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主持词 >> 正文

大话**电信新风新事

时间:2008/7/23栏目:主持词


        大话**电信新风新事

一对活宝

地点:矿工人村广场

人物:胡蛮干,外号“大马力”30多岁,简称“大”

任意来,外号“瞌睡虫”30多岁,简称“虫”

幕后配音女同志一人

置景:台上放两把凳子

(幕启)幕后音“你这坏毛病要不改,就别进家了,你到外边好好反思反思吧!”

大:(背对舞台从右侧踉跄上,对幕后)不进就不进,我堂堂七尺,不,也就五尺男儿,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不让我进家,我就不进家,你还能把我怎的……这算什么事?不就是有几次在井下开电车,开的快了吗,在拐弯处没打铃,撞了人吗!区长偏偏小题大做,小会提,大会批,弄的我“三违”学习班里常留级,伙计们还给我起了个外号叫什么“大马力”,也不知道是谁走漏的消息,这事让我们那口子——主要领导知道了,一到家里就挨批,啥事吗?

(幕后音“我说你也是为了你好,你也不好好想一想,不改,不改能对起谁,去……去,到外边好好想一想,想不好,别回来!”)

虫:(从舞台左侧狼狈地上)好!好!我走,我走,家里都交给你,我就不信,家里离了我还能正常走勾。

大:任老弟

虫:胡大哥

大:怎么啦!被赶出家门了

虫:哎!现在倒好,在我们家里她们母子形成统一战线,只要一听说我在井下犯点事,就把我从家里驱逐出境,在家里,我成了重点打击对象。

大:老弟,对你当前的处境,大哥我深表同情

虫:大哥,你也是开车的,你也知道那皮带运转的声音就象催眠曲,这一到井下想不睡都不可能,我干了十几年,不就埋了几次机头吗?搞的领导说我又是喊不醒,又是鼾声震破天,还给我起了个外号叫“瞌睡虫”。弄的吧!儿子在学校里也混了个外号叫“小瞌睡虫”,没当上安全小卫士,到家里就跟他妈妈形成了抗战同盟,说这都是因为我的遗传,大哥,你想,那要不是我的遗传,那不坏菜了,对不?

大:兄弟,这就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虫:哎!大哥,你这大马力也是被嫂子给赶出来的吧!

大:哪儿,哪儿,我出来活动活动呢?“脖子扭扭,屁股扭扭,咱们来做运动”(边说边作动作)

虫:做运动,大哥,你真有雅性

大:现在全国都在抗击非典,咱矿工哥们也要加强锻炼,兄弟,不是哥说你,你也太窝囊了,你嫂子她哪赶撵我,在我们家,我是老虎,她是……(墓后音女咳嗽一声:“大马力,反思的怎么样)

大:哎哟,(闪到虫身后)正反思呢……

虫:(笑)呵!感情你也犯了错误被下放出来了,按受贫下中农教育来了。

大:我也就偶尔这么一回……一回。

虫:胡大哥,刚才你还说在你们家你是老虎,我嫂子是什么?

大:你嫂子她是……(幕后咳嗽一声)她是——武松

虫:噢!武松打虎呀

大:谁叫咱样样不如人家呀,人家年年月月都能评上先进,领个奖,这不,今年的“三八”节表彰会上,人家被评为“先进协安员”登上电视亮相。

虫:大哥,你也不错呀,你也经常亮相嘛

大:人家上的是光荣榜,我这登上的是亮相台。

虫:大哥,别丧气了,俗话说“万两黄金易得,知音一个难求”,趁天还早,走,咱们喝两盅去。

大:行——(捂口袋)兄弟,不行,我这口袋里没装毛。

虫:你没有我有(拍口袋)哎,大哥,我这也囊中羞涩。哎,大哥,平常你的奖金也不少呀。

大:少是不少,还不是因为违章全罚完了吗,就剩下一点工资也被你嫂子专制起来了,你的呢?

虫:唉!和你一样,除了罚款剩下的全被老婆收归公有了。

大:唉,(沉思)

虫:唉,(沉思)

大:任老弟,我想了,咱哥俩不能再这么下去啦

虫:就是,现在矿上各级领导重视安全,党政工团齐抓共管,白天抓,晚上赶,大班小班处处检,咱也确实没法混下去了

大:可不!平常亲戚朋友的眼都往上翻了,联保互保也没人和咱签了,伙计们也不愿和咱沾了

虫:可不是,我们单位的小年青,刚上班时天天和我在一起,是任师傅长任师傅短的,现在倒好!喊都喊不到跟前,就象得了“非典”似的,都把我隔离起来了。

大:同志们背地里都说我是大肚子踩钢丝——铤而走险

虫:同志们也说我是老虎面前打瞌唾——不知死活

大:《煤矿安全规程》规定:严禁酒后下井,可我经常喝酒下井,开着电车在大巷里耍酒疯,领导批评我是,灶王爷跳迪斯科——胡闹锅台。

虫:我也和你一样,喝了酒到井下去睡,要不然怎能叫喊不醒,领导教育我是脑袋上涮浆糊——糊涂到顶了。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