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公众演讲 >> 正文

一生有你(献给母亲节的帖子)

时间:2008-7-23栏目:公众演讲


        一生有你(献给母亲节的帖子)

母亲节

有一段日子,恍恍惚惚地游着,像极一个敏感又脆弱的小女人。中考前的日子里,人人都像困室里的斗兽,低沉而暴躁地小声咆哮,实则是无住而迷茫地低声啜泣。而我,更是因为与好朋友决裂的打击脆弱到极点。妈妈小心翼翼地陪着我,生怕惹急了我,见人就会咬。

终有一天,在我临出门的那一刹那,妈妈叫住我,握着我的双肩,眼里满是关爱与怜惜:“你怎么了?”持久以来。积蓄在胸口的那一股烦闷与悲哀全都释了出来。我甩开她的手,冲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把脸浸到脸盆里,任冰凉的水狂泄肆意一如伟大泪。妈妈倚在门边看着我,默默地没有说话。哭够了,我抬起头,擦干水,一字一顿地说:“我和好朋友闹翻了,中考就要来了,我要顶不住了。“妈妈抱住我,什么也没说。可我却觉得我抱住的是一生一世的依靠,救命的稻草。

很快中考很快放榜,我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省重点,然后雄心勃勃地竞选学生会、当班长,自以为是个小小的女强人。妈妈考上了高级农技师职称,相当于副教授级别,是全县在职的唯一一个。我替妈妈骄傲。可她却受到一些疾贤妒能的人的排挤。我说:“那些人真不是好东西!拿枪来,我去干掉他!”妈妈愣了一愣,既而大笑:“极端暴力!”“错,”我纠正:“是维护正义!”字串1

后来我找他诉苦;干部不好当,学生干部更不好当,女生干部尤其不好当。背后说闲话的人太多,不服管的人太多,阳奉阴违的人太多。妈妈瞪起眼:“什么家伙这么可恶?拿刀来,干掉他!”我笑:“极端暴力!”接着异口同声:“维护正义!”范文先生版权所有

我们会在夏天的时候下河摸石头,大把大把地捧回家,不管爸爸说我们神经错乱。我们会去乡下兴致勃勃地挖野花,到别人家死皮赖脸地讨一株金心兰,任凭老爸笑我们“花痴”。我们会在大年三十的下午跑上空荡的大街感受过年的气氛。我们会不顾老爸的强烈谴责,仍坚持严正声明、捍卫主权,然后看无聊的肥皂剧到深夜。

尽管,尽管她会刺探和我交往的男生的名字,尽管她工作不顺心时会脾气不好,尽管她在看悲剧的时候会大把抹泪。可是,也是她,我最坚强的后盾。她为我买我喜欢的偶像的海报,会在下雨天跑去学校给我送伞,会在我的成绩起伏不定的高考前的非常时期,坚定地说相信我。她会看着我笑,会转过身叹气。会在寒冷的东冬夜用大衣把我裹在怀里,她会拉着我手一遍一遍地说:“女儿啊女儿啊``````”

所以,我们彼此相互支撑相互关爱走了二十年。二十年了,可我还是会很无赖地敲诈她十块钱,还会在她的被窝里捣乱她的午觉。当然,我还会继续在遥远的北京给她打电话和写信。我会掰着手指数放假的日子。我会紧紧地拥抱她,告诉她我有多想她,我会珍惜每一分每一秒。
范文先生版权所有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在别人的城市,在每有个想家的暗夜里,我会心酸,我会想念。可我知道,无论相隔多远,在夜深的凉意里,母爱会为我盖上被子。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