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舞蹈论文 >> 正文

当代文学中的舞蹈

时间:2006-11-26栏目:舞蹈论文

 

 

       *《蘩漪`药》
    从舞蹈的名字到节目的开场,“药”就像磁铁一样紧紧吸住了观众的心。该舞蹈是在《雷雨》总的艺术构思中凝练而成的,就蘩漪的人物性格,刚开始时,她侧对观众,伴随着悠扬的长笛旋律,动作轻缓而透着沉重,给人的印象是矜持、含蓄、神秘的,甚至是阴骘的;在围绕她喝药的虚幻情景里,更多的表现为压抑、痛苦而又具有韧性的特点;在舞蹈的中间部分,也表现出了她的顽强个性,显示出不屈服压迫她的阴暗势力,极力想逃脱出那个使人感觉郁闷的窒息的生活环境,舞蹈动作配合奔放的、大胆的、果断的情绪变化而展开,她面对舞台四面的跑动,显示着想冲出去的急切心理;而后来越发表现为固执的、任性的、甚至是乖戾的了;这一切既汇成了蘩漪典型性格的基本特征。曹禺曾讲过,蘩漪的整个生命交织着最残酷的爱和最不忍的恨,她有行为上的许多矛盾,没有一个矛盾不是极端的“极端”和“矛盾”是雷雨蒸热的氛围里的两种自然的基调,情节的调整多半以她们为转移。因此,以“药”为巧妙的冲突点,而整个舞蹈也始终贯穿着蘩漪最“雷雨的”性格。
                  

                                   *《胭脂扣》
    小说《胭脂扣》是香港文坛素有“奇情才女”之称的作家李碧华所著。她尤擅长写带有血腥味的爱情,将古今争议女性进行故事新编,被文学评论界喻为“新女性主义视角”的代言人。《胭脂扣》描写的是香港红牌妓女如花死后回到人间寻找旧爱,由此衍生一段爱与背叛的悲情故事,该小说被视为“女性主义”意识觉醒之代表作。
    在移植小说主要情感线索的同时,编导张云峰考虑以“可舞性”因素在原作中的强弱界地,更多的是着眼于表现一个望眼欲穿的企盼心态,强调着一段悲剧性情缘的凄切情愫。动作设计上,不拘泥于传统的外部动作形态和技法,主张找准古典舞的动势和韵味,来揭示特殊人物的内心情感世界——一个女鬼关于爱的独白。
    著名编舞家舒巧女士曾看过该剧目的排练,看罢,不禁使这位大师(1991年她在香港舞蹈团曾排演过同名舞剧)发出了这样的赞叹:“这个节目使我眼前一亮,张云峰在把握人物角色与编舞技巧上,非常明晰。”据我所知张云峰在编舞上从来不搞“千人一面”,每部作品都在找它的独一性,这次他根据演员刘岩的纤细身材及表演细腻的特点,试图挖掘女性深层内心感受的另一番诠释空间。但是,有的人看后认为这个节目是处在古典舞的边缘地带,在创作上是打了个擦边球。我认为动作语汇的变化是丰富的,不能只认准一种状态下的流变,视角变了,人物变了,整体的编创感觉也应变,但万变不离其“宗”,那就是关于古典精神的承继。这好象又回到了我文章前面所谈的创作理念和认识观念的问题上了,这里不在赘述。记得前上海戏剧学院副院长朱端钧教授曾有两句诗“天际云锦用在我,剪裁妙处作刀尺”,用在此处是再恰当不过了,希望能与舞蹈界同仁们共勉,一起放飞自己的艺术理想!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