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主持词 >> 正文

小品:杏林绝唱

时间:2008/7/23栏目:主持词


        小品:杏林绝唱
人物简介:
  冯三:庄稼人打扮,年约五旬
  柳老人:彬彬老者,身着青色长衫,恬淡静穆
  柳介文:白衬衫,灰裤子
  野田大佐:日本军官,暗黄军装
  许世昭:暗黄军装
  第一幕配药
  [一桌一几四椅,一壁一窗,窗外稻田金黄。柳介文、冯三坐于桌子两测,柳在给冯号脉;柳老人坐于几侧一椅上看书]
  冯:老哥,别看你的破医书了;日本人就快来了,你也不赶快想想办法!
  柳老微微一笑,抬眼道:呵,想什么办法?
  冯:能走就走啊!你和介文一身的本事,到哪儿能没口饭吃?何苦在这满洲国担惊受怕的。
  柳:哈,算了吧!‘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呐!唉,中华大地哪儿不是兵灾连年啊。
  介文:三叔,您老不也没走?还带着游击队和鬼子们打!
  柳:是啊!冯兄,你那番作为才叫人佩服呢!横刀立马,纵横辽西!(长出了一口气)啊——斗地主杀鬼子方是大丈夫所为呀!我这点医术算什么?能象冯兄攻城陷地保家卫国才是真的。
  冯:嗨——我一个土匪头子,带一群乌合之众,能成什么气候啊!
  [介文号完了脉,站起身。冯三看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冯:要不~~介文,你跟三叔上山吧,这次。你是大有学问的,这三叔看得出来。而且三叔看你象是……(冯三紧张的站起身,到门口看了看,又把门关上,回来作了一个“八”的手势)象是八路军、共产党。(压低声音)
  介文赶忙拦住:三叔,这儿是沦陷区,可不能乱说呀!
  冯很严肃的说:孩子,别瞒三叔了。去年我去赵尚志司令的部队,也见过几个共产党员——那是个顶个儿的英雄好汉——象戏文儿上说的‘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我看你这次回来,言谈举止就不俗。(介文:这……)
  孩子,这两年三叔想明白了,谁也不能信!只能信共产党和手里这杆枪,到我队伍上来吧!帮三叔把队伍领到正道儿上。
  介文为难地:可我这次回来还另有任务。嗯——这样吧,我先向组织上请示一下,过两天给您答复,您看成吗?
  冯大喜:中!
  柳笑:哈哈,老冯啊,你到我这来是瞧病啊,还是招兵啊!介文,去,给你三叔抓药,(介文:哎)老冯,来来来,半年没下棋了吧!今儿咱哥俩杀一盘!
  冯:好。只一盘儿。
  柳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介文说:唉呦,差点忘了,介文,顺便打壶酒回来。
  介文答:哎!
  [这时,冯一挥手]
  冯:别介,别打了,下完这盘棋,我就得赶回山里了。
  柳忙问:怎么?
  冯:听说这几天有一队鬼子朝咱这来,弟兄们正在棋盘山等着呢!
  [话音未落,就响起了一阵范文先生版权所有父亲以后要保重身体,少饮酒,少动气,买粮担水之事也不必亲为,唤我堂兄堂弟来做即可。
  儿此时心情烦乱——愧疚,悲痛,愤怒,忧虑,欢喜,烦闷——百感交集——凡此种种不便累述,父亲深知我心,必早已知之。范文先生版权所有
  天已将晓,儿不便再书。
  纸短情长,再祈珍重!
  不孝儿去矣,父勿念!
  儿:介文
  于望日夜
  老人沉痛闭目,捧信于心,仰头向天。幕黑下。
  第三幕爆发
  许世昭入。
  许:柳老先生,身体还好么?
  柳不答,语气沉重地问:我儿介文呢?
  许:令郎——
  柳明白了,沉痛闭目,挥手止住许的话,说:那尸首呢?可葬了?
  许:葬了、葬了!
  柳起身:带我去看看吧!
  许为难地说:恐怕我军将士痊愈之前您还不能出这院子。
  [柳颓然跌坐在椅子上,双目失神]
  许:柳老先生,事以如此,节哀吧![柳默然]
  许:您可得保重身体呀!野田先生可惦记着你呢!
  半晌,柳愤怒地,用鼻子哼了一声说: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日本人惦记我什么!
  许:柳公,您这又是何必呢?您的药效果很好,只要再过几天,我们的士兵痊愈了,您的好处是少不了的。
  [柳默然]
  许:只是柳公,野田大佐让我问问您为什么我们的士兵这几天四肢无力呢?
  柳冷语道:我不清楚
  许:您是神医,怎么会不清楚呢?难道……[阴侧侧地]
  柳:许先生,阁下是中国人吧!
  许:哦,是的,我老家在齐齐哈尔。
  柳:哼,果然是龙生九种,种种不同……
  许:柳老,我明白您的意思。你是想说同样是中国人,为什么有人能慷慨赴死,象令郎;有人卖国求荣,象区区在下呢?对吗?(柳微哼)
  ……老先生啊,我也难啊。我不会经商,不会打仗,浑身上下就日语算是本事。这兵荒马乱的,我要想混出个头脸来,不投靠日本人行吗?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