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公众演讲 >> 正文

矿山孺子牛人民好公仆演讲材料

时间:2008-7-23栏目:公众演讲


        文章标题:矿山孺子牛人民好公仆演讲材料

俗话说,没利不早起,早起必有所图。可下花园矿区物业公司偏偏有这么一位起早贪黑的工作狂,受累没有怨言,吃屈没有牢骚的共产党员。他把情洒向矿山的父老乡亲,将毕生的精力奉献给了矿山,为了这片古老的土地,为了这新时代的家园,他无怨无悔,任劳任怨,他就是下花园矿区物业公司的副总经理、优秀共产党员——##同志。
  
  ##同志多年来在矿区物业公司主管矿山环卫、房屋维修等工作。他早出晚归,东奔西忙,踏遍了矿山的沟沟坎坎,转遍了矿山角角落落。哪条沟该清淤了,哪家的房该修了,施工工地进展如何,他都了如指掌。

  我们不会忘记,2003年当SARS病毒席卷全球的那个时候,原一井仓库下坡处那个排污池是一个由三股家属区污水汇集的总转,由于它的堵塞,造成家属区污水四溢,臭气熏天。要抢修深1.1米,直径只有0.6米的排污池,连腰都不能弯,老聂和员工们只能用矿区科技含量最高的电动软鞭进行疏通,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搅出的杂物还不到半箩筐。万一由此引起SARS病毒的传播……,时间就是生命,此时就是这一个信念。老聂二话没说脱掉外衣,光着身子钻进排污池,勉强蹲下身子,一把屎一把泥的用手掏起了脏物。在老聂的感召下,大家你争我抢互相替换着,顾不上一股股扑鼻恶臭的熏呛,一阵阵作呕的翻肚倒肠,用原始的再不能原始的办法圆满地完成了疏通任务。洗过澡,他们的身上仍残留着异味。同志们,此时此刻你是否记得千百万将士血洒疆场,是否想起了当年的王铁人跳进了冰冷的泥浆?相比之下这不算惊天动地,但就是这样平凡的小事铸就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品格,显现了这支过得硬职工队伍的力量。在他的直接指挥下,非典时期圆满地完成了集团公司交给的清运矿区2.46万吨垃圾的任务,疏通了8条主下水通道。新建了21个垃圾点。使矿山更加清洁。为此,他荣获了市建设部门“城市美容师”的光荣称号;被评为“抗击非典先进个人”。

  那是2004年的11月,接近05年元旦的那个时段。老聂一回到家总是一头栽到床上,感到极度疲倦。老婆给他准备的饭菜他不思,为他准备的热汤他不看。催他去医院检查他说休息一会儿就好了。单位组织职工进行体检他才勉强地去了医院。一查他患的是Ⅱ0型糖尿病,空腹血糖高达12.4mmoL/L,尿糖( ),尿镜检测可见红细胞。这下可急坏了家人,劝他休息,他总是说再等等,等忙过这几天。女儿见劝说无望,利用在医院上班的方便为他办了住院。抝不过,他才不情愿地住了四天医院。四天不长,也不短,但仅无一人知晓他在住院。早在2000年他患肝病时白天上班工作,晚上治疗。就这样也算是住了一个多月住院。如今因肝硬化代偿期、慢性肝损坏不能口服治疗糖尿病的药物,只好以皮下注射胰岛素和进食调剂维持血糖。老婆女儿再没有埋怨他“不配合治疗”。无奈之下,爱人求他的同事:“请你给老聂说说,我们娘俩把他挺当回事,可他自己不打对,嫂子求你了”。当同事转告妻子的关心时,他确真不当回事的笑了。

  二○○五年七月二十六日,一场大雨过后,五十年代兴建的四井家属区由于地面低于路基1.4米,被雨水浸泡的家属房有的冒顶,有的墙陷,有的断檩,有的存在隐患。听到这一消息,他第一个赶赴现场察看险情,在现场调集人员。抢险过程中,他早六点亲临现场,亲自扒房顶、递檀条,即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七八点钟才回到办公室喝口水,拖着带病的身体回家。几十年来,矿工遇难的现场、张北地震救灾的现场……那里有险那里有他,那里需要那里有他,为了这光荣的共产党员称号,为了人民生命和财产的安全。他的情洒在人民中间。

  说老聂是一位工作狂,不光是遇到险情时他不知疲倦。而多少年如一日,上班的时钟好似永远定格在六点钟上,什么时候下班连自己也无法估量。按常理节假日该陪陪老婆逛逛商场溜溜弯儿,和女儿一起吃顿家常饭儿。可老聂总是把工作安排的满满的。记得女儿在外读书的那几年。度一个假期见着父亲是屈指可数几面。没办法女儿只好跑到工地上去和久别父亲会面。多少次女儿把午饭送到工地和父亲共进午餐。女儿临走了求爸爸跟自己多呆一会儿,老聂却简单地说爸爸太忙,等下次回来多跟你呆上一天。女儿都工作八年啦,现己成为人妻,仅仅呆上一天的承诺迄今还没有兑现。何偿不想过过平常人的生活,享享天伦之乐呢?老聂就是因为单位的事多,事急,放心不下呀!多年来,他加班加点的时间无法给他计算。就去年一年他义务加班达1000多个小时。这么多的业余,这么多的时间,尽然抽不出一点儿时间……难怪女儿心痛地抱怨!
如今老聂已临近退休,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更多的奢求,但仍在无怨地工作,勤奋的敬业,如泰山不拒细壤,如江海不择细流,用他平凡的工作实际勾勒出一幅孺子牛的图画,谱写着一名普通共产党员的人生。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