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主持词 >> 正文

小品---农民工的故事

时间:2008/7/23栏目:主持词


        小品---农民工的故事
 小品---农民工的故事
  故事简介
  继小品〈〈养鳖〉〉之后,刘老汉的养鳖厂被范县长的小舅子不择手段的争去,刘老汉之妻受不了打击不久辞世,同时村里通了高速路,建了部分商品屋,占去了不少耕地,刘老汉被迫进城打工糊口。在9号“麦沙”台风到来的前几天,工地被通知停工,刘老汉闲不着,抽空拾起他修鞋的手艺,来到某县府住宅小区修鞋。不久碰上了下班回来修鞋的范县长-----。
  场景一:某县府住宅范文先生版权所有小区门口。
  场景二:范县长的家中。
  人物:刘老汉、范县长、范县长之子亮亮。
  刘老汉:(背着修鞋工具箱进场)说:听说“麦沙”台风要来,工地停工了,可咱农民工不能停,一停一天的收入也就停了。一边摆放工具一边吆喝:“擦鞋、修鞋----------”。
  这时,风风火火的范县长走过来:“大爷,快给俺修一下鞋”。
  刘老汉没抬头接过鞋看了看:“你这鞋是硬伤”。
  范县长:“可不是么!台风马上就要来啦,这不跑了几个乡镇,把鞋给撕了”。刘老汉熟练的修着鞋,头不自觉的抬了下。
  范县长:“哎、哎、哎----这不是老老姑父吗?你老怎么来这儿?怎么干这活?
  刘老汉:(惊讶的表情)“你是范县长?看你没怎么发福”。
  范县长:“可老姑父瘦了,看你真老了不少。我说老姑父,你不养鳖啦?”。
  刘老汉:(悲哀的表情)“唉,说来话长,还是不说的好”。边说边把修好的鞋递给范县长。
  范县长:“老姑父,咋回事?好!老姑父,到家坐坐,咱爷俩好好叙叙”。
  刘老汉推辞不去:“不了,老姑父,哦,范县长,不了”。范县长强行收拾修鞋工具:“走吧、走吧,家离这儿不远”。刘老汉默许,跟着范县长进了家。
  范县长的儿子亮亮:“爸,爸你可回来了,我正有几道题要问呢?”。
  范县长:“亮亮,来来来,快叫姑老爷,他是咱家的老亲戚”。
  亮亮(不情愿、不高兴、不支声地拉过其爸)小声:“爸,你怎么把一个修鞋的领到家来了”。
  范县长(生气的样子):“修鞋怎么啦?你看,这孩子,你爷爷还是修鞋的那?当年,你爷爷就是用修鞋挣的钱供你老爸上的大学。去,去,去,去,自己做题去。(儿子不高兴的走出,转过身客气的面对刘老汉)。好,好,好,老姑夫快请坐,你看,现在的孩子越来越忘本啦”。
  刘老汉(尴尬地、不好意思的、有些紧张的坐在沙发边上):“县长,修鞋的是你爹?,不,爹是修鞋的。”
  范县长:“可不,当年,他和你一样,也在县城修鞋,这,你老不知道。哎,老姑夫,村里的生活还好么?”。
  刘老汉:“好,说好真好,如今农村,农业税全免了,孩子学费不用咱了,商品屋盖满了,高速路通过家门口拉,耕地眼看着变少了,生活是好了,可农民还是没法养老啊”。
  范县长:“老姑夫,一些地方确是存在违法占地,乱建乱盖。国家已经出台政策加以限制和整顿了。也采取了不少措施鼓励农民种粮耕田,农村医病、养老问题也会逐步解决和落实,你老请放心吧。哎,老姑夫,你老养的鳖怎样了?”。
  刘老汉(悲伤的表情):“唉,还养什么鳖呀!全让你小舅子给放血啦。”
  范县长(惊讶的表情):“怎么回事?你老说是怎么回事?”。
  刘老汉:“你走后,你小舅子靠上了新上任的乡长,在来年招标中做了手脚,硬是把俺踢出了局”。
  范县长范文先生版权所有:“有这么回事?你老咋不来找我?”。
  刘老汉:“哪敢啊!要找你,说给我们放血”。
  范县长:“你看看,你看看,我怎么就一点不知道呢?这太不象话啦。老姑父,你放心,我马上汇报县纪委,把这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刘老汉:“算了吧!都过去两年啦,我也老啦,这鳖我也养不了了”。
  范县长:“那不行,那可不行,这必须给你老一个公正的交代,哎,可是老姑还好吗?”。
  刘老汉:“好哇,她是真好,不用受罪,也不用受累了”。
  范县长:“老姑,她怎么啦?”
  刘老汉:“自从养鳖厂被你小舅子抢去后,她是又气又恨,积劳成疾,走啦”。
  范县长:“什么?唉!这两年不见,怎么成这样呢?老姑是个多好的人呢!唉,现在确实有个别的干部不去尽职尽责,心里不想老百姓,而是违法违纪,以权谋私。老姑夫,我马上去县纪委汇报,替你老出这口气”。
  刘老汉(紧张。兴奋):“老姑夫,不,范县长,说实话,我还真想养鳖呀!你老姑也想啊!你这话给我助胆啦,走,我们一起去”。(二人退出)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