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主持词 >> 正文

小品:听海

时间:2008/7/23栏目:主持词


        小品:听海
 人物:
  老麦(自愿兵,简称麦)
  冬子(新兵,简称冬)
  韩雨(女,机关干事,简称雨)
  地点:战舰甲板上
  时间:黄昏后
  (背景:舞台中央有一根又短又粗的铁柱子,是用来拴锚的;铁柱子左侧〈左右以观众视觉为主〉放了一个大木箱子,上面堆了一些军用杯、军用挎包之类的东西;铁柱子右侧摆着一堆圈得整整齐齐的粗绳子。)
  (背景音乐:一阵紧似一阵的海浪声。)范文先生版权所有
  (老麦盘腿坐在大木箱旁边的地上,侧着耳朵,聆神静气地,像在倾听一首最美的歌。)
  冬:(从右侧上,见老麦发着呆,觉得很奇怪,悄悄走到老麦的身后,顺着老麦的眼神往一个地方看着,并没发现什么,便凑到老麦耳边大声问道)你看什么呢?老麦。
  麦:(将右手食指放在嘴上)嘘……(依然神往地望着远方)你听!
  冬:(侧着耳朵仔细地听)没有啊!听什么啊?(不停变换着姿势去听)我怎么什么也没听到啊?
  麦:(白了冬子一眼)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冬:(不服气地)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懂。
  麦:(用手指着远方)你看……
  冬:(拉长了脖子努力地看着)什么呀?
  麦:她。
  冬:她?
  麦:对,她在唱歌。
  冬:啊?谁在唱歌?
  麦:你看吧,我说你不懂你还不服气。
  冬:(盘腿坐在老麦旁边)老麦,你到底在说啥?好好跟我说说行不?
  麦:(得意地)我在听海。
  冬:听海?
  麦:嗯!听海。
  冬:(从地上爬起来)嗨!我当什么呢,原来你在听海呀?这海有什么好听的?你在这战舰上快十五年了吧?怎么?还没呆够?
  麦:(皱了皱眉头)你不懂,不懂就别乱说话。(说完再也不理冬子,竟自投入地倾听着来自海的歌声。)
  雨:(从右侧上,看见老麦和冬子,跟他们打招呼)你们好!(俩人一回头,见是韩雨,立即起身,整了整军装。)
  (此时,作为背景音乐的海浪声渐弱,一直消失。)
  冬:(高兴地)韩姐!
  麦:(腼腆地)你好!
  雨:你们刚才看什么呢?那么专注?(她也走到刚才老麦坐的地方往远方望着。)
冬:(讨好地)我们在听海。(老麦怼了怼冬子,示意他别说出来,可冬子并不听他的)老麦说有人在唱歌。
  雨:哦!?是吗?听海?你们可真浪漫。看来,这单调的战舰生活并没有难倒你们呀!
  冬:也只有老麦才听得见,我可是啥也听不出来的。
  雨:(望着老麦)哦?是吗?
  麦:(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他瞎说的。别听他瞎说。
  冬:哎?老麦,刚才你还批评我这不懂那不懂哎,现在这是怎么啦?韩姐,我向毛主席保证,绝对没有半句假话。
  雨:不用保证啦,韩姐相信你。
  麦:(轻声骂冬子)臭小子!
  冬:(故意气老麦)老麦,你骂人?你都老老兵了,你还骂人?哎!就这素质?
  麦:(作势打冬子)你再贫?
  冬:(抱头躲到韩雨身后,嬉皮笑脸地)韩姐,你看,你看,你看啦,他常这样欺负新兵,回头您跟领导好好反映反映,也让他处个分什么的,也好为咱这些弱小民族出口气。
  麦:(笑骂)弱小民族?我看你是营养不足。
  冬:(知道老麦在笑自己个矮,分辩道)个儿矮怎么啦?邓爷爷都说过,人小机灵……
  雨:好了好了,你俩别再斗嘴了,我这次来是通知你们一件事的。
  冬:(好奇地)什么好事?
  麦:(没有说话,显得很紧张。)
  雨:(偷偷瞅了瞅老麦的神情,说不出口)这个……
  冬:(着急地)哎哟,我的姐哎,看把咱急的,你……
  麦:(打断冬子的话)别插话!听韩干事说。(扭头对韩雨)韩干事,啥事儿,你说吧。
  雨:(仍然犹豫着)
  麦:说吧,我有思想准备。
  雨:(吃惊地)怎么?你已经知道了?
  麦:(沉重地点点头。)
  冬:(莫名其妙地)知道什么呀?
  麦:(甩甩头)其实……也没什么,不就是打包回家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冬:(大吃一惊)啊?!老麦!你是说……
  麦:(点点头。)对!
  雨:(安慰老麦)老麦,别难过,我知道你对海一直都……
  麦:(摇摇头,挥挥手)没什么,难过什么?我才不会呢,这有什么好难过的?男子汉大丈夫不懂什么叫难过。(扭过头去,偷偷地抹眼泪。)
  冬:(垂下头,难过地忍不住打自己的嘴)都怪我这张臭嘴,没事干嘛咒你处个分?这下可好,真给处了。
  麦:(走到冬子身边,拍拍他的肩)冬子,这不怪你。别傻了!
  雨:老麦,这消息你是什么时候知道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