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主持词 >> 正文

小品---新生与老生

时间:2008/7/23栏目:主持词


        小品---新生与老生
 小品---新生与老生
  新生与老生(希望支持我的朋友喜欢它)
  老:今年大四不显老,看到新生说:“同学,你好!”
  闲着没事干,校园里转转,看看八卦新闻有没有,回去跟兄弟们享受享受!
  新:现在装嫩的还真不少,没办法,只得说:“同学,你早!
  老:你刚才叫我同学?
  新:倍感亲切嘛!
  老:有一点儿。
  新:我就是说范文先生版权所有嘛,现在油条老生碰见一群新生会指着其中一个说:"看,多有朝气,就像我当年一样。"大一新生望见洒脱的油条老生从身边谈笑而过,也会滋生出"将来,我也会跟他们一样"。
  老:听口音,莫非你是天津人?
  新:半点不掺假,纯正天津货!
  老:长得跟狗不理似的,的确有点咱天津人的基本特征。
  新:谢谢大哥给面子,没说我长得跟冯巩似的。不过——
  老:不过什么?但说无妨。
  新:您的确大概差不多有点像那个“十八街”
  老:好小伙,果然是个madeintianjin.就冲这一点,大哥我今天是当仁不让啦!
  新:小弟愿意不耻上问,洗耳恭听(吐吐沫于手心,搓几下,捏耳朵,作洗耳状)大哥,你在沈阳都呆了好几年了,你说说这沈阳人他都有些什么特点啊?
  老:也没啥,就是爱瞅热闹!
  新:怎么讲?
  老:上一回前面的中华路发生了一桩严重的交通事故,那现状真是嗷嗷地惨啊,看地人是里三层外三层。正在这时,一位老太太闻风而来。
  新:她进不去啊!
  老:这常言说的好啊,他姜还是老的辣。只听见老太太忽然大声惨叫:我的儿啊,你命好苦啊!(作悲惨状)
  新:观众们让开一条血路,她进去了。
  老:进去一看哪!
  新:怎么着?
  老:里面死了一头驴啊!
  新:嘿!你别说这沈阳人为了看热闹是啥都敢说啥都敢做啊!
  大哥,咱俩就不说这个啦,我这是刚来医大(中国医科大学),人生地不熟地,你能给我先介绍一下吗?
  老:那是哑巴上解剖课——绝对没问题!虽然不是十分的了解咱医大,那九点九几还差不多吧!说到这介绍就离不开衣食住行。哎!(新生插话,这位大哥一定是陷入了沉痛的回忆啦!)这买衣服我可是有血的教训啊。刚来的时候,去了太原街买了几件衣服显显,一问价格,185元。一摸这料子,确实不咋的,于是我就狠一狠心,杀一杀价“请问小姐,这衣服一百二能卖不?”结果人家犹豫了一下,还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询问总部,最后终于破例一百二卖给了我。我这一路上哼着小曲儿好不得意,心里还寻思着该不会是这小姐看上我了吧。以后可得常去捧场才是啊!一到寝室,看见咱沈阳的寝室长也穿着一件,我问“老大,呵呵,你这衣服一百六买来的吧?”(幸灾乐祸的语气)
  新:哎吆妈呀,终于轮到我说话了,他怎么说?
  老:亏了,亏了啊!实在是太亏了,让人家给宰了啊!
  新:到底多少钱?
  老:四十块钱啊,那可是四十块大洋啊!这要是在咱那嘎也就二十五,还好人家送了衣架两个,洗衣粉一袋。
  新:宰的狠哪!真的血的教训,大哥,我对你表示深切的同情!
  老:食堂里(模仿《吻别》)一出悲剧正上演,你笑的越无邪,我的心开始在滴血——
  新:说来听听嘛!
  老:哎!事情发生在三年前的一个下午----
  新:看来又是一段伤心的往事啊!
  老:刚来医大不久,那时正在军训。有一天,我去食堂,不知道是客观原因我长得的确有点太帅,还是主观原因那个负责刷卡得小姐失恋了。她竟然鬼使神差地刷了我卡上五十元,五十元哪!!!结果让我每天去她那儿吃了一个月的包子。
  新:确实够惨!
  老:这还不算,我这背后风言风语于是乎全都唏里哗啦地起来了。什么“八班那小子真有那么帅吗?(换声调——娘娘腔)“看来那个包子西施让那小子勾搭去了。咱们去和那小子说说,保不准还能混两包子吃吃!”可是我用我仅有的一点良心发誓,她就算做我妈,我爸都闲老啊!
  新:深感同情心,默念三秒钟。一——二——三——!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啊!
  老:你说什么?
  新:我说你是男中豪杰,临危不乱啊!
  老:这还有点哥们意气,就冲这一点我今天就把我这三年的所感所悟都传授给你。
  新:再次洗耳恭听!
  老:第一:不要乱找小妹。请听本人《大学四年自传体长篇叙述浪漫抒情诗》一首:学习——已是太累,何必——为她受罪,想想——对她的好,想想——受到的罪,对不起,我要说——拜拜,我的美眉!
  新:好诗!
  老:别打岔!第二,不要在走廊里撕心裂肺。请听本人《大学四年自传体长篇寝室叙事诗》一首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