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演讲稿 >> 会议发言 >> 正文

反思和批判发展和农村发展的中国内涵的发言稿

时间:2008/7/27栏目:会议发言


        文章标题:反思和批判发展和农村发展的中国内涵的发言稿

为什么要反思发展及中国农村发展的内涵?我们大可不必这样的钻牛角尖,因为具体的东西大家可能都了解:历年人类发展报告和世界发展报告的题目就足以告诉我们发展是包含一系列惠及穷人、解决水问题、关注下一代、千年发展目标的东西。所以当别的专业人士问我们这个问题时我们大可拿这些搪塞过去。更何况我们的课本上明明有对发展的详细定义(参见叶敬忠《发展项目教程》等一系列书籍),所以不如谈点具体的问题,比如毕业论文选题的问题。

我们的论坛就是要讨论这些大的问题。这种考虑有二。

第一、尽管我们对发展做出了描述。而且可能会详尽而有说服力(比方说从社会、经济、文化、政治、生态环境等方面做出的描述),但是我们自己仍然会没有底气,因为我们并没有真正的弄清楚为什么发展是指这些的发展,而且这样的包罗万象而不知核心在哪的叙述也不能给我们学发展的以任何学理上的自信和方法上的安然。毕竟,很多学科都在研究着这个问题,而且做的很深入。

第二、我们的毕业论文尽管可以在不明了发展含义和中国农村发展的特定含义的背景下也可以做得很好(比如我们的统计分析学的好,收集一系列数据一分析,再加上一些精致的模型:五大资本一测量。也能够顺利过关),但是我们还是没有底气说自己已经体会到了发展的本质及对中国农村来说的特殊内涵。

所以,我们需要反思和批判!

反思和批判就从对发展学和其核心词汇“发展”开始。

第一、如果仅仅从狭义上来讲,我们可以把发展这个概念限定到“项目干预”这个范围,那么发展学就是研究项目干预介入后,待发展社区的社区所产生的变化,当然,我们期望的发展是再好的方面的发展。这样的定义可以使我们心安,即我们是研究项目干预过程和项目干预对社区的影响的。

第二、仅仅从项目干预的角度来定义发展学这个学科可能会使一些人不满意,因为这个范围太小,而且纯属应用性的行动研究(用词不一定准确啊),而且仅仅这样定义势必造成理论渊源太浅的问题,其他人很有理由质问我们:你们的发展学能是一个学科体系吗?充其量是其他学科理论的应用而已,所以不如叫“应用社会学”或者“应用经济学”算了。那么我们就要拓宽思路,将发展从广义上定义。这样,发展就被定义为“变化”,有正有负的变化,但是我们不能出现一个变化学啊,所以就要追根溯源,将现代化理论、依附理论、世界体系理论、行动者导向理论、自由和能力理论都纳进来,蔚为大观,同时也使发展学含混不清,其核心词汇“发展”成了一个大家都在用,却所指大相径庭的概念。

第三、中国农业大学致力于创建发展学科,形成自己的农大学派,但是目前的硬伤无疑就是发展的内涵和发展学的内在理论硬核及其逻辑体系没有得到透彻明确的理解和建构。(更可能的是已经建立起来,但是我却没有领会)所以,目前对发展的理解既自相矛盾,又包罗万象。这体现在虽然将发展理解为变化,但是实际上却解释为进步、变迁、转型、自由平等加民主、公民社会与善治、扶贫与妇女发展、生态和谐与资源平衡。如此等等,每一个美好的理念提出,都可以装进发展的大筐中。

在谈到中国农村发展时,首先是因为发展含义模糊,其次是我们的发展理念引自国际,抽离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所以失败的案例可能要多于成功的案例。这个时候,我们就拿“理念超前”来聊以自慰。

反思和批判是为了明确方向,更好地前行。如果大家群策群力、反思批判,那么问题也会清楚很多。

这里谈自己的几点看法:

第一、不要追求发展概念的包罗万象,概念的界定方式是多种多样的,以现象的表述来展示发展的含义是不可取的,因为大家都在谈发展,你不可能把所有社会的、生态的、技术的、政治的、文化的都包含进去,这样,你看似什么都研究,其实什么也研究不了。另外,我们不必忌讳词语的不精确而将发展理解为一个永远正确的不偏不倚的“变化”上面。因为学者们和公众们在使用发展一词时明明白白在指示一种进步,一种正向的变迁。发展就是一个好词,我们完全可以正向的定义它。

第二、农村发展需要有中国的内涵,因为我们不能研究整个世界的农村,我们有自己的国家和民族。西方学者研究中国,研究中国农村并不是抱着发展中国的思想来的,大部分还是关注到中国的腾飞是否会影响到自己的国家,中国消耗能源的增大会不会影响本国资源的消费。尽管不明说,也是有这个考虑的。中国农村发展的问题必须要中国的学者们思考,要中国人的行动。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一切只能靠自己。所以,中国农村的发展不是一个纯粹理念的问题,而是一个特定时间特定空间的问题。

第三、即使从发展学的理论脉络来看,发展学就是研究后进国家怎么样前进的问题,即使不是赶上先进的国家,也是可以平等分享世界发展成


        果的问题。当然,这里又要牵涉到什么是后进和先进的定义问题。这是一个好问题,但是如果我们这样问下去的话,发展又会回到变化这个不偏不倚价值中立的概念上来了。

也就是说,我主张,发展是有价值预设在里面的,发展学不是价值中立的学科。

其实,历数西方发展理论,哪一个又不是暗含了价值的预设?现代化理论预设了西方发展道路的中心论,依附理论预设了后进国家的马克思主义价值观,世界体系理论似乎以不偏不倚的态度提出了世界体系,但是中心、边缘、半边缘的分法已经预设了自身的优越,即使行动者为导向和自由能力的理论背后的理念也透漏出自身价值观的普适性,(龙就特别强调小企业的优越,森也给自由以工具上和本体上的重要地位)这些理念价值丝毫没有想到中国文化价值中的“责任和义务”伦理至上的因素。所以我说,发展学是一个存在价值预设的学科。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大可不必用“变化”这样的价值中立但是却所指太泛的词语了。

啰里啰唆先发言这些吧。余意未尽,我将在回应大家的发言中继续阐述自己的观点。


《反思和批判发展和农村发展的中国内涵的发言稿》来源于范文先生网,欢迎阅读反思和批判发展和农村发展的中国内涵的发言稿。



        果的问题。当然,这里又要牵涉到什么是后进和先进的定义问题。这是一个好问题,但是如果我们这样问下去的话,发展又会回到变化这个不偏不倚价值中立的概念上来了。

也就是说,我主张,发展是有价值预设在里面的,发展学不是价值中立的学科。

其实,历数西方发展理论,哪一个又不是暗含了价值的预设?现代化理论预设了西方发展道路的中心论,依附理论预设了后进国家的马克思主义价值观,世界体系理论似乎以不偏不倚的态度提出了世界体系,但是中心、边缘、半边缘的分法已经预设了自身的优越,即使行动者为导向和自由能力的理论背后的理念也透漏出自身价值观的普适性,(龙就特别强调小企业的优越,森也给自由以工具上和本体上的重要地位)这些理念价值丝毫没有想到中国文化价值中的“责任和义务”伦理至上的因素。所以我说,发展学是一个存在价值预设的学科。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大可不必用“变化”这样的价值中立但是却所指太泛的词语了。

啰里啰唆先发言这些吧。余意未尽,我将在回应大家的发言中继续阐述自己的观点。


《反思和批判发展和农村发展的中国内涵的发言稿》来源于范文先生网,欢迎阅读反思和批判发展和农村发展的中国内涵的发言稿。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