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公众演讲 >> 正文

小说:《徘徊》--×局先进性教育活动参考内容

时间:2007-11-8栏目:公众演讲

新一轮分局长竞争上岗报名已经进入尾声——明天结束。可是则到现在(23:00),作为现任分局长杜莺的申请表还放在写字台上,她实在不打算再连任了。     杜莺十六岁参军,十九岁入党,并成为一位女军官。当与她一般大的女孩子还经常为远离父母而落泪的时候,她已经开始像大姐姐甚至于像母亲般的教育和要求她的部下了。转业到税务部门后,经过不算长时间的磨合,她就胜任了本职业务,尔后又成了系统内的能手,继而被委以分局长的重任。凭着她的事业心、更由于她的敬业精神和表率风范,她硬是把一个基层分局带得和她带过的连队一样----属于硬骨头型的。     大裁军的时候,杜莺以一种极不情愿的心情离开了她非常热爱的军旅。说是命运,还是组织安排?或者说是机遇?反正也说不清了。因为十年军旅生涯,早已将她锻炼成了一个“一切服从党安排”的材料,从来就没有考虑过自己向组织上提要求。由一个风华正茂、英姿飒爽的女军官,成为一名共和国的税官;由一个说一不二,令行禁止、八面威风的指挥者,成了一个磨破嘴、跑断腿,成天为了“元、角、分”,翻来覆去重复法律条文的“婆婆嘴”,她委实经过了一段艰难的历程。凭心而论,她更希望能到公安战线去,她的特长可在那一方面呢!命运,有时就是这样作弄人,一个从来不把钱放在眼里、放在心里的人,却整天要跟跟金钱打交道,她简直有种“粘糊糊、烦透了”的感觉。     时间,让她对这个职业产生了使命感、责任心。毕竟是军人出身,一旦明确了目的、意义,那就一定要全力以赴!军人,永远将必胜写在脸上。从此,她的事业步步辉煌起来。每年无论单位还是她本人,都被各种各样的荣誉所包围。这些荣誉她可不是凭“争”、更不是凭“走关系”得来的,她和她所领导的群体,可是凭着实实在在的干得来的。为了依法办事,她可以在做小贩的小姑头上“开刀”,被人们赞为“女青天”,却被亲朋好友说成是没人性;为了顶住说情风,她可以回绝比她高几个层次的领导,被一些人说成是敢于犯上的女刺头;为了捍卫国税干部廉洁奉公的形象,她可以将上门送礼者的大名公之于众,让行贿者无地自容。     又是一个十年过去了,她的声誉已经到了如雷贯耳的地步。可以说“报刊上有名,广播里有声,电视上有形”。但是,她的付出,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她所牺牲的休息可以忽略,因为她是个不知疲倦的人;她所付出劳动可以忽略,因为她是一个不计报酬的人;她付出的健康可以忽略,她是一个为了事业可以玩命的角色。但是,十多年来,她却没有能完整地照顾过孩子,这让她常常感到内疚,特别是在子女教育已经成了整个社会绝大多数人作为人生成败的时候。十多年来,她因为“不通人情”,得罪遍了亲朋好友,而今,几乎很少有亲友往来。最糟糕的是她的家庭生活,现在开始亮起红灯了。她的那一位由每天接她下班,到电话催她下班,到随她下班不下班,现在已经到了她下班他就“上班”----很难照面的程度了。他们可是在多年前的那场战争中熟悉、相爱、进而走到一起的呢!也可以说是经过了血与火的考验吧。彼此曾发誓:即使他(她)因战争而残,双方都不抛下对方。可现在……她无法理解,更不愿意任其向更糟的方向发展。     这一轮干部竞争上岗已经开始半个多月了,照例是舆论先行。动员、标准、杠杠、框框一大堆。凡是有意一试身手,而又在圈中的对象,早已摩拳擦掌要一显身手了。报名在截止期的前一周已经突破了录用数的三倍,可算狼烟四起哟。而杜莺,作为一个未届不惑,系统内响铛铛的在任分局长,在截止期到来前的最后一个傍晚还“锅不动,瓢不响”,委实让人事部门和局党组领导焦急万分。科长反复打了不知多少遍电话,这里却不见动静。党组成员中更是再三叮嘱人事部门:该报的一定要全都让他们报上。可是,政策却没有强迫报名这一条呀。她是真的不想再连任了!时钟已经指向凌晨2点,初秋的寒意一阵阵袭来,灯光下她习惯地绥一绥头发,发现镜子里一头青丝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掺杂了些许霜色。再仔细看看,明镜里眼角已经爬上了鱼尾纹,抬头纹更是比较明显了。这,大概就是这些年荣誉带来的副产品吧。“官场有如战场”!不知哪位总结出来的哲言。她可从来没有为这档事与谁交过战哟!因此,对这个说法没有感觉。社会上串门子、找路子、甚至在群众中打招呼的现象可是屡见不鲜呢!不要忘了,群众的测评意见可是占30%的积分!这时候,不少竞争者往往表现出非凡的大度呢。她却带着站完最后一班岗的心情,有条不紊地掌握着她的这支队伍。奇怪,就是这个等候卸任的领导,倒反有一种特别的魄力。从上到下都知道杜莺没有报名,她所在的分局,大家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做事格外仔细,顾虑因为自己的不当举止,影响杜莺的心情。似乎分局长这次不参加报名,过错全在自己似的。     叮咛咛……电话又响了,还是人事科长的,索性不去接。又是一阵音乐铃声——手机响了,你真会多管齐下呢,照样不接。又响了,哎哟,索性关机吧。无意间一瞅显示的号码,是市局局长的。再看,已经三个未接电话了。她苦笑一下,摁下了接听键。“杜莺,你总算接了。我可不是做说客,我是在代表局党组跟你讲话。同志,不要忘了你可是一个共产党员,还曾经是一个军人。当组织需要你的时候,你应当挺身而出。同志,不要忘了你的责任!责任,明白吗?”“局长,按照文件精神,应该是志愿对吗?我有自主选择参加与否的权利噢!”“你是有权利报名与否,可是你是一个党员,你没有权利在组织需要的时候逃避,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