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主持词 >> 正文

工厂小品:改革之春

时间:2008/7/23栏目:主持词


        时间:2001年初冬
人物:
宋国华男,老工人,50岁。金沂蒙集团某车间职工素英女,宋之妻,48岁。贵宝食品厂职工,下岗
宋志宏女,宋之女,24岁。金沂蒙集团某车间技术员
宋志飞男,宋之子,17岁。某中学高三学生。
地点:宋家客厅
幕启:(客厅内有沙发、茶几、衣架等,灯光昏暗、背景模糊。老宋在昏暗的灯光下上场,由于路不平,一个趔趄摔倒在路上,慢慢起来)

宋:这老天也和我作对,这才5点半,你黑成这样干什么,你不知道我老眼昏花的吗?奶奶,没想到,咱才刚到50就不值钱来,真是气人啊……(开门而入),哟嗬,这老婆比咱还忙来,都这光景了,还黑灯瞎火的(开灯),哼,我先喝他两杯解解气。(拿出酒、酒杯、小菜、自斟自饮),哎,你说这日子过得好好的你改得什么制啊,不改制我一个月的工资900多块,一改制我那工资是烧瓜打驴去了半截了。不信你看看,我今天去支钱,就支这么几张,哪,三百块钱给改去了,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啊,哎,没治了,没治了(闷头点烟,吸烟、喝酒)
飞:(背着书包,哼“心里有点烦”上)寒窗十年,整天要钱,上月交了一百二,今天又要二百三,十七岁的男子汉向爹妈伸手要钱,真难,不过,这事也不能怨咱,世道如此,世道如此!(开门进)爸爸!
宋:嗯,怎么回来了?
飞:今天星期六,不上晚自习。
宋:噢。
飞:爸爸,明天星期天,我们还得上课,你给我230块钱,我好交资料费。
宋:(拍案而起)什么,你说什么,230块钱,你认为你爹是银行啊,你认为你爹是钱庄啊,一张嘴230,你倒说得轻巧,我告诉你,你爹一不是大老板,二不是爆发户,你爹只是一个小职工,一个一月只拿600块钱的小职工,你知道吧你,给你230,咱一家人去喝西北风啊。
飞:(倔强地)你朝我吼什么,我又没向你要钱,那是我们老师叫交的,有本事你吼我们老师去。
宋:好你个小王八羔子,你还反了天了,你再犟,再犟,我扒了你的皮。
飞:(小声地)就凭你啊,叫你扒你扒,不叫你扒,你也扒不成,哼!
宋:(摔酒杯),好,你等着,你等着(脱下一只鞋追打儿子,飞躲闪,并巧妙地抓住了宋拿鞋的那只手,相持。宋吼叫)你放开,你给我放开。
飞:爸,我可不敢放,我要是放了,那鞋底就落到我身上了,我可是怕疼。(二人对峙,宋渐渐力不能支)没想到我还有你这么个不讲理的爹来。(顺势把宋推倒沙发上)
宋:(又气又累)我怎么不讲理了?
飞:你想想吧,我做错什么了?你就打我?真是的(宋沉默,飞生气)
英:(气哼哼地上)昨天,我这班还上得好好的,今天就叫我下岗了,说是工厂要减员增效,哼,说得倒好听,年老的朝后退退,年轻的朝前进进,厂长他老婆还比我大三个月来,她怎么不退退。俗话说:这人善有人欺,马善有人骑。你看我是个善茬的,就想欺负我啊。天理良心,这叫我怎么跟好爷们说啊。(门外擦干眼泪,停了停。开门进屋)哟,老宋,回来了?
宋:(抬头看了一下,又别过脸)
英:(感觉气氛不对)怎么了,今天这是怎么了?
飞:(哭着说)我爸他打我。
英:打你,为啥打你?
飞:你让我爸说。
英:老宋,这是怎么回事?
宋:他就会要钱,一张口就是230。
飞:我不向你要向谁要,谁叫你是我爸来。
英:志飞,怎么能用这种口气跟你爸讲话呢?要钱干什么?
飞:要买学习材料。
英:什么材料那么贵啊?
飞:老师说是《高考冲刺练习题》,很重要的。
英:老宋,孩子又不是拿钱胡花了,这是正事嘛,我看你就给他吧!
宋:给他,拿什么给?这个月总共才发了600块钱。
英:怎么才发了这么点啊?
飞:爸,你的工资不是900多吗?
宋:今非昔比啦,企业一改制,时兴拿什么岗位工资,过去的档案工资就真成了档案了。
英:哎,那些老中医啊、老画家啊,是越老越值钱,可咱这工人啊,一老可就不值钱了。
宋:是这理,素英,你要是工资发得多,就先给小飞些,我那钱还有用场。
飞:妈,那资料费还是你给我吧?
英:我给,我比你爸还倒霉呢。
宋、飞:怎么了?
英:我被贵宝食品厂给裁下来了,连一分钱的工资也没有了。
宋:这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说裁就裁了。

英:厂长说要减员增效,年老的退退,年轻的进进,就把我给退下来了,他龟儿子厂长的老婆也不过是个半拉子初中生,比我还大三个月哪,她怎么就不退退啊。明天再找他算帐去。
宋:算了吧,胳膊拧不过大腿的,咱惹那闲气干什么?
英:他当厂长首先要没有私心,公平、公正,说的话才有人听,他自己都管不好自己,我们干吗对他客气啊。
飞:妈,那我的材料费怎么办啊?
英:一份资料230,也太贵了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