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主持词 >> 正文

企业晚会小品--抄袭风波

时间:2008/7/23栏目:主持词


        企业晚会小品--抄袭风波
 企业晚会小品--抄袭风波
  人物:
  胡超男,某企业职工,三十岁左右。
  胡妻女,胡超妻子,三十岁左右。
  老马男,某企业内部刊物主编,五十多岁,高度近视。
  老作家男,近八十左右,(可由扮演马老师者改扮)。
  [胡超家客厅。摆设一般,一张小方桌,三把椅子,桌上放一台电话,舞台西边竖立一扇木门。
  [胡超忐忑不安、抓耳挠腮地上
  胡超工会组织征文赛,号召员工都参赛;名次评出有奖金,奖励钞票五百块。为了奖金五百块,不会写作也忙坏;明知自己半文盲,硬着脑袋充英豪。初中毕业到现在,瓜大字识一箩筐;要我拿笔写文章,好比哑巴把歌唱。只为奖金好诱人,老婆全力做参谋;弄来旧书一大堆,叫我随便抄一篇。嘿!我就改头换面抄一篇,署上大名交到工会。能否得奖不晓得,最近心里老紧张;刚才工会来电话,主编老马要来家。我心虚好是像做贼——害怕!害怕范文先生版权所有啥?就怕抄袭文章被揭发!哎呀妈,这可怎么办好呀?
  [胡妻系着围裙地上,一边拿抹布擦桌面
  胡妻刚才谁的电话?看你慌手慌脚好象什么似的。哎,你怎么啦?
  胡超谁的电话?就那组织发动征文的老马。(惴惴地)他说看了我的那篇文章,要来我家跟我谈谈。
  胡妻要来跟你谈谈?谈什么哟?(警觉地)他电话里还说什么了?
  胡超他说到了面谈。(惶惶地)我猜八成我那篇东西让老头看出问题来了。
  胡妻不会吧!我们抄的又不是大名鼎鼎的名家名作,谁会注意你写的什么?
  胡超哪可不一定。老马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老头书看得多,难保不会看过我们抄的那本,世界上巧合的事多哩(埋怨地)都怪你,当初出这馊注意。这下好了,饭碗保得牢保不牢先不去说,一旦我抄袭文章的丑闻传扬出去,叫我以后怎么抬得起头哟!
  胡妻哪——哪怎么办呢?
  胡超你问我我去问谁?弄不好要吃官司哩!
  胡妻有那么严重吗?那书五十年前出的,写书的那叫什么陈默的恐怕也早死得没影了,我想应该不会有人知道了。
  胡超你真傻还是故意装傻?他人死没了,写的书还在;有书在,难免不会有人看。(自怨自艾地)我真昏了头,当初不该听你。(打自己一嘴巴)我打你!你说你,写不出就写不出,非得猪鼻孔里插蒜——装什么象,现在可抄出祸事来了!看怎么收场!
  [门铃叮当响起
  胡超糟了,准是老马来了!
  胡妻哪--哪--你开门去呀。
  胡超(哆嗦着)我的腿怎么不听使唤。阿芳——你去开门。去呀!要不我先躲躲再说。
  胡妻你瞧你个窝囊样!跟个兔子似的!老马难道一进来就拉你去枪毙!(犹豫了一会儿毅然地)是福不是祸,是祸想躲也躲不过。
  [胡妻开门,老马上
  老马这是胡超同志家没错吧?
  胡妻没错没错。您是马老师吧?请进!(搬椅子)请坐!
  胡超(畏畏缩缩地)马--马老师······
  老马哎哟!胡超同志呀!(抓住胡超的手热烈地握着)你好你好!该怪我姓马的有眼不识泰山。胡超同志呀!你了不起啊!今天我不但向你表示祝贺,还算特地向你负荆请罪来了。我长常常抱怨企业没有人才,其实真正的人才就在眼皮子底下,竟没发觉。(感慨地)世上有千里马而无伯乐呵!(拉着坐在一起)
  胡妻(疑惑)马老师,您唱的这是哪出呀?
  老马(吟诵)元冈生宝玉,大海出明珠。胡超同志呵,你写那篇文章——
  胡超(惊恐而颓唐地)您看出来了?
  老马是呀,我看出来了。我看出这篇文章好象不是你写的——
  胡超哎呀!(从椅子上差点跌滑下来)
  老马你怎么了?
  胡妻(急忙扶住丈夫)他头晕。
  胡超·我——头晕。
  老马一定是神经衰弱。我也经常头晕。脑力劳动者的常见症状嘛!
  胡妻(试探地)马老师,您刚才说我们胡超那篇文章——?
  老马噢!你们别误会!我的意思说那篇文章不像胡超同志写的一样,因为胡超同志以往在我的印象中倒不象会写文章的样子。不过话说回来,这样高水准的文章除胡超同志外企业里还有谁能写得出?写得好,写得实在好!我由衷为胡超同志的优美文笔惊叹,折服!(又去抓住胡超的手时却错抓了胡妻的手握着捏着)胡超同志,你真人不露相呀!你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呀!(忽然觉得握的手感异样)咿!——
  胡妻(不好意思地)您握着我的手哩!
  老马(把手提到鼻尖一看,霍地慌忙甩开)我说怎么胡超同志的手突然间变得滑溜溜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胡超同志,我怎么以前就没发现你的超凡才能呢?
  胡妻(脱口而出)别说是你,就连我天天和他生活在一起都发现不了——不——我天天和他生活在一起也新近才发觉他是个人才!(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