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公众演讲 >> 正文

在公安先进事迹宣讲团的演讲材料

时间:2007-11-8栏目:公众演讲

     时光如电、岁月如歌,一转眼十几年过去了。有很多记忆都已经模糊了,但有一些记忆却深深地刻在我那那一段段青春无悔的激情岁月中。记得1988年8月8日,8号台风下正面袭击杭州,这一天我满怀理想到西湖分局报到,我的从警生涯就在这暴风骤雨中开始;1991年10月10日,是辛亥革命胜利80周年纪念日,这一天我来灵隐派出所;1993年6月30日,是伟大领袖毛主席发表《论人民民主专政》44周年纪念日,这一天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2000年8月10日,张健成为徒手横渡渤海湾第一人,这一天我来到北山派出所;2001年5月5日,是伟大革命导师马克思诞辰183周年纪念日,这一天我来到玉泉派出所;2003年10月15日神舟五号载人飞船发射成功,杨利伟成为中国太空第一人,这一天我来到翠苑派出所。这一年翠苑所打击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犯罪团伙行动震动了全国。     让我参加先进事迹宣讲团,令我感到既光荣又惭愧,比起身边如广翰银河中熠熠生辉的群星般的党员们,我只不过是萤火之光。作为一名基层干部,一名普通党员,我没有高深的理论和系统的心得,我只能将入党十二年来,自己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对保持率先垂范、公而忘私、廉洁奉公三大品德的理解和践行作一个汇报。我相信这一件件小事都能引起广大党员们的共鸣,因为它们可能发生在许许多多的共产党员身上。     说到率先垂范。从我入党的那一天起,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就是对自己提出的最基本最朴素的要求。走上领导岗位后,我更加注重通过率先垂范来引导民警的言行。打铁需要自身硬,作为派出所的所长,我自己的定位是“兵头将尾”,在具体工作中我是排头兵,在接受任务和承担责任时我是将,在成绩面前我是尾。我在领兵带队时常说的一句话是“跟我上”从不说“给我上”,因为我坚信,身教重于言传,领导能冲在前,比什么动员都有效。到了翠苑所后,为了能迅速改变翠苑所“稀拉松、脏乱差”的面貌,我向同志们提出“向我看齐、向我开炮”的口号,要求同志们做到的我必须自己率先做到,如果我未做到同志们可以向我开火,并有理由做不到。记得一次,我一早就赶到市局开会,忘记事先和指导员请假,民警们在开早会时发觉指导员好象在等我,早会推迟了几分钟,就有人说:“孟涛怎么也会迟到!”,我下午回来听说了,感到很高兴,一是民警很关注我的口号,并敢于开炮;二是民警已经将我作为一个标杆和楷模,不时地在与我衡量、对比,并从另一个角度肯定了我的一贯作风。在这次先进性教育活动中,所里推出了停岗待岗制,要求停岗待岗人员在待岗期间与我一起工作三至七天,看看我是怎么对待工作、对待群众的。     同志们评价我为“实干家”,实干我承认,家不敢当。我对工作的态度向来是事无巨细、身体力行,习惯于少动口而多动手。一次,两位儿时最要好的小伙伴(一位是律师,一位是IT行业的公司老总,两人一贯自栩为党外民主人士)相约来看我,因为近十年来我几乎没有参加过各类的同学会、嘉年华派对等,老同学们都说我是个怪人,很多年不见,他们想看看我到底变成什么样了。在办公室,看到我不停的接待来访群众、不停地接电话、不停地调配指挥,两个小时都没功夫和他们说上几句,两位儿时的小伙伴临走时发出两点感叹:一是自认为事业有成靠得是十分的敬业,但与我相比还是相差甚远,钦佩钦佩!二是总认为现在的政府公务员、共产党员大都是人浮于事、清闲自在,但看了我之后对警察、对党员干部有了全新的认识,敬佩敬佩!     派出所高强度的工作量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记得在翠苑所总体整修期间,施工方负责人发现,在工作时间和我谈工程问题可能等上一个多小时也插不上一句话,“就给我一分钟”就成为施工方与我沟通商量的一句开场白。时间一久,他们也找了规律,每天早上8:30前(知道我总是很早上班),中午13:00至13:30(知道我总要12:40以后才会有空去食堂吃饭,甚至有时就不吃中饭),晚上19:00以后(知道我一天的工作才能基本告一段落),双休日,这几个时间段往往是我找他们商量决断工作的时间,到后来施工负责人都叫苦不迭。     说到公而忘私。同志们背后对我的另一个评价“工作狂”,说我是个工作狂我承认。家人认为我是一个缺乏家庭观念的人,而同事们认为我是一个不懂休息的人。我每周要值班两次、加班两三次,所以一周能回家一两天就不错了,同事们听我给妻子打电话很奇怪,别人加班要给家里打电话请假,而我是下班回家才打电话,告诉他们准备我的饭菜,而加班的日子总是忙得忘记通知家里人。妻子常说我把家当旅馆,回到家看到枕头比老婆孩子还亲。对于工作我是无私的,对于家庭我是自私的。     女儿刚上小学三年级,以前都是岳母和妻子接送。去年岳母因股骨坏死动了换骨手术后,妻子要照顾岳母就没法接送女儿,实在没办法就让女儿自己一人上学放学,一个九岁的孩子每天来回要换乘四趟公交车,很多家长见了都会对女儿说两句话“小姑娘真能干!你爸爸妈妈胆子真大!”。而我一年中能接送女儿上学放学的绝不会超过十次,而妻子总是说我太宠女儿,只要带女儿出去,她要什么就买什么给她,妻子也没算算,一年中我能带女儿出去几次?再不宠她点,还能认我这个爸爸吗?     有两年,父母也对我十分不满,老人家年纪大了,每次生病的时候总希望儿子能在身边照顾,哪怕是看望一下也好,而我却常常做不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