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戏剧论文 >> 正文

作为社会论坛的戏剧

时间:2006-11-26栏目:戏剧论文

  2002年4月的某一天,小剧场版的《千禧夜,我们说相声》在北剧场演出(注:这一版  的《千禧夜》,是台湾导演赖声川继台湾原版的《千禧夜》在京、沪两地演出后,与北  京演员合作编排的。剧本有所改动,但变化不大;剧中贝勒爷、曾立伟一角,仍由台湾  演员倪敏然扮演。)。那天的气氛很奇怪。北剧场坐落在北兵马司的一个小胡同里,周  围是些平常人家。平时,这里很安静,即使有演出,也不会太喧闹。那天傍晚,本来没  什么特别,空气里的味道,如往常一样散淡悠闲。突然间,来了许多台湾的老师和学生  。他们人很多,拥挤着要进剧场,一下子,空气里的悠闲全消散了。一片忙乱。忙乱中  ,在剧场的空气里漂浮着的,有点兴奋,有点新奇,好像还有点惴惴不安。许多种繁杂  的情绪。这些情绪,并没有因为演出的开始而有所减损。本来就是一出相声剧,有着嬉  笑怒骂各种滋味;这些观众,年轻的、年长的,从楼上到楼下,他们的笑声、掌声,连  成一片。各种声音,在四周盘旋着,碰到剧场的墙壁与屋顶,再折回来,融入新的笑声  里。剧场里的空气,像是在蒸腾着一样。在气氛持续不断的上扬中,倪敏然饰演的立法  委员竞选者、“鸡毛党”的候选人曾立伟上场了。只见他身着黑色西装,脚蹬白球鞋;  领上系着蝴蝶结,身上绑着红色竞选布条,布条的上方画着一个空白圈,下面写着“曾  立伟鞠躬”。他一上场,整个舞台有点招架不住了:他挥舞着“党旗”(一只五颜六色  的鸡毛掸),唱着党歌(“鸡毛倘卖无”),小喇叭嘟嘟地吹着,中间还夹杂着“曾立伟  当选”的鼓噪。这场戏,从台上一直延伸到台下,曾立伟要走到观众席前,宣讲他的竞  选纲领。就在他口沫横飞地演讲之时,突然,有一声尖细的嗓音从观众席中传来:“曾  立伟当选”!还没等人回过神来,就见一个观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一边振臂用台湾  话高呼“曾立伟当选”,一边隔着老远,很费劲地把手里的鲜花献给倪敏然。这时,倪  敏然的一句台词还卡在嗓子里,好在他经历过的场面多,还能面带曾立伟的笑容,很从  容地接过鲜花,没怎么打岔就硬把卡在喉咙里的台词说完,然后跑回舞台,继续自己的  演出。只不过,在演的时候他还即兴地加上了:“你看,我说这么搞就行了吧……”
  这景象让我觉得很好奇。《千禧夜》在北京演出了许多场,这种状况我还没见过。演  出时,笑声多是含蓄,掌声也很礼貌,偶尔会有一两声叫好声从剧场的角落里零星地飘  出来。我不曾想到过,一场演出,会因为有了许多台湾观众,剧场竟变得这样丰富。演  员的表演,在这种强烈氛围的暗示下,收放更为自如;坐在剧场里观看的观众,也无端  地多了些很特别的感觉,整个人好像都要融化在剧场里似的。许多来看戏的观众,会为  她所喜爱的演员送上一束花,可这么献花,我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类似的状况,像是  在书本上见到的,在解放区演出歌剧《白毛女》,有个战士拿着枪要向黄世仁开枪)。  那个献花的观众,我还有点印象。演出前,我看见她手里捧着一束花,一个人在北剧场  的前厅徘徊,神情抑郁,落落寡欢;没想到,这么一个神情抑郁的观众,居然会在众目  睽睽之下,站起来,以她自己的方式在戏剧里走了一遭;而更有趣的是,在献花的时候  ,她说的并不是“倪敏然”怎样怎样,而直接就是“曾立伟当选!”
  这一场演出的状况,给了我许多新鲜的刺激,它让我回到剧场的社会角色这个起点,  重新打量“社会论坛”这个话题。
  一出戏,一出在舞台上演出的舞台剧,一般来说,它会有一个剧本。一个剧本,它不  能多一句,也不能少一句,就算是完整的了。然后呢,是演出;要演出,就需要一个空  间。有了空间,戏剧就有了表达的场所,观众有了可以聚集的地方,观众在观看时的态  度与反应,就会积聚在这个空间里,逐渐形成一种氛围,再反馈给观众。这种种很具体  、又很无形的东西,碰撞在一起,才是一出完整的戏剧。在这样的背景下,理解社会论  坛,它就不只是一个隐喻,因为它确实存在于社会地图的某一位置上;而理解了这么一  种状况,再讲“戏剧与它赖以生长的社会之间有着微妙的关联”这句话,也就不再是一  句空话,而是有着它的具体所指。
  一个戏剧创作者,对剧场在社会中角色的判断,多是他创作的动机与出发点。对某些  创作者来说,他可能不太清楚自己的动机;但对赖声川来说,审查自己的动机,是他在  进入剧场创作之前必须要考察清楚的。考察的结果,很简单:“戏剧是展现病的”;这  种定位,使得台湾观众来剧场看赖声川的戏剧作品,在某些时候,就是来参与一个公共  论坛。笼统地说,这个论坛的形成,是在集体即兴方法的引导下,呈现并反映了“台湾  经验的精华生命力”;把这种浓缩的“台湾经验的精华生命力”释放开来,又有好几层  的意味。
  第一眼就可以看到的,赖声川的戏剧,像一个万花筒,折射出台湾社会的色彩斑斓的  碎景。像《千禧夜》下半场曾立伟的竞选秀。倪敏然演的这一场戏,夸张、放纵,在舞  台表演上,没有什么力量可以牵制住他。怪不得赖声川总要提醒与倪敏然配戏的演员:  他要是跑得太远了,你一定要想办法把他拽回来。这种状况,与现时台湾社会中政府官  员在公众前的状态,应该有些许的神似吧?舞台上的狂躁,虽说有所变形,但它真是吃  透并消化了台湾民主政治的混乱。我想,之所以会有观众从座位上站起来,跟着曾立伟  呐喊助威,很可能是因为这种舞台状况,让她有点身不由己地就进入现实情境中了。这  种调子,类似于谐谑版的时事新闻,在《千禧夜》里,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演出,更多的  情况,赖声川并不着太多力气,更喜欢捎带在戏剧过程中。“相声系列”的其他三部以  及以单口相声为表演形式的《台湾怪谭》,都在开场时,直截了当地拿当时最出名的政  治人物、政治事件“开涮”,让观众在看演出前先热热身。这种政治谐谑,放大一点,  是对台湾现实的生活环

境与状态的谐谑,像什么淡水河水像是可乐了、昏天黑地的KTV  生活,等等。在现实社会的碎景之后,往深一层,在赖声川的戏剧里,有一种社会情绪  的共鸣。当初创作《那一夜,我们说相声》,赖声川自己都以为这出戏只会吸引少数知  识分子和小剧场的固定观众,演出的剧场最初定在只有100个座位的台湾皇冠剧场。后  来,因为种种原因,这出戏被收入到新象“第六届国际艺术节”,1985年3月1日,在能  容纳700名观众的艺术馆首演。谁也没想到,在长达两个小时的演出中,“观众几乎是 &n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