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公众演讲 >> 正文

台北市长马英九演讲稿

时间:2008-7-23栏目:公众演讲


        

我学习法语是始于大二那一年。台大法律系的第二外国语课程为选修,如果修习可选择的语言有德、法和日语。我选择,法语,因为我打算专攻国际法,同时,我非常敬仰曾担任第一次大战巴黎和会我国代表,驻美大使和海牙国际法院法官的外交奇才顾维钧先生。民国(一九一九年)他参加巴黎和会,以 “中国人民不能放弃山东,作为基督徒不能放弃
耶路撒冷“的发言,打动了各国代表的心,为国家保住了领土及尊严。为了希望有朝一日也能效法顾先生,在国际法庭和其他国际场合处理国际事务,也是我选择法文的原因。台大法律系修第二外国语的同学,大多只按规定念两年,我却念了三年,修第三个年时我已大四,反而还特别用功,大概自觉快要"走人",来日无多了吧.记得当时自己写了一篇“论死刑的存废” (la peine de mort),交给法文老师(一位法国神父范秉彝)。他大为“惊呀”,居然打印出来,当作教材在课堂上讲解,令我颇觉尴尬。更有趣的是,期中考居然还纳入考题之中!

学习语文,除了是很好的沟通工具外,也是很重要的,可以学习接触他人文化的工具。我当初写博士论文时,其实引用法文的期刊论文所占的比例很小,印象中只有一篇,还是韩国的朴椿浩(choon-ho park现为汉堡国际海洋法庭法官)教授写的。不过我认为能学习伏尔泰,卢梭,左拉及卡缪这些伟大的文学家和思想家所使用的母语,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担任公职后,有机会使用、温习法文的时机不多。但是遇有闲暇时,我还是会把法文数字从一到一百写一遍。因为法文“70”之后是用相加的,如70(soixante-dix)是60(soixante)和10(dix)相比,八十则为四个二十(quatre- vingts),一九九九年 是l_an mille neuf cent quatre-vingt dix-neuf,是各种语文中很特别的用法,不常常练习,就会忘记。

我在公开场合讲法文的经验并不多,过去曾经兴文建会主委郑淑敏女士在孔庙朗诵法文诗,因为孔庙在机场的航道底下,时常有飞机起降的轰隆声,她念起如音乐一般的法文必须抑杨顿挫、有金石之声,才能力抗怒涛,是一次难忘的经验。

担任市长之后,第一次用法文致词是在“台北-巴黎的城市设计研讨会”的开幕式,我先准备讲稿,背了下来。当天演讲时十分紧张,与讲英文时的自在流利完全不同,不过事后台下的人告诉我,法国建筑师们听了大感惊讶,没想到一个亚洲城市的市长居然还能讲如此流利的法文。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我硬撑了五分钟,已经满身冷汗。

第二次致词的场合则是在市府举办法国电影节的酒会上,那一天我致词的内容,描述我对法国电影如“青楼艳妓”(belle de jour),“最后地下铁”(le dernier metro),等知名法国电影的印象,是一个非常特别、非常法国的经验。我特别还引用巴很最流行的对话"t's de beaux yeux, tu sais?"(据说是某女性在某部名片中的对白),非常有趣。

相关内容:  马英九  马英九演讲稿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