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公众演讲 >> 正文

白衣天使永恒的追求

时间:2007-11-8栏目:公众演讲

自南丁格爾女士開創現代護理專業至今,一百多年已經過去了,護理學科不斷的發展進步。隨著醫學科學技術的發展、醫學模式的改變,護理工作的內涵與工作模式也發生了深刻的變化。護理學科經歷了功能制、責任制護理的臨床實踐,順利的完成了以疾病為中心的護理模式向以病人為中心的整體護理模式的轉變。整體化的護理模式更加完善:關懷與照顧病人、更多的考慮病人的需求、更多的提供優秀服務…… 在廣泛開展整體護理的今天,病人對於護士的要求已經不僅限於簡單的醫療操作的執行者,而且希望感到溫暖、得到尊重。護理人員態度和善,花時間與他們交流,認真傾聽他們的訴說,並能迅速得到正確的護理,這才是一種人們所希望得到的服務。     我在三年前邁進了護士隊伍,成為一名護理工作者。剛剛走進病房,同事們忙碌的身影讓我明白了護理工作的繁重與勞累。工作中,我一天比一天體會到護理工作的神聖。我們用自己的愉悅、信心和病人的沮喪、絕望作著交換。平凡的工作中,護士用自己的微笑撫慰著病人傷痛的心靈。在這三年裏,我漸漸的懂得了:不能把對生命的憐惜和救助劃為純粹的工作,這更是一種生命中對愛的本能。無論過去、現在、亦或是將來,愛與奉獻都是我們永恒追求的主題。整體護理的開展,使愛與奉獻精神又在平凡的護理崗位上發揚光大。     整體化護理全面展開,護士管理引進了一批批不同於以往的合同制護士,我就是我們醫院公開招聘的第一批代理制合同護士。剛剛邁進病房,我被分配來到了兒科。這是一個在工作中有著其特殊性的工作崗位,是一個團結友愛的大集體。護士長和同事們給予了我極大的幫助,讓我由一個剛剛邁出校門步入工作崗位的新手,快速的成長為一名具有專業知識和技術操作能力的合格護士。她們更讓我懂得了,要想成為一名新時期合格的護士,光有這些是不行的。作為一名護士,我所擁有的豐富的理論知識內涵,更要通過愛與奉獻精神淋漓盡致地表達出來,才能獲得服務對象的理解、尊重和認可。     兒科護士是患者的直接護理者、患者的代言人、患兒與家長的教育者。兒科護士必須具備特殊素質:強烈的責任感、愛護兒童、具有豐富的知識和熟練的技術操作能力,同時必須掌握一定的人際溝通技巧。因為工作對像是不懂事的孩子,在工作中我們更多是與患兒的家長直接對話,我們需要有一顆善良的心,能夠體會到患兒家長的心情。     一次夜班,來了一個誤服“克咳敏”藥物中毒的患兒,患兒來時已經呈抽搐狀態,四肢末梢青紫。我立即配合值班大夫進行搶救,給鎮靜劑止抽、下胃管洗胃、建立靜脈通道給予解毒藥物靜點,一切都在緊張而有條不紊的進行著……這時,由於胃管刺激,患兒開始嘔吐,這本來是一件好事,可以加速毒物的排出。可是,由於患兒家長保護不好,把靜脈輸液針給拔了出來。如果靜脈給藥不能保障,患兒是很危險的。我立即開始重新尋找靜脈。可是患兒的四肢末梢迴圈很不好,而且由於患兒已經五歲,頭皮靜脈也已看不清楚了。我知道,這個時候肯定是越著急越扎不上,所以我在心裏暗暗的告訴自己:“不要急!不要急!”仔細尋找,終於在患兒的眉弓上看到了一根很細的小靜脈,淺進針、慢送針,“回血了!”患兒家長和我都松了一口氣。固定好針頭,我暗暗擦去了頭上已經快要滴落的汗珠。患兒的呼吸平穩了,靜脈持續補液順利,搶救成功了……看著患兒家長充滿感激的眼神,聽著他們的感謝和稱讚,我在感到欣慰的同時,更產生了一種觸動——這就是生命與死神的搏鬥。我真切的體會到了作為一名護士肩上沉重的責任。這裡是我施展愛心、救死扶傷的空間。我明白了南丁格爾女士那段感人的話:“只要我此身存在,我一定為你們的生命而奮鬥,並用我的一生實踐這一諾言”。這是一位偉大的女性在經歷了太多生與死的掙扎和搏鬥之後發出的感嘆!此時此刻,我終於親身體會並深深的領會到了這其中的感情。     在此後的工作中,我更加珍惜每一個鍛練自己的機會,在日常的工作中注意加強自己的業務素質。每一天裏,我都讓微笑漾在我的臉上。看到患兒家長感謝的目光,聽到小患者甜甜的喊:“謝謝阿姨……”我知道,這就是我所嚮往和追求的。     “一朝得子喜又憂,二斤幼童體質柔。三生有幸遇明醫,四院兒科美名留。”寫著這首詩的錦旗現在就懸挂在我們科室的墻上。這是一位早產兒的父親寫的。他的孩子在保溫箱中度過了六十多個日日夜夜。這個孩子是我們科收治的第一例極低體重兒。孩子是在母孕不滿28周時出生的;出生時體重僅1000克,身體虛弱,住在新生兒保溫箱內。因為早產兒不會吸吮,我們每天都要給早產兒喂9次奶、3次藥,每一至二小時還要幫助家長給孩子翻身、按摩,並且指導家長怎樣照顧孩子。科裏的同事們都和這個孩子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我們和孩子的爸爸媽媽一起給孩子取名叫“小小”,後來孩子出院後取了大名還特意來科裏告訴我們。孩子住院的兩個月期間,幾次發生了呼吸困難、青紫的危險情況,在大家的全力配合搶救下都安全的度過了。孩子的媽媽說:“這個孩子是我生的,但是卻是你們給養的”。現在孩子已經兩歲了,每次有個感冒發燒的來看病,他的媽媽都會和我們的大夫、護士親親熱熱的聊上一陣。     醫院裏,感人的故事每天都在發生,2001年秋天的一個傍晚,院總值班給我們科送來了一個棄嬰。孩子出生大約有三天左右,一個漂亮的小男孩被他的父母無情的遺棄了。打開包著孩子的小被子,我的眼睛有些溼潤了。孩子是先天性腹壁裂畸型,腸管由於在體外暴露時間過長,已經發炎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