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主持词 >> 正文

重庆方言小品--捡粑合

时间:2008/7/23栏目:主持词


        重庆方言小品--捡粑合
捡粑合
  (小品)
  人物:
  老实人:收旧货的,男,30多岁,伦牌铀亍?o:gt;
  白开水:女,40多岁,衣着光鲜。
  道剧:
  背包一个(底漏洞),手机一个,箩筐一挑,零钱一叠。
  老实人(担一挑箩筐出场,喊):有旧电视,旧冰箱,旧空调,旧洗衣机拿来卖;有旧书,旧报纸,各种废铁拿来卖。(喊起走一圈,边走边下场)
  白开水(背一背包,包底开口,手拿手机边打电话边上场):喂,老公啊,我又遇到贼娃子了。刚才在商场,我的包包被小偷划了,钱包,身份证都被洗白了。钱啊?丢了一百多,手机刚才放起在合包头,不然丢得更多。好嘛,你早点回家哟。(关手机,边走边范文先生版权所有说)这些贼娃子好可恶哟,钱没偷多少,两百块钱的包包彻底报废了,身份证要挂失重办。(庆幸地)还好,三千多块钱的手机还在。(边说边往幕布角角处走)
  老实人(赶紧从幕布角出场,并与白开水相撞,手机被撞掉在地上)。
  白开水(惊慌地):手机,我的手机!(弯腰捡,对着老实人生气地)大白天,你眼睛长到屁股上去了啊!
  老实人(忙放下担子,捡起手机赔不是):孃孃,对不起,对不起!
  白开水:你喊啥子啊?(更生气地)我有那么老吗?(抢过手机仔细看)
  老实人:那---大姐,刚才我不小心---
  白开水(不等说完):那个是你大姐,(突然地)啊,我的三星啊!(抓住老实人)你各人看,你各人看,我手机这里掉了一块漆,就是你娃刚才撞我掉在地上整掉了的。
  老实人:大姐,实在对不起,刚才转弯没有看到。
  白开水(凶样子):喊妈都不得行,各人说,啷凯办!
  老实人:好多钱嘛,我赔给你就是了嘛。
  白开水(轻视地):赔,说得轻巧象根灯草,这个手机是我前天才买的,6000多块,你娃赔得起喔。
  老实人(赔小心地):我是说你手机掉了一点漆,我赔点钱就算了。
  白开水:一点漆,你说得倒好。一个漂亮的女娃儿脸上长个大麻子你看到舒服不舒服,就拿你来说,我给你脸上划上一刀,你安逸不安逸!要赔,你就把这手机买起去,我买成6666元,才两天,拿6000块算了!
  老实人(哀求地):大姐,我一个收破烂的,一年到头也找不到6000块,你就饶了我吧!
  白开水:饶了你,那我这手机去找屁大爷呀,(语气重地)不得行,要不然,我们去打官司!是你把我手机撞掉的,你各人说,该不该赔?
  老实人:我又没说不赔都嘛,我确实买不起这个手机呀!
  白开水(想一下地):那—这凯,我问一下移动公司,换个手机壳要好多钱!(走开点,装腔作势打电话)喂,移动公司吗?请问换个三星168型手机外壳要好多钱,800多呀,好,好,谢谢了。(关手机,走过来大声地说)换我这种手机外壳要800块钱。
  老实人:800!天啊,我今天怕撞了鬼哟!
  白开水:你啷凯骂人啦。
  老实人:我那里骂人嘛?
  白开水:撞了鬼,你刚才明明撞了我,不是骂我是个女鬼吗?
  老实人:大姐,对不起,我身上没得800块钱,你吃了我,我都赔不起呀。
  白开水:那个吃你,我又不是母老虎。800块,这个手机外壳必须全部要换!
  老实人(可怜地):大姐呀,我收点破烂也不容易我三个月的纯利润也不过100把块钱。
  白开水:说起可怜!我晓不得你们,白天出来到处打望,到了晚上—就不用我说了嘛。
  老实人:大姐,你说些啥子,我收破烂凭的是力气,靠的是劳动!
  白开水:劳动,不捞都不动。不说了,快点赔钱。
  老实人:大姐,我身上总共只有200多块钱,给,全部都拿起去(拿出钱,一大把钱,角角钱多)
  白开水:我清一下(拿过钱蹲地上清钱),250元零3角,看到你娃可怜惜惜的样子,这3角钱就算了。(把3角钱给老实人,其他钱放进合包,顺便把手机放入背包里,急忙地起身走,手机掉在地上)
  (走一段路很自得地)那个傻瓜,我手机上的漆早就掉了的,他看不出来,换个外壳才50块钱,嘿,总算把今天的损失夺了回来。(高兴地下)
  老实人(很垂头丧气地):这下收破烂,还剩3角钱,收个铲铲哟。(起身担担子,低头,忽然地)啊,手机!(捡起看)这不是刚才那个大姐的手机吗?!嘿,6000多块呀(高兴地),发了!发了!(但又一想)不行,那个大姐一定很着急,我还是跑快点,追上她,给她!(担起担子就追)(追到幕后,)前面那个女的好象是!(喊)大姐!大姐!等到起!
  白开水(急忙地上):那个傻瓜追来了,是不是发觉上了当,走快点!走快点!
  老实人(幕后喊):大姐,你莫跑,手机,你的手机!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