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戏剧论文 >> 正文

关于《当代戏剧之命运》的几点补充

时间:2006-11-26栏目:戏剧论文

记者:您所说的戏剧观众稀少的根本原因不是由于戏剧本身,而是由于当代人们社会  生活方式、文娱方式的巨大变化,其内在含义是什么?
魏明伦:首先,我想强调的是,现在的观众不看戏并不是因为戏不好。实际上与处于  黄金时代的五六十年代的戏相比,今天的有些戏从剧本创作上早已大大地超越了前者,  在二度创作上也是各有千秋。与同时代的姐妹艺术相比也毫不逊色,我们的戏剧有许多  是现代化的思维,而许多电视节目表现得却是一些陈旧不堪的观念,帝王崇拜充斥着荧  屏。我注意到,现在的青年人到剧场看戏一般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听说要去看戏就  没有兴趣,无可奈何,勉强而来;第二阶段看了都说好,比如我写的《潘金莲》、《图  兰朵》、《变脸》等戏,青年看过了一般都会说好,这些都不是什么奉承话,而是由衷  的,他们甚至会感动得落泪,随你悲而悲,随你喜而喜,我们现在的戏不但水平高,而  且内容和形式也是丰富多彩的,传统的,现代的都有;但第三阶段,即使有了好戏,他  们还是不到剧场来。每户人家都有“魔盒”,装有千万个演员,千万个节目。招之则来  ,方便已极。人们已进入“斗室文娱”时代了。戏剧观众少,不完全是戏剧的水平问题  。就如同电报曾是最快的信息传播形式,但在网络时代它也消亡了,这不是电报本身的  错。现在有许多形式可以代替它,如电话,传真,甚至E-MAIL,网络时代的速度早已不  是朝发夕至,而是分发秒至,而且可以容纳更大的篇幅,更多的内容。邮政也如此,现  在有好多人已不再写信了,这并不是邮政服务得好不好,邮票设计得精美不精美的问题  ,而是时代变化了,邮政也走过了它的黄金时代。
过去看戏是一种时尚。没有其它娱乐选择,只有到舞台下看戏。又由于信息、交通的  不发达,过多县里的人只看县一级水平的戏,市里的人只看市一级水平的戏,省里的人  才看省一级水平的戏,许多乡下人一辈子都看不到省级的演出,更不用说是全国水平的  了。现在科学发达了,人们坐在家里就能看到全国乃至世界水平的演出,而且天天看,  看都看腻了,谁还会花钱受累去看本地低水平的演出?
我说这些话的意思是,对于戏剧现状我们要有一些新研究,新视点,不能老是说一些  老话、套话。比如说,现在谈到戏剧危机,许多人总爱说戏剧的体制问题。说实话,我  是一个体制改革的激进者,但唯独对于戏剧体制改革有着不同的见解,不是说现在的戏  剧体制就很好了,体制还是要改的,但戏剧危机的根本不是体制问题。环顾全球,在不  同的社会体制下,戏剧都不是黄金时代的盛况,台湾、香港、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是十  足的商品社会体制,没有我们这种计划经济的遗留弊端,但他们的戏剧为什么比起内地  来还差得很远呢?所以,研究综合的社会发展形式,找到新视点,发现新问题,从而找  出我们戏剧今天和将来发展的方针和策略,是我们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记者:您对戏剧商品属性有独到精辟的见解,以您的观点,是不是戏剧永不会成为能  赚大钱的商品?
魏明伦:对于戏剧商品的属性,文中我已有详细的阐述,我想补充的是,不但现在或  将来戏剧不能成为很赚钱的商品,从中国戏剧发展史上来看也是如此。从元曲到梅兰芳  到现在,从来没有靠戏而成为富豪的,只有各行各业的大资本家,没有戏剧大资本家。  即使是在戏剧的黄金时代,演戏的利润也是很少的。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留存下来的各种  历史票证,可是很少有戏票,只有海报,这是因为过去在乡下演戏是没有人买票的,人  们看戏是不花钱的。过去中秋、端阳等节日,庙会、迎神拜佛等活动,需要满足当地人  们的文娱需要,一般都是由当地的财主、乡绅、家族祠堂等负责出资“点戏”。这样注  定剧团不会赚大钱。当时的戏班子只能产生一些小业主,他们有些行头、戏箱等服装道  具,班头有的是小业主,有的本身就是一个艺人或几个艺人合伙,艺人和班主角色是可  以互换的。到后来,有的进了城,进了剧场,也大多是能维持收支平衡就满足了,最多  有一些微利,稍不景气就要重回江湖,“处处无家处处家”。虽然从前也有大老板经营  剧场,接管剧团;但大老板是在其它生意赚大钱,以其余资“玩”戏剧,“养”班子。
如今进入商品社会,一些文化产业与形势一拍即合,迅速地发展起来,新兴的影视自  不必说,就是像报刊出版这样的产业也是蓬勃发展。究其原因就是它们具有再生产力,  可以“一本万利”,一次性投入,无限回报。而戏剧只能是“一本一利”,一次演出即  使赢利几千元,要想再赚几千就必须再演一场,如此的成本,只能获取小利。同样是国  粹的书法,在当今商品时代非常自由灵活,身轻如燕,活的也很好,而戏剧是体重如牛  ,前行艰难。有一本书叫做《富爸爸、穷爸爸》很畅销,谭路路把它改成话剧,形式生  动,内容深刻,在艺术上的感染力不逊于原作。但书一版再版非常赚钱,而戏一演就亏  ,多演多亏。(有时剧组不亏,其它单位代剧组亏损。)这个生动的事例告诉我们,选择  了出版你就可能成为“富爸爸”,选择了戏剧你就注定要成为“穷爸爸”。
现在我国进入了市场经济时期,许多人把一切都归于市场,把一切东西都用商品这个  标准来衡量,好像戏剧现在不景气是由于戏剧的商品化不够。其实,并不是戏剧界的人  不努力,不会搞市场经济,也不是其它行业的人特别会搞市场经济,而是由于戏剧天生  的商品属性不强,就如先天不足的婴儿,如果把它推入市场,让它自生自灭,“死活由  之”,那它必死无疑。当然,当今世界也有一些戏活得挺好,如美国百老汇音乐剧,这  是一个特例,其实美国的音乐剧接近于广场艺术,人们在那里主要是体验一种情感的宣  泄。我不否认戏剧中有特例的现象,但我强调的是剧场艺术总体的商品属性不强,缺乏  再生产力。
记者:那末你认为当前的戏剧界或者说整个社会应当对戏剧采取一些什么样的态度和  做法?
魏明伦:即使是在戏剧的黄金时代,戏剧也是要靠人养活的。只不过是

不同的人而已  ,政府、企业家、家族祠堂、乡绅、慈善家,甚至军队,在国外的情况也相仿。现在不  是我们的体制造成了戏剧的不景气,而恰好是我们的体制养活了许多戏。现在像北京、  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戏剧还比较活跃,地市一级就很差了,县乡一级很多地方就没有戏剧  了。这恰好说明了经济比较发达的大城市有能力养活戏剧,有人养;而经济不发达的小  城镇就没有能力养活戏剧,没人养。我要强调的是,现在是一个戏剧的特殊时代,更需  要有人来养,国家必须给与一定的特殊政策,否则戏剧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