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领导讲话 >> 思想宣传 >> 正文

关于构建和谐社会(党课讲授提纲)

时间:2008/3/30栏目:思想宣传

 

最近这些天,“和谐社会”成为高层和社会舆论的焦点和热点。所以,我也跟着“热一回”。我想首先给大家读一篇文章,让大家感受一下“和谐与不和谐”。然后再讲课。

《构建和谐社会就是将生活中的不和谐改变过来》

自十六届四中全会以来,“和谐社会”成了一种热门词语,在各种场合都频繁地露脸。

怎样才算是一个和谐社会,至今谁也无法给出一个具体的模式;如何构建和谐社会,这也是一个至今广泛争鸣却难以给出一个标准答案的问题,生活中,我们却能清楚触摸到什么叫不和谐,构建和谐社会就是将生活中的不和谐改变过来。
  这几天网上一直在热炒着一个新闻“盲女为保‘低保’被迫上街扫雪”。
  沈阳市身患一级残盲的孙凤梅,丈夫常年在外,年仅3岁的女儿需要年迈母亲来照顾,一家人靠政府低保金维系生活。若干天前,孙凤梅的母亲去外地探亲,接送女儿的重担自然落到了孙凤梅的身上。清晨,孙凤梅带着女儿摸索着走出了家门,在大街上与社区主任不期而遇。但令孙凤梅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相遇居然给孙凤梅带来了诸多的“意外”。近几天沈阳大雪,社区主任竟要求孙凤梅必须参加扫雪,理由是能送孩子上幼儿园就能参加劳动。并说扫雪是为社区做贡献,如果反对,就取消其低保户资格。于是人们就在寒风和飘雪中看到一级残盲孙凤梅在3岁女儿牵引下在雪道上铲雪。
  短短几天,网上对此新闻的跟贴就达几千条,责骂声一片。而一个相关链接中,南京的一个已经丧失劳动能力的低保户,全家只能靠政府发的最低生活保障金来生活。因为儿子严重营养不良,缺钙,儿子经常无缘无故地跌倒在地上,身上到处是伤痕。他到菜场买条鱼想给儿子增加一点营养却招人责问“你这吃低保的人,还买鱼吃啊?”面对记者采访,这位低保户泪语潸潸地问:“这条鱼是给我儿子吃的,我只是尝尝汤的滋味。低保户的孩子难道吃一条鱼也有罪?”
  看了上述这样的新闻,我们的心都是酸酸的。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虽然我们都不能高屋建瓴地大谈如何构建和谐社会,但是,我们却清楚,当一个社会中弱势群体地位较低,缺少话语权,而公共权力却不能保护他们的利益时,这决不会是和谐社会。
  当贫富不均、社会结构分化、地区差别等社会矛盾突出时,人们尽可能会去寻找一个合理的机制来解决,以求社会发展的相对和谐。
  近年来,“仇富”话题一直没有离开过我们,当许多富豪很委屈社会对他们的不公正时,我们同样看到奢侈品狂潮在中国蔓延。也许我们可以指责社会心态的不正常,但谁也无法否认,数十万元一桌的酒席,近千万元一辆车,价值1.3亿元的别墅……这一切的张扬是“仇富”的火种。  贫富差距导致的社会地位分化、导致社会结构分层、导致社会权利分配的不公,从而导致社会的不和谐也许永远难以消灭,但如果社会能从道德层面上来认知财富,也许社会就会多了更多平和。
  据媒体报道,听说《遗产税暂行条例(草案)》上报到国务院,国内不少大款纷纷把名下的财产转到自己未成年子女的名下,更有人直接用襁褓中婴儿的名义购置物业,以便在将来节省一大笔遗产税金,由此催生出了一大批“娃娃业主”。
  而与此相对应的,是美国富翁对待遗产税的态度。美国总统布什2001年上台后,宣布10年之内废除遗产税。在美国,实行的是超额累进税率,遗产数额越大,税率越高,最高可达55%。布什给富翁们送了这么贵重的一个大礼,他们理应感恩戴德。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富翁们并不领情。2001年2月,美国120位最有钱的富翁,主动上书国会请愿,要求国家继续征收遗产税。比尔·盖茨的父亲老威廉在请愿书中写道:取消遗产税将使美国百万富翁、亿万富翁的孩子不劳而获,使富人永远富有,穷人永远贫穷,这将伤害穷人家庭。
  这些富翁们的举动也许不能使得社会达到和谐,但他们至少在抑制过度的贫富分化,也许和谐只能是人们心中一个永远相对的概念,但人类社会追求和谐的心却永远不会,也不能老去。
  和谐的社会需要更多的仁者。 看到那个逼三轮车夫给狗下跪磕头的“城里人”终于被依法拘留的消息(《车夫轧死小狗被逼磕头 狗主人遭拘留罚款》,黑龙江日报报道),我并没有感到轻松和解气,相反,一丝悲哀涌上心头。我并不能依据新闻所给定的零星信息,就能判断大庆这对“狗主人夫妇”就一定是富人,只不过,身为城里人,在面对相对弱势得多的农村打工者时,这对夫妇充满着浅薄而又可怜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在相对于他们更高级的优越感的压迫下,越发地显现出病态来。因此,当能够体现出自己强势的时候,做出什么样的无耻和缺德的举动来都不令人奇怪。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这对夫妇既可嫌更可怜。
  需要指出的是,在这一事件中逼人下跪的中年男子,是大庆市某单位的退休干部。而车夫之所以不得不扑通一跪,不仅仅是害怕对他来说属于“天价”的索赔,更是屈服

      

于“到交警队说话”的威胁:因为“大庆市不允许人力三轮”从事营运,一去非砸了饭碗不可!
  在灯红酒绿的城市,总有这样一批处于边缘状态的弱势群体。且不说进城奔命的民工,就说破衣褴褛的乞丐吧,我们在对待他们的时候,又是什么样的态度呢?当然,这很复杂,相当数量的伪乞丐在赚取我们的金钱的时候,更欺骗了我们的感情,因此我们麻木甚至愤怒。于是不少城市在尊重民意的旗帜下,开始禁乞。或是或非暂不去说他,我只是想说,尽己所能地资助一点吧,哪怕十个人中有八个假乞丐,只要我们资助了两个真乞丐,就是一种安慰。更何况,不惜以放弃尊严来讨要一点生活,这本身就值得怜悯。如果真有什么更好的谋生技能和办法的话,谁不想活得滋润而有尊严呢?

这让我想起了一则让人落泪的新闻。一个妇女,因为下岗家贫,生活困顿。上高三的孩子想吃鸡补身子,于是母亲到市场偷鸡被捉。在向别人哭诉这一原委的时候,尊严随着泪水一起倾泻!在好心人要给她买一只鸡的时候,她含泪埋头,奔出人群!在叙述这样新闻的时候,我都忍不住心里一阵酸楚。事情的结果我已不想叙述。这类事情出现的本身,就在拷问着你我的的神经。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