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主持词 >> 正文

小品:毒之害

时间:2008/7/23栏目:主持词


        小品:毒之害

  人物:
  胡来:外号胡萝卜,30多岁,四季豆公司老板。
  江豆:30多岁,吸毒贩毒人员。
  老妈:60多岁。
  (大街上)
  胡来(西装革履,手拿大哥大打电话出场):喂,请问王总在没在?哪个王总?王东瓜,你就是啊?!我是哪个?老同学,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吗,我是胡萝卜,胡来。啥子事,叫你过来喝酒,今天我过生,来不来嘛。走不开,晚上来,好嘛,晚上一定要来哟。(关电话)哎,一天在生意场上奔波,自从开了四季豆蔬菜批发公司,钱是赚了百把万,车子房子儿子都有了,可总感觉一些地方有点失落。这不,我今天过生日,老婆藤藤菜出差还没有回来,儿子又不放假,约几个老同学来聚一聚,不是生意忙,就是走不开。(突然想起地)不忙,看一下樊茄在没在,这会要下班了。(打电话)喂,樊主任,我,老同学,胡萝卜,得不得空,我过生,过来整两杯?中午要倍局长接待上级领导?没得啥子,说什么不好意思嘛,前途要紧,以后当了局长还要靠你哟。那晚上一定要来哟,我约了冬瓜和红苕的,晚上喝过痛快,不醉不归!好,好,好。(关电话)哎,看来,今天只好回家与老妈一起过生日了(垂头丧气地打电话)妈,你弄点菜,我回来吃饭。
  江豆(匆匆忙忙地上,与胡萝卜擦肩而过,把胡萝卜手上的戒子碰到地上)。
  胡来(大声着急喊):我的海王之星,我的海王之星。(往地上找)
  江豆范文先生版权所有(也在找,找到,两人同时抬头):你,你是胡萝卜都嘛。
  胡来(仔细看)你,你是,是不是江豆?
  江豆:是我,老同学,十多年不见了。
  胡来:你怎么这样子瘦了,这十多年你娃跑到哪去,我们同学到处找你。
  江豆:到哪去,在读大学。
  胡来:读大学,不简单,还在读书,真是不错啊。
  江豆:读社会大学,到处混。萝卜,听说你搞得不错,还开了一家公司都嘛?
  胡来:四季豆公司,蔬菜批发。几年来有几个钱。哦,江豆,走,到我屋头,我今天过生,我喊老妈做了饭等起得。
  江豆:你那房子,泥土屋,我不去,我有事,先走了(装作要走)。
  胡来(拉着江豆)走嘛,去看看,我现在住的是别墅。
  江豆:好,我吃了饭就要走的哦。(一起下场,边走边说)想当年,胡萝卜两桶鼻涕一掉起,想不到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呀。
  老妈(身围围裙上)今天娃儿过生,刚才打电话回来说要回家吃饭,我就等他回家抄菜了。说起娃儿萝卜,自从他老汉死了后,他懂事多了,开了公司,买了房子,我就在家做点饭,每个月还给我三百快,想来是哪辈子集的福哟。
  (胡来,江豆一起上)
  胡来(敲门)妈,我回来了。
  老妈:娃儿在喊,我去开门。
  胡来(门开后):妈,你看,这是哪个?(拉江豆过来)
  老妈(仔细地看)认不到了。
  江豆:伯母,是我,江豆!
  老妈:江豆,哦,记起来了,你们读书时到我家来玩了好多次,小江啊,你长得啷凯这样子瘦哟。
  江豆:我十多年没回老家了,在外打工,营养不良,你老看上去身体还好嘛。
  老妈:好,好,好你们坐一会儿,我去把菜抄起就吃饭。(下台)
  (一会儿)
  江豆(流鼻涕,打喷球)萝卜,看到起,有人来叫我一声。(蹲下拿出纸包的毒品,打开吸)
  胡来(惊异地)江豆,你感冒了吃头痛粉怎么个吸啦?
  江豆:头痛粉?你晓不晓得,这比黄金还要贵。
  胡来:啥子东西,比金子还贵?
  江豆:海洛英。
  胡来(惊叫)你娃在吸毒呀!
  江豆:小声点。好多年了,这几年我在云南边境边贩毒边吸毒品,这几天那边风声紧,我回家躲一躲。这个不要给任何人说。
  胡来:听说那个东西要上隐哟,你最好把它戒了。
  江豆:戒,所以说你娃不懂,吸了这个,啥子痛苦都没得。跟神仙一样,安逸得很,我看你这么有钱,没享受过嘛?
  胡来:我才不享受这个,要上隐。
  江豆:吸一次罢不得上隐,神仙的感觉不罢了,试不试下,不要钱(拿毒品给胡来)
  胡来(推)不干,不干。
  江豆:你娃没得胆量得,说了不得上隐的,就是不得上隐。(硬给)
  胡来(拿着毒品)是不是哦,不得上隐,真的不得上隐,(犹豫地)哪,我就试一下嘛。(吸)
  江豆:是不是,没得啥子得,安逸嘛。
  胡来:嗯,不错,不错。
  (里面老妈喊)萝卜,喊小江一起进来吃饭了。(胡来,萝卜一起下)
  (旁白:一年后。)
  胡来(穿着随意,流鼻涕,打哈气)这个死江豆啊,说吸了那个不上隐不上隐,我一天不吸就受不了啦。(打电话)江豆吗,江豆,快点,给我拿点货来,我在屋头,我受不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