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主持词 >> 正文

小品:你还敢吃嘛?

时间:2008/7/23栏目:主持词


        小品:你还敢吃嘛?
时间:一天晚上
  地点:家里客厅
  人物:丈夫、妻子、厂长
  幕启:[丈挂着点滴瓶上。]
  丈:唉,如今什么都能缺,不能缺钱,什么都要有,不要有病。有病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
  妻:(从里间出来)大毛,该睡了!还看书,明儿一早还要上学呢!
  丈:老婆,开门,开门!
  妻:吆喝啥,自己不会开?你以为是招待所噢……哎,这两天没回,还带装备回来了!
  丈:老婆,我病了。
  妻:活该!一天到晚不着家,在外陪吃陪喝的。该!瞧你这惨样!哪不舒服?
  丈:我感觉发烧、咳嗽,浑身疲软,你摸摸……发烧,烧得历害!
  妻:好像没烧得历害呀?
  丈:哪里,烧得历害,烫手,对不对?起码43度,我还咳嗽,咳得历害,一会儿就咳嗽……
  妻:哦?你嘴张开,舌头伸出来我看看,啊……
  丈:(张嘴)啊……
  妻:舌苔表象还正常,喉咙也没发红嘛
  丈:那就是肺部有毛病,你听听这。(指胸)
  妻:(耳贴胸听)
  丈:怎么样?心跳得历害吧?。
  妻:废话,心不跳你还不完了。
  丈:你看我全身疲惫无力、胸闷气短的……
  妻:该不是饿了范文先生版权所有的?吃饭了没?
  丈:(有气无力的)还没呢!有什么好吃的?
  妻:都是家常菜了,你以为这是在酒店?美的你!
  丈:我这人就有这么点爱好,爱吃野味。
  妻:你都快把嘴吃野了,成天在外跟厂长陪这陪那,吃农家菜,上野味馆,你看你,还没发财,先发福了,这腮帮子都横向联系了,这肚子都成绩突出了,(指甲胳膊)瞧这前腿……你都不像家养的了!
  丈:敢情我成野生动物了!
  妻:(把热的菜端上,把吊瓶挂衣架上),你还国宝呢!
  丈:至少我是厂宝级的吧,我因为喝酒海量,厂长哪回请客,都没把我拉下。
  妻:你以为是美差呢?
  丈:就说前些日子接待那外商吧,那桌酒宴可真是高级呀!
  妻:怎么个高级法?
  丈:有山猫、水蛇烧出的“龙盘虎距”;有甲鱼、野鸡烩出的“霸王别姬”,有猴脑,熊掌炖的“梅开二度”,有牛鞭,百合炸出的“散花天女”。
  妻:嗯,倒是不错。瞧你们吃的全是珍禽异兽啊!
  丈:这算什么?最后还给老外上了一道大菜。
  妻:什么大菜?
  丈:红烧世界一级保护动物——
  妻:什么动物?
  丈:穿山甲!
  妻:穿山甲你们都敢吃?
  丈:敢吃!只要能感动老外让他投资让他掏钱,什么样的动物都敢吃!只见八仙桌上一陈乱,筷子、刀叉飞舞,手也忙嘴也馋,哈啦子流了有半坛,吓得老外直瞪眼,脑门顶上汗如泉,手也抖,腿也颤,“吱喝”一声往外钻……
  妻:他想干吗?
  丈:(日语)“要唏……你们的胃口大大的,我的投资小小的,不够你们咪西咪西的,我的开路开路的,沙哟那拉!”
  妻:吓跑了?哈哈,你的病就这么喝出来的吧?
  丈:那倒不是,哎哟,别提那“病”字,我感觉越来越严重了。
  妻:这种感觉什么时候开始的?
  丈:昨天。项目没谈成,厂长心里也不好受,就拉我上他家,结果酒就喝高了,回来又怕你唠叨,就上招待所呆了一宿。
  妻:该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丈:吃完后挺好的,晚上看了电视后,联想到吃的喝的,就睡不着了,感觉快病入膏肓……
  妻:有那么严重,昨天吃什么来着?
  丈:吃吃……吃
  石:[厂长上],小裴,小裴在家吗?
  丈:是厂长来了,快开门去。
  妻:哟厂长来了,快进来,坐,我给你沏茶。哟,瞧我,开水忘了烧了,厂长你坐,先吃点水果,我这就给你烧水沏茶。
  厂:哎哎,甭忙了。
  丈:厂长,您亲自来慰问,怪不好意思的。
  厂:什么慰问!我给你布置任务来了!
  丈:又有什么任务?
  厂:还不是那个项目,外商又回头与我们协商。这次要发挥你敢于陪,善于陪的优势,让外商在酒桌上就把合同给我签喽!
  丈:哎哟喂,厂长,您高抬贵手吧,我无论如何不能再去喝了!跟你说实话,如今我看见自来水我就发蒙呀!给孩子改作业连四加五,我都不敢说等于这数啦!(手比划九,作划拳状)
  厂:我的老裴,你可不能在关键的时候给我撂挑子,难道你忘了当初发出的响当当的誓言了吗?
  丈?:“当上陪酒长,把胃献给厂。厂长,我去……”
  厂:这才象老裴说的。
  丈:“跟老婆商量商量”。
  妻:什么事商量商量?
  厂:“哎哟,我的大妹子,二嫂子,三舅妈,我的大娘”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