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主持词 >> 正文

小品--离婚

时间:2008/7/23栏目:主持词


        小品--离婚
 小品《离婚》
  作者耿占山
  道具:(桌子、天秤、手机、放大镜、针。)
  寇准:(古代官服。摇扇。带高度眼镜。)唱:西出阳关,谁为我拨一首心弦,江山已改,大宋王朝如日如烟,有自归客……(手机响):喂,我是大宋宰相寇准啊。
  男孩:(天上传来空旷的声音):(寇大人,我是一九四五年被人抛弃的美国小男孩,人称“胖子”(原子弹)一会儿我父母去你处离婚、分割财产,您老千万不要给他们手续啊!
  寇准:这——为什么?
  男孩:(因为他们每次离婚之后世界就难得太平、就要挑起战争、百姓就要遭殃。
  寇准:嗯——好小子!你在哪儿啊?
  男孩:我在臭氧层里,我在臭氧层里啊。这里还有特级战犯希特勒、甲级战犯鸠山、乙级战犯山田……都是臭名昭著的杀人魔王。这里、这里实在是太臭了!
  寇准:喔,你范文先生版权所有可以回到老家去嘛!
  男孩:寇大人,你还不知道吧?在太平洋、在亚洲、在欧洲……有无数战争冤魂,它们就像台风海潮一样怒吼着要索我们的命。寇大人,战争不是我发动的,我冤枉啊寇大人!寇大人,你在哪里呀?
  寇准:我?我在内蒙古通辽市开鲁县3叉口胡同,4道弯街,5组6号,7里沟婚变所,寇准办事处。好小子,你放心,我一定制止他们离婚,制止第三次世界大战。世界人民渴望幸福、渴望和平啊!据包相爷统计,世界人口约百分之八十被卷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交战双方的总兵力多达1.1亿。人类多年积累的财富毁于一旦。(打算盘。摇头叹息。)
  男孩:寇大人、寇大人,我拜托您了!拜托您了!
  寇准:好的、好的,等我筹划一方良策。(手机响,男子声)你的不要脸!(日本鬼子模样,只穿背心裤衩,戴日军军帽。穿一只大头鞋。手机里女子声)你的脸不要!(美国女子模样,)(  寇准:(自语地):战争狂!战争狂!臭不要脸!死不要脸!
  美国女子:(从幕后出来)你都臭了还要什么脸!
  日本男子:死啦死啦地,你地脸的不要!(一男一女互相揪打,脸上都挠成了竖的红道道儿。寇准吹声口哨,像拳击裁判一样双手把二人分开。它俩看见了寇准办事处的牌子。)
  日本男子(冲上去紧紧地握住寇准的手)。我可找到您啦!
  寇准:还在找密件码吗?
  日本男子:不、不、寇大人我有冤情啊!自从“卢沟桥”事变之后我就天天挨打呀!你看(指指女子,挠脸的动作。又指指自己的脸和鞋子)
  美国女子:大人,您要给小民做主哇。自从小日本无条件投降,我就没打过他!(大哭。)他的脸不是我挠的,是土八路干的。
  寇准:(拍案)哪里刁民竟敢咆哮公——啊,这是办事处!请坐、请坐。你二位姓是名谁哪里人士快快报上来。(京腔)
  日本男子:大人,小人姓关,名东军,人送绰号小日本鬼子。
  美国女子:寇大人,小人姓司,名徒,字雷凳,美籍华人,人送绰号美国佬。
  寇准:(偷偷换上“国际法厅”的牌子)年龄?
  日本男子:大人,地雷战、地道战……大大的厉害,我的良心、灵魂、年龄统统地吓丢了。
  美国女子:是的大人。
  寇准:你的怎么知道?
  美国女子:那时我们刚刚复婚,大人。
  寇准:(拿起放大镜对准男子口腔)噢,面目全非了。张开嘴巴子(数牙齿)一、二、三、还是个童子军嘛!下一位!(美国女子张大嘴巴)……四、五、六、噢,已经到更年期啦?你俩太不般配啦!(女子摘下假牙。又察看。)嗯,还是个黄花闺女。(京腔)来来来(说普通话)我来验验尸、啊,验验伤。(用放大镜从男子脑后开始查看)耳朵完好,眉毛完好,门帘子……
  日本男子:(指指女子)她、她就这样……(学挠脸的动作)
  美国女子:大人我冤枉啊!他偷了我的“珍珠”、下了我的“港”、拐走了我的小男孩。寇大人!(哭)
  日本男子:大人,我冤枉。小男孩脾气太暴躁了,他炸死了我的广岛、长崎两个兄弟,好惨啊!(哭)
  寇准:请不要哭,莫悲伤,要挺得住。(京腔)来来来,看我仔细验来!(说普通话)伤口长度:3.141596米
  日本男子:大人,我的脸有那么长吗?
  美国女子:大人,他不仅脸长,手更长。一九三一年他把黑手伸向东三省,烧杀掠抢,无恶不作。小日本啊小日本,我和你一刀两断!
  寇准竟有这等事?伤口深度?(用长针刺探日本男子的脸上的伤)
  日本男子:我的妈呀!我的脸有那么厚吗?
  美国女子:你奸淫妇女,夜不归宿,你的脸皮比屁股还厚!
  寇准:伤口速度?啊,已无法考证。
  美国男子:0.01秒大人,像闪电一样,打得我眼冒金星,嘴巴子像两朵蘑菇云一样腾空而起……我的俩兄弟就是这样被她们打死的。
  美国女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