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戏剧论文 >> 正文

天地大舞台——解析义和团运动戏剧性格的启示

时间:2006-11-26栏目:戏剧论文

义和团多戏缘,不辩真幻。聚众起事唱戏,练拳如演戏,附体之神多为戏中人物,特技招式,亦如戏之所演。戏弄试将虚幻变成真实,义和拳想将真实变成虚幻。义和团运动的戏剧性格,有其深厚的社会文化基础。中国乡村戏剧组织乡村的公共生活,并作为民间意识形态提供给乡民集体认同的观念、价值与思维模式,其中包括肯定现实秩序的正统观念与否定现实秩序的乌托邦因素。戏曲为义和团运动的发生准备了社会公共机制与文化意识形态基础,同时也塑造了这场运动的形式与观念。义和团运动的心理经验具有明显的戏剧性格,它通过表演创造出一种真实的幻觉,          其中有自由也有虚妄,最后自由也变成虚妄。本文研究的宗旨不仅限于揭示戏曲与义和团的关系,还在于通过分析这个有趣的个案,提示中国文化的某种深层问题:中国文化性格中的某种戏剧化倾向甚至中国文化的戏剧性格。


       关键词:义和团  文化仪典  真实的幻觉  戏剧性格  



       可以肯定,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中国这样彻底地表现如下这个理念:’整个世界是一个舞台,所有的男人和女人不过
是演员。
--明恩溥《中国乡村生活》
       ……事实上一切反常的举动都被称作疯狂,疯狂使臆造出来的似是而非的东西变得像真的一样。请允许我提醒您注
意,如果这就叫疯狂,它也就是你们职业中唯一的理性。
--皮蓝德娄《六个寻找剧作家的角色》




       光绪二十二年二月十五日,公元1896年3月28日,刘士瑞在山东单县城关火神庙唱戏四天,以聚会友。  义和团运动从此开始了。60多年后,幸存者们回忆起那段风起云涌的日子,大多想到唱戏。
单县城西的大刀会都是刘士端、曹得礼领导的,曹得礼带领了大刀会群众在县城西南火神庙地方唱过一次对台戏,群众有几千人。火神庙唱戏聚众是在哪一年记不清了。当时我约33岁左右。自从开了这一次会后,大刀会就成立起来了,名声也传开了。唱的是两出戏,一为梆子戏,一为柳子戏。  
       口述者王粹文已经104岁了,年代记不准确,但事件无误。同时接受采访的86岁的吴元汉、82岁的张玉书、80岁的尘劳汗、张起合,74岁的刘志荣,都证明了这件事:每年要为火神爷唱四次戏,1896年那年多唱了一次,名目是给大刀会的祖师爷唱的。场面很热闹、聚集了好几个人,神棚四周插着许多大刀、红樱枪、红旗,唱戏的时候、大刀会提出要坐江山,混在人群中私访的朝廷官员毓贤发现,大刀会是要造反了。  
       大刀会唱戏聚众,起事多与演戏有关。光绪二十一年三月初三日,大刀会在城西火神庙唱对台戏。西边唱的是柳子戏,戏名《黄猫拿兔》,东边是梆子戏,戏名《打登州》。唱戏后,大刀会的人即在城南开始打教堂。          一年以后,登州的《山东时报》载文报道,大刀会公然在单县唱戏四天,聚众十余万不止  。
       唱戏聚众,看罢《打登州》,自己恍然也变成了瓦窑寨英雄,径直去打教堂、烧洋楼了。单县的大刀会总借唱戏起事,茌平的神拳也唱戏。光绪二十四年五里庄唱戏迎神拳,各地的大刀会都来听戏。          神拳首领朱红灯领人罚张官屯的天主教徒包戏唱,贺神拳  ,82岁的徐庆士在文化大革命兴起那一年回忆,他14、15岁那年6月里人们祈雨唱戏,第二天神拳就来了  。
       唱戏聚众,聚众举事,义和团运动与戏剧的关系,还不仅限于此。1896年天大早,饥民四野,人心慌慌。鲁西南的大刀会众聚集在安陵崮堆一带,口述史的资料记载刘士端穿着戏衣,骑马拿刀,自称黄帝。          穿上戏装起义,俨然自己变成了戏剧中的英雄。可惜天下了一场雨,大刀会众都赶回去务农了。老百姓开玩笑说:安陵崮堆拉大旗,淋散了。
       大刀会、神拳,从山东到山西、从河南到河北,先学义和拳,后学红灯照,杀了洋鬼子,烧了天主教。当时直隶省滦县志记,一拳首绑了教民到神坛前候审,拳首用红布蒙首束腰,并用红绳盘束胸际,仿戏剧武生装束,立白木凳上翘一足,口中则仿戏剧武生科白口吻,询问某奉教若干年及其它琐事。少顷,则定罪曰:杀无赦。          修县志者说拳首都是无知村竖,装神弄鬼,儿戏国事。义和拳星火已燎原。他们穿着红袄、皂靴,背着大刀、红樱枪、打着各色旗子,有的还仿戏中武生装扮,将小旗插在背后  。义和团一路烧洋楼、掀铁路,毁电线,杀洋人与教民,1900年夏应诏进了都城北京。李伯元的《庚子国变弹词》说北京城里,一时大街小巷,全是拳民,风声所至,四方来附者,一天总有三四千人,辇毂之下,愈聚愈多。每团必有坛主一人,其坛主之有钱者,更为党羽制备衣履刃矛,那打扮赛如戏上唱小生的一般,手持木棍,招摇过市,美其名曰’二郎神棍’。  
       穿上戏装,分不清是世间生民还是戏中英雄。神拳无敌,刀枪不入,须有神灵附体。大刀会、神拳、义和拳,都讲烧香叩头、念咒吞符、降神附体。然而,神拳所请之神,大多是戏曲中人物。龙顾山人的《庚子诗鉴》记习拳者持咒面东南方,三诵而三揖,即昏绝于地。顷之手足伸屈,口作长歔,一跃而兴,舞蹈不已。问其名,则关平、武松、孙悟空、黄天霸之类,皆戏剧中习见者。         &nb

sp;男练义和拳,请神多为戏中男性英雄;女练红灯照,附体之神,则多为女角。十八、九岁的闺女练红灯照,一身红装,扇扇子,扇碗,据说由此就升了天,凌空驾云,遂成了神仙,或手里提着小红灯笼,胳膊上挎着毛篮子。据说枪子一来,用扇子一扇,枪子就掉在毛篮里,打不着她。她们也设坛演拳,神附了体,口中就喊樊梨花下山、穆桂英下山,有的说是胡金婵。都是剧中巾帼英雄。          降神附体,恍惚迷离,已不辩真幻,《河塑前尘》的作者王锡彤记河南滑县一带义和团活动,他们所降之神,也大抵见于《封神演义》、《西游记》、《三国演义》、《施公案》,否则戏剧上所有者,而以世俗所敬祀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