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主持词 >> 正文

军营小品剧本

时间:2008/7/23栏目:主持词


        仓库是我家
时间:现代
地点:仓库政治处
人物:王干事——宣传科干事,少尉(东北话)马班长——老班长,三级士官(东北话)
刘春娥——家属,赵大柱老婆(东北话)
[幕启:王拿文件夹上]
王:军校三年分回部队,正好赶上老兵复退,抓紧时间筹备晚会,就算再忙也决不叫累。(电话响)喂您好,您找谁?王干事,哦,您等会儿,王干事……我就是王干事。主任啊,《仓库是我家》主题晚会一切准备就绪,请您放心。(挂电话)这男主角老马和女一号赵大柱的老婆怎么好不来呢?
马:来啦!来啦!虽说本人今年转业,青春的圣火依旧未灭,临走之前发挥余热,主题晚会我要好好表现。谢谢!
王:哎呀!马班长!我说您在那儿嘟囔啥呢?哎?咋就你一人来了呢?赵大柱的老婆呢?
马:不知道啊?我找她去。
王:回来!回来!一会儿啊,准来!马班长……
马:哎呀!我说小王啊!你都是干部了,咋还老班长班长地叫呢?你看你这个小王真是的。
王:我是您一手带出来的兵啊,这不是叫顺嘴了吗?再说了你老是小王小王的叫我,我能不叫你班长吗?来!班长,喝杯水!
马:诶!小王啊!哦不!王干事!
王:马班长,这节目到底准备的咋样了?
马:我这老文艺骨干你还信不过吗?在咱们仓库文艺舞台上都活跃了十几年了。只要他赵大柱的老婆不掉链子,我保准一上台就有碰头彩。
王:那我就放心了。
马:哎!我说这赵大柱的老婆咋还不来呢?别是……
王:别是啥?
马:哎呀!你今年刚回来,你不知道啊!去年咱们仓库不是被基地评为先进基层单位吗?
王:是啊!这事我早就知道了!
马:你听我跟你说,庆功会上大家伙硬是叫我和赵大柱的老婆跳段双人舞。
王:这是好事啊!大家伙开心吗。
马:是啊,后来我和赵大柱的老婆一商量,就跳那年我们在基地文艺调演时拿奖的那段《红嫂》。
王:这是您的拿手活啊!
马:舞蹈还是我编的呢,那个舞蹈(唱“我为亲人熬鸡汤”)特别是这个地方,我还设计了一个托举。
王:真的?你真敢往上整啊!
马:是啊。其他的动作我都练得很好,就是这个托举我没咋练过。
王:你咋不练呢? 
马:你想想,我们这……每天要是楼楼抱抱的不好嘛。
王:这有啥不好的呢?
马:我怕大柱揍我。
王:是是是!这倒是。
马:演出那天,我直接就演了(唱“我为军人熬鸡……鸡……”)哎呀,我真的没有想到赵大柱的老婆这身上的肉可真瓷实啊。
王:咋地啊?
马:他压称啊。但是我不能不举啊,我就腿一使劲儿,腰一给力,鸡汤……哎呀举到一半我实在是举不动了。就听见铛的一下……
王:她掉下来了?
马:她没掉下来,她摔下来了。
王:这不一样嘛!
马:把脚扭伤了,你说!她会不会嫉恨我。
王:哎呀!马班长,你多心了,赵大柱老婆——刘春娥,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
马:就是啊!今年咱们的节目形式是东北二人转啊!也不需要托举啊。
王:再说了刘春娥同志一直都是咱们仓库的文艺骨干,一听说上台表演就人来疯啊。你想想,像老兵退伍这么大型的文艺演出能拉得下她?
嫂:哎呀~!王干事这话我爱听。
王:你看,我说什么来着,说来就来了吧,咱们女一号刘春娥同志从来没端过架子。春娥嫂子,你今天打扮的可真漂亮。
马:那还用说,蛾子啊!
嫂:叫啥呢?这名是你叫的?这是我们家大柱的专利。
马:对对!我把这茬给忘了,春娥子啊。
嫂:啥意思啊?
马:不!春娥!王干事啊!人和人就是不平等啊。
嫂:咋的了?
马:你看,我和大柱是同年兵,又是老乡,一个车皮拉过来的啊,你看人家娶的老婆多漂亮啊。
嫂:你也不错了,你的演艺生涯是多么的辉煌灿烂啊!舞台上的风头都叫你给占尽了,我们家大柱一上台那腿肚子都抽筋。
马:那是啊,这好事不能叫你家赵大柱都占了啊!(嫂笑)
王:好好好!别扯了,咱们现在就开始排练。
马:对!小王,你来审查!
王:这个节目的要求你们都知道吧……
马:要热情。
王:对!
嫂:要奔放
王:对!
马:要全身心投入。
王:对!
嫂:要全身都兴奋
王:好开始!
嫂:我不演了。
王:你看人家春娥嫂子说的多好啊,她都不演了……什么?
嫂:我说我不演了。
王:你不演?嫂子,这个时候你别跟我开玩笑了。
嫂:我没开玩笑,我是说真的。
马:我说娥子啊!
嫂:你又说啥呢?
马:不!春娥!你这是怎么了。
嫂:我……哎呀!反正我不想演了。
王:我说嫂子啊,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在这个时候撂挑子,你叫老马上哪儿去找你这么好的拍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