民喜爱、不法分子惧怕的警察。2001年1月8日,在党旗下宣誓成为一名党员后,我在日记中写下:“没有什么可以比加入中国共产党更光荣的事情了,今天我很自豪,因为我已经融入到这个光荣的集体中,从今天起,我将用一生的公安实践来证明,自己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2001年10月9日,日子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不同,万里无云,天气晴朗,可这一天对于周浦乡村民沈美娣等5个家庭来讲,无疑是悲惨的一天。那时刚刚分配到刑大九溪中队工作2个月的我和当时的王擎坤中队长、张文中探长赶到村里时,现场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鲜血撒满一路,5位群众的头部和上身被斧头砍得血肉模糊,生命垂危,正送往医院抢救,整个村庄笼罩在阴霾之中,村民能够躲避的全已经躲避。经现场了解,行凶人是一个高1米86,体重在200斤左右的高大粗汉,手持80公分长、沾满血的铁柄斧头,当时在场的民警和工作人员有30余人,面对如此身宽体胖的歹徒,谁都很难将其制服。可失去理智的他,很可能将罪恶的铁斧挥向更多的无辜群众,此时,自己已顾不上安危,借助人小、行动敏捷的优势,迅速绕到凶手的背后,用足力气,做了一个漂亮的“抱腿顶摔”,将“巨人”扳倒。王擎坤队长、张文中探长也立即上前夺下铁斧,将这位夺走1条生命、致使4人重伤的“恶魔”制服。回到单位后,同事们说:“小柴,看你个不大,可力气倒不小,这么一个庞大的怪物都被你制服了”,我记得当时只是笑了笑,脑海中却始终还回放那惊险的一幕。说实话,当时那种场景,说不害怕是假话,只是心中有个信念:“绝对不能再让这个恶魔继续行凶,我是警察,我不上,谁上?”     从事警察这一职业,虽然只有4年有余,但对于警察的情感已有二十余年,书本、影视中警察的光辉形象,在我还是孩童的时候就已深深地印在心中,那时候因为对警察的崇敬而向往,如今我为自己是一名警察而自豪,更为能帮助群众做些有益的事而骄傲。02年3月至8月,我先后参与侦破了影响面大、涉案人员多的上泗地区系列夜盗案件、跨世纪系列夜盗案件、南山翁家山系列夜盗案件,仅这三串案件,就破获刑事案件100余起,涉案人员20余人,挽回损失10万余元。有同事为我统计了一下,五个月里累计加班1190个小时,同事说:“小柴,你这样疯狂的干,不累吗?再下去就要成为机器人了!”。身体固然疲倦,可每当将群众损失的物品追回时,看到他们眼中流露的感激,自己便有了一种精神原动力,对于警察也越来越有了感情。2003年3月19日,有群众反映一个叫“小徐”的青年在一个晚上用一张信用卡在不同自动取款机上先后取出现金1万余元,根据这一线索,我找到了事主“小周”,经了解,“小周”的父亲患有严重的尿毒症,需要马上进行手术,不然有生命危险。为了给父亲治病,“小周”东筹西借加上自己的全部工资,凑到了16000元,本来准备马上给父亲进行手术,可是这些救命钱却不易而飞,讲到这里“小周”已哭成了泪人。迟一天抓住“小徐”,损失可能就越大,和中队领导汇报后,我和小苏立即上马侦破,因为那时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允许熬夜,中队领导要求我在晚上12点前必须归队休息,再说案件本可以移交分局的其他单位办理,但考虑案件移交可能会影响侦破进程,造成事主更大的损失,所以硬是坚持每天晚上跟踪和守侯,最终将“小徐”抓住,并将窃得的16000元赃款如数送回到“小周”手中。当“小周”送来一面“天堂卫仕、当代柯南”的锦旗时,自己似乎忘了几天来熬夜所带来的疲倦,忘了整个案件侦破工作的艰辛,更多的则是欣慰和高兴,欣慰的是自己的付出得到了她的真诚肯定,高兴的是她父亲的生命也因为案件的侦破而得到延续。     很多人问我:“你为什么喜欢做警察”,我说:“我喜欢警察这份职业的挑战和刺激”,也正是因为挑战和刺激带来的心跳,使我对于警察越来越有一种感情,但对于父母和家庭,我却非常的愧疚。03年2月份,仅30余天,小和山高教园区工地接连发生工地保卫人员被打伤、建筑材料被抢的案件20余起,涉案价值达15万余元,由于建筑材料的大量损失,整个教学园区工地的工程进展严重受阻,要求破案的呼声非常强烈。我当时是负责留下地区刑事案件侦察的探长,为能尽快侦破此案,给高教园区重建良好的施工环境,我每天加班到凌晨2点。一天晚上9点多,我和同事在小和山工地核查一条线索时,接到了江山老家母亲的电话,她说:“自从你大年初五离家去杭州,这么久了,都没有你的消息,想问问你工作、生活好不好?”,此时才猛然醒悟,自己已经近三个月没有和家里通电话了。后来姐姐告诉我:爸爸得了急性肺炎,已挂了一个月的点滴,为不影响我的工作,他们硬是不肯让我知道。第二天,我打电话跟母亲说:“等我把手上的案子办完就回老家看你们!”母亲说:“那就等你案子办完再说吧!” 其实,电话那头的母亲何尝不知这又是一个无法兑现的承诺!经过两个多月的工作,此案的目标锁定在了一批居住在蒋村乡包建村的河南籍民工身上,期间我多次化装成打工仔、农民等身份深入到居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