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主持词 >> 正文

安全宣传小品:《保证》

时间:2008/7/23栏目:主持词


        小品
保证
人物:王命大,牛牛妈,李区长
置景:一桌子,铺有台布,上有一茶瓶,杯子若干,两瓶酸奶幕启:(王命大上场,唱)
王命大:(回娘家音乐)左手缠绷带,右手开了花,头上还碰了一个碗口大的疤,我怎么去见我的妈,不不不,我怎么去见我的她。(对观众)你问我这是怎么了?嘿嘿,命大命大真命大,爬了电车被甩下,摔了胳膊碰着了头,这些都是小事,就怕回家老婆骂!唉,我回去该怎么向老婆交代呢,(来回踱步)唉,有了,老婆,老婆,快开门,快开门。
牛牛妈:怎么了,怎么了,着火了。
王命大:比着火还厉害。
牛牛妈:(这时门开了,看到王命大,吓了一跳,急忙问)你这是怎么了?
王命大:嗨,别提了!今天我们干活时,有个大矸石特别大,搬不动,我们那个李区长的小孩舅的二姨妈的七大娘的侄子赵大炮出了个馊点子――用炮嘣,没留意我在跟前,就把我嘣成这个样子了。
牛牛妈:哼!管他区长的哪个什么亲戚赵大炮?我明天才到你们单位找他算帐呢,放炮哪有这样放的!非让你们领导好好处理他不可。
王命大:算了,算了,我伤的又不重,胳膊退还能动。再说了,谁让我叫王命大呢,你看五岁那年,我从八楼掉下来都没摔死,六岁那年,我掉到河里又没淹死,所以我爸给我起个名字叫王命大,出过几次工伤,不也没事吗,今天我爬电车又没摔死。
牛牛妈:什么?爬电车摔的?
王命大:不不不,是嘣矸石炸的。老婆,怪不得算命的说我有七条命呢!
牛牛妈:狗才有七条命呢!
王命大:去你的吧!你们这些娘们,头发长见识短,瞎说些啥呀!
李区长:(当当当,敲门)小王在家吗?
王命大:(急得直转圈)坏了,区长来了。老婆,老婆,你就讲我不在家。(这时拱桌子底下了)
牛牛妈:这是为啥?
王命大:(从桌子底下伸出头来),别问了,就说我不在家!
牛牛妈:好好好。(开门)呦,是李区长,王命大说他不在家。
王命大:你怎么说话呢?(从桌底爬起来,故意装作没看见李区长)牛牛妈,我说我能把桌子扛起来你不相信。(一转脸)噢,李区长,你怎么来了?
李区长:我怎么来了,你还不知道吗?
牛牛妈:(慢声)我说李区长,你是怎么搞的。
李区长:嗯?
牛牛妈:(大声)你嗯什么嗯,我家孩子爸都成这个样子,你有没有责任?
李区长:有有有。
牛牛妈:你是怎么宣传教育的,矿领导天天讲安全,你们单位还出这样的事?
王命大:牛牛妈,牛牛妈,你赶快倒茶去,倒茶去。
牛牛妈:没茶叶。
王命大:(小声)你不是昨天才买的茶叶吗?
牛牛妈:没有,没有,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王命大:(一眼看见桌子上有两瓶奶,拿起奶递给李区长)噢噢,那喝奶喝奶。
李区长:我还真有点渴了。(接过奶正准备喝)
牛牛妈:都这么大了,还没断奶。
李区长:(喝口奶差点呛到)
王命大:怎么说话呢!去去去,上隔壁你妹妹那儿拿茶叶去。
牛牛妈:我不去。
王命大:去去去(把牛牛妈推出门)唉,李区长,你千万别生气,我那口子就那样。刀子嘴豆腐心,他这是心疼我!
李区长:你看你干的这叫什么事!
王命大: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都是爬电车惹的祸。
李区长:你这时候才知道错,晚了。(从口袋里掏出“三违”通知书)给你,这是“三违”通知书,明天到“三违”学习班学习去。这回我可好好让你学习学习,还让你到“三违”亮相台亮相。
王命大:好好,只要你别跟我老婆说,叫我干啥我都干,我老婆知道了,我可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李区长:我不跟你老婆说,我来干什么?矿上对你们这些“三违”人员是伤透了脑筋,你们是罚钱不怕,写保证不怕……
王命大:(小声地接)就怕回家老婆骂!
李区长:对,这是你们的“死穴”!矿上现在想了个办法,叫“延伸家庭触角,筑牢安全防线”,你们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以后只要出了“三违”,就把你们交给家里,让家里看着办。王命大呀,王命大,你是出了名的“妻管严”,看你今天怎么收场!
王命大:哎呦,区长,我求求你好吗,求求你好吗?
李区长: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
牛牛妈:(推门进来)
王命大:茶叶拿回来了,快给区长倒茶!(边说边向区长做小动作)
牛牛妈:(递茶给李区长)李区长,这事你看该怎么处理?
李区长:我一定处理,从严处理。
牛牛妈:处理重了你可别心疼呀!
李区长:(纳闷)到底是谁心疼呀!
牛牛妈:当然是你了。不就是你那个小孩舅的二姨妈的七大娘的侄子赵大炮把我家王命大炸成这样的吗,你可不能因为他是你的亲戚就偏袒他,你得给我们王命大一个交待。
李区长:(生气的样子)什么赵大炮,还造飞机呢!我根本就没有小孩舅,哪会有什么“小孩舅的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