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领导讲话 >> 反腐倡廉 >> 正文

经常保持好的心态,增强领导者的廉政自制力

时间:2008/3/31栏目:反腐倡廉

 

 经常保持好的心态,增强领导者的廉政自制力

   好的心态,表现出一种生命力,一种自信和健康的精神风貌,在这个意义上,心态即精神状态,精神支撑。因而,保持良好的心态对于一个人的健康成长就显得具有不可低估的作用。从这几年的党风廉政建设工作实践看,要使领导干部保持廉洁自律,组织上的教育、管理、监督是一个重要方面,加强自身的世界观改造,特别是努力克服不健康的心理障碍,保持平稳的心态,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腐败总是从自我修养的腐化开始的,而这种自我修养的腐化堕落并非凭空产生,它是从心态的不平衡开始的,其产生与新形势下人们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多元化选择密切相关。毛泽东时代物质比较贫乏,提倡艰苦奋斗、勤俭节约,提倡集体主义,在党的利益笼罩下,个人、部门、地方利益被掩盖,人们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选择单一。现在我们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党的现行政策是允许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通过诚实劳动和合法经营先富起来,现阶段相对的贫富、收入不平衡是为了促进社会生产者之间进行竞争,目的是为了使经济运行更有效率,通过先富带后富,最终在到共同富裕。任何事物都有双面性,先富带后富,实现共同致富的策略,极大地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同时,也造成贫富差距拉大。现今形势下,不同群体间的利益格局已不是传统计划经济下的“一大二公”格局,不同群体间的利益分配出现差距,甚至出现了分配不公的现象。同时,随着改革的深入和市场经济的发展,社会经济成分、组织形式、物质利益和就业方式日趋多样化,也必然给人们的思想观念、价值取向、文化生活带来多样性,“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不可避免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西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和生活方式乘虚而入,成为一些人顶礼膜拜的人生哲学,极端个人主义、享乐主义、拜金主义等剥削阶级思想沉渣泛起。历史上产生并遗留下来的一些腐朽落后的东西,在今天的社会生活中依然有某些存在的条件。同时,市场经济的重利性、竞争性和等价交换原则,在某些方面冲击着无产阶级党性和价值观念。这些都必然反映到党内来,给一些领导干部造成一定的影响,在廉政勤政问题上形成复杂的心态,概括起来大约有三种。
     攀比心态。一些领导干部不能正确对待先富与后富的关系,滋长了一种盲目的攀比心理。有的与个体户、大款、大腕比,甚至与某些搞以权谋私等不正之风的人相比,总觉得自己在物质利益上吃亏了。有的“退一步”与自己的过去的同事、同学比,觉得他们不见得比自己辛苦,甚至能力、水平、文化也不如自己,为什么他们能富,而自己不能,出现了心态的不平衡。当这种心态不平衡累积到一定程度,在领导干部心态层面上权和法、利和义的天平就必然倾斜,加之自制力较差,自觉不自觉地偏离党的准则,不严格按规章制度办事,不听招呼,不守规矩,甚至发生违法乱纪现象。
   补偿心态。现实中,领导干部随着职务的变动,权力增大,头上的“桂冠”多了,听到的恭维声、赞扬声就会逐渐增多,如果不经常提醒自己,不从严要求自己,就很容易沉醉于鲜花和掌声之中,轻则刚愎自用,重则居功自傲,甚至当个人愿望和要求没有得到满足时,会觉得自己贡献大,党和人民给自己的太少而产生心理失衡,这时候封建的官本位意识就会占据你的大脑,认为自己得到补偿理所当然,适当享受一下是应该,把手中权力用来为自己捞取非法的私利,寻求经济补偿,求得自己阴暗的心理平衡,则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存在一种“39岁、59岁现象”,有的干部感到自己在政治上潜力不大了,产生“堤内损失堤外补”、“政治损失经济补”、“仕途损失金钱补”等种种想法,就是这种心理的典型表现。领导干部如果有这种心理,就很容易凭借手中的权力去为个人谋取私利。
    愧欠心态。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文化传统,其中有精华,也有糟粕,“衣锦还乡、封妻荫子”、“夫贵妻荣”、“父贵子荣”这样的封建残余思想在当今社会仍然存在。比如现在的“59岁现象”,就是有的领导干部感觉到自己政治生命到头了,忙忙碌碌一生,也没有留下什么钱财,难以面对家人,就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感到在退休之前要抓紧机会捞一把,不然就没有机会,最后走上犯罪的道路。如红塔集团的褚时健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一个上交税收上几十亿的大企业,老总褚时健的工资才几千元,而且这个红塔集团从一个产值不上百万元的小企业发展为云南最大的企业,是在褚时健的一手努力下成长起来,按理讲,他是功臣,但临到退休了,腰包不鼓,与一些比他差的个体企业家比,更是囊中羞涩,因而心态明显失衡,最终走上不应走的路。
    有的同志也许会觉得心态问题无非是情绪波动,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或者认为自己

   

这么多年干过来了,应该靠得住,“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跟着感觉走”,还不至于走到犯罪道路。其实不然。胡长清的人生越轨和演变过程就充分证实了这一点。胡长清是个农民的儿子,童年及求学期间家庭生活十分拮据,为了补贴学费还挑篮赶集卖过胡萝卜。60年代末到70年代,胡长清先后入伍入党,参加工作,在这时期,不能说没有为党的事业奋斗的信念。但“光宗耀祖”和“升官发财”的非无产阶级思想根深蒂固,党性严重不纯。进入80年代,面对改革开放新形势下利己主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等西方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的冲击,胡长清开始分散工作和事业的精力,悄悄地干起倒卖钢材、代销沥青等不法勾当,“一切向钱看”的思想占了上风。90年代后,特别是他走上领导岗位以后,在权力、金钱、美色的诱惑下,理想信念彻底崩溃,完全变质。胡长清在他的悔过书中写道:“回忆反省自己入党30年,用共产主义的理想去战胜非无产阶级思想的侵蚀太差……正确的没去占领,错误消极的东西就乘虚而入,产生思想的大崩溃,犹如脱缰的野马,一放而不可收拾,最终动摇理想,丧失信念。”这种理想信念问题,就是心态的本质、核心的体现。心态不平衡,从本质上就是理想信念动摇了,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动摇了。从这个意义上讲,不摆正心态,也就无法做到廉洁自律。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