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公众演讲 >> 正文

黑暗中擎灯的人

时间:2007-11-9栏目:公众演讲

    站在这讲台上,我知道也许我会语塞。因为我面对的是一位巨人,一位站在黑暗之中却高擎着真理之灯的人,一位其对于中国几代人的影响至今仍无与伦比的思想和文化的巨人。
是的,他是鲁迅。他早已离我们而去。然而,难道您不觉得,先生他并没有走,仍然用那深邃的目光注视着我们。这位毕生致力于拯救民族的真的猛士,从来便关注着代表民族希望的青年的成长。他曾为青年的消沉而痛心,更为青年的觉醒而欣慰。他说过:“从有着很古历史的中州,传来了青年的声音,仿佛在预告这古国将要复活。”这些话曾多少次激励过暗夜里艰难前行的青年!鲁迅,这位在我们生命的幼年便走入我们的课本,也走入我们心灵的擎灯人,还会伴随着我们走过人生的漫漫征途。
    曾经很多次,当内心迷惘时,读罢先生那力扛九鼎的激扬文字,领受到那种火一样的热情包裹在冰一样的冷静中的美学风格,总有眼前一亮的感觉,血脉受到重重的撞击,那无形的力使人想呐喊、想呼嚎、想奔跑,哪怕只是轻轻地对先生说一句:“谢谢您!”
然而,我知道,这谢意远不足以回报先生“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真诚的赋予。即便是今日,每当捧起先生的著作,总会感到一种真切的希冀扑面而来,仿佛看到先生那神情庄重而伟俊的脸上写着的对于后辈的期待。从鲁迅身上发散出一种独行特立的人格魅力,它深深地抓住了每一个青年的心。于是,我们常常在先生独特的爱和恨里,尽情领略先生的嬉笑怒骂,同他一道去“深味那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
    鲁迅的一生都是在无边的暗夜中踽踽独行。是恨,才使他爱得这样深。早在“五·四”运动前夕,面对着人吃人的世界,他曾发出了“救救孩子”的呐喊。他坚定的认为:将来必胜于过去,青年必胜于老人。尽管以后无数次淋漓的鲜血告诉他,这结论并非绝对正确,简单的生物进化论取代不了社会斗争的规律,但他一刻也不曾怀疑:“我们一定有悠久的将来,而且一定是光明的将来。”他指出,这将来便是青年,国家的绝续全在他们身上。因上,他是那样毫无保留地爱着他身边的青年。1928年6月,他和郁达夫一起编辑了文学刊物《奔流》,这是为培养青年作家而创办的。从选稿、编辑、校对到挑选插图、跑印刷厂、与作者联系,事无巨细,他都亲自办理。当时正值夏季,南方的气候更是炎热。在给友人的信中,鲁迅写道:“白天汗流,夜间蚊咬、较可忍耐的时间都用在了《奔流》上。”为着培养青年,鲁迅从来都不惜于牺牲自己。在《两地书》里,他说,“在生活的路上,将血一滴一滴地滴过去,以饲别人,虽自觉渐渐瘦弱,也以为快活。”这是怎样沉痛而无私的自白,又是怎样一份对青年的厚爱!他是真正做到了如他自己所希望的:“背负因袭的重担,肩住了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
    在先生身后,不知又有多少青年抛却了自己的头颅;在共和国鲜红的旗帜上,更有无数被鲁迅赞为“中国的脊梁”的人挥洒尽自己的热血。今天我们也站立在这片热土上。在鲁迅宽厚的关怀里,在先生犀利炙热的文字中,年轻的我们感受到的爱同样已是太多。可是您有没有想过,爱总是有分量的,鲁迅的爱更应是一种创造的力量,它催发着新生、孕育着希望、呼唤着未来。这“爱”是鲁迅用整个一生写下的至死不渝的大字。在先生的字里行间,您是否读出了这些,读出了它的真谛,在如坐春风般的语言享受之后,你和我的一腔血一颗心又怎能凝滞,怎能平息?
    先生曾经说过,“现在的青年最要紧的是行,而不是言,他真正寄希望的,也正是那些行动型的青年,那些挺身于变革现实的青年,先生引以为同志,自以为光荣的是切切实实,足踏在地上,为着现在中国人的生存而流血奋斗者”,他期望我们顺境中深沉、逆境中从容、充满理性和韧性地去战斗。为着民族之振兴,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每次伫立在先生的塑像前,看到他执著地凝望前方的头像侧影,总仿佛听到先生那不啻于无尚命令的三个字----“赶紧做”,便有一种无形的紧迫。虽然先生那支饱蘸了爱和恨的笔早已停止战斗,他生活的那个风雨如磐的年代也已然成为历史,今天我们说起这“爱”与“恨”依然不是无病呻吟。也会有天雾茫莽难辩方向的时候,也会有遇着说不出的冷,冷得结了冰的时候,还会有摸索中理想碰了壁、鼻子会碰得很疼的时候,正是在这样的时候,我们想起了鲁迅,我们需要鲁迅,像他那样怀着一副铮铮铁骨,像他一样对于光明怀着一份不灭的信念。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之流的话。中国的青年应该是向上的青年,青年的中国自当是灿烂的中国!
    现在,站在这讲台上,我已不再语塞。想想先生的音容笑貌,咀嚼他那抑扬顿挫的话语,我有了为现实的中国做点事情的勇气和力量。路正长,但无论如何我不感到孤独,因为一抬头,就能看见先生正站在黑暗中,为我们高擎着那盏真理的灯!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