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公众演讲 >> 正文

周家寨村的“焦裕禄”

时间:2008-7-23栏目:公众演讲


        周家寨村的“焦裕禄”

周家寨村的“焦裕禄”

各位领导、朋友们: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官不在大,有为则行。”今天,我给大家讲述的就是一个无品无级,比芝麻还小不知多少个级别的官——一个农村小组长的故事。他,就是被群众称为“活焦裕禄”的曾都区北郊办事处周家寨村九组组长蒋正清。
蒋正清从18岁开始当队长,在生产队长的岗位上一干就是24年。24个冬去春来,24年的风风雨雨,练就了他一个共产党员的正直无私、全心为民的心,赢得人们由衷的尊敬和爱戴,因蒋组长在兄弟中排行老幺,群众都亲切地叫他“幺队长”。
“他心里只装着别人,唯独没有他自己”。这是人民群众对干部焦裕禄的评价,现在周家寨的群众提起幺队长也常用到这句话。
周家寨村地处黄土岗,每逢干旱就会闹旱灾,2000年至2002年随州连续三年旱灾,更加剧了周家寨村的旱情。为彻底解决全组200多亩地的灌溉用水困难,去年秋,蒋正清筹资9000余元,组织劳力在黄土岗挖井。两个多月,他天天“泡”在打井工地。到11月13日,最后一口井的深度已超出20米,但仍不见出水。这时的幺队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整整一天,他守候在井旁,眼睛时刻盯在井底,期盼泉水的出现。第二天一大早,他又来到工地看井,由于井底太黑,井边土松,一心盼水的他一下子滑入了20多米深的井中。20多米深哪!当他从井里被拉上来的时候,头撞破了,腰骨折了,血顺着脸不断往下流,浑身上下一片血迹,人全无知觉。人们使劲摇晃着他的身体,大声喊着“幺队长,幺队长!”可是他没有丝毫的反应。焦急中人们只好拔打了“120”,急忙将他送住医院抢救。
第二天,村干部去看望他,昏迷了十几个小时的幺队长,醒来后,第一个惦记的就是打井的事。知道幺队长摔伤作了手术,全组50余户村民,纷纷涌向医院探望他。他们有的提一篮鸡蛋,有的拿两包白糖,还有的提来几只老母鸡。望着前来探望的乡亲们,幺队长的眼眶湿润了。他激动地说:“我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让你们费心了,不要因为我耽误了你们家里的农活。”
住院期间,蒋正清不断地问妻子花了多少钱反复叮嘱,咱不能花公家的钱,并多次提出要“出院回家”。坚持出院后,虽然行动不便,他继续安排人员坚持打井。两口大深井终于挖出水来了,人们激动地说:“这井差不多是幺队长用命换来的呀!”
同志们,朋友们,一个生活在农村各种矛盾焦点上的村民组长,为什么能与群众结下如此深厚的感情?答案终于被周家寨村的群众找到了。他们说:“幺队长对咱老百姓一片真心,一片深情,幺队长是咱们的连心肉啊!”
对周家寨九组贫困户和五保户来说,幺队长不是亲人,胜似亲人。逢年过节他都要到贫困户,五保户家中去看看米缸还有没有米,瞅瞅油壶里还有没有油。村里有一位五保户叫张永英,幺队长对她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娘一样,送米、挑水、劈柴,他全部包揽了,今年3月,狂风把老人屋的瓦掀翻了,幺队长冒着大雨,爬上屋顶,为老人钉椽盖瓦。去年10月,老人病了,幺队长及时把老人送往医院,并整日整夜守在病床前,端水递药,洗衣喂饭,直到老人病愈。张永英老人非常感念幺队长的恩情,她逢人便说:幺队长可真是我的大恩人哪!要不是他,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活到今天?
尽管吃了无数苦,遭了无数罪,可幺队长从没喊过一声苦,没叫过一次累。组里的事,无论大小,他都看作是自己应尽的义务。他出门经常是头戴一顶草帽,肩上一把铁锹,东家田里看看,西家田里转转,哪家田块苗青叶壮,哪家屋里养鸡喂兔,哪家猪下了几个崽,他都了如指掌。二十多年来,幺队长为村里张罗红白喜事一百多次,帮助了3个大龄青年成家立业,带领几十户村民走向富裕……这些在幺队长看来不足挂齿的小事举不胜举。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20多年来,幺队长从没在组里搞过一次招待,从没占过公家半点便宜,从没办过一件越格的事。在周家寨九组的财务账上,我们看不到一张非生产性的开支票据,找不到一张招待费的条子。如今的幺队长因为受伤过重,脾脏被切除了,腰椎骨折尚未康复,但他仍然每天支撑着安排组里的事务。他以顽强的毅力,谱写着一支感人的生命之歌。
有人说,他是一棵树,咬定黄土,顽强生长,为的是给他人歇荫;有人说他更像一头黄牛,20多年来,挥洒汗水,默默耕耘,把苦痛留给自己,把欢欣送给别人,那么我要说,他以一个共产党员所特有的风范,为我们树立了人生的路标。走进幺队长的精神世界,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生命不息,奉献不止的真正共产党员的情怀。我为我们的党有这样的好党员,好干部感到骄傲,感到自豪!我坚信,只要我们的每一个党员干部、每一个团员青年都像幺队长蒋正清一样,忠于党,忠于人民,我们的党的事业就一定会兴旺发达!我们的人民就一定会更加幸福安康!我们的祖国就一定会更加繁荣富强,灿烂辉煌!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