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舞蹈论文 >> 正文

舞蹈:长河之波连天涌

时间:2006-11-26栏目:舞蹈论文

 

2004年,中国舞蹈可以说是长河波涛连天涌,动地歌声扑面来。

    继续着多年的快速发展势头,本年度的舞蹈事业仍旧处于高速运转的状态。这一点,不仅从众多的新剧目问世、一批优秀的青年舞蹈人才在各种大赛中脱颖而出等方面可以看出来,更在一些重大的舞蹈活动中得到见证。中国舞蹈家协会庆祝了自己的55岁生日,而北京舞蹈学院50周年院庆的隆重召开,特别是温家宝等国家领导人前往戴爱莲家中看望了一批老舞蹈家,令人感到欢欣鼓舞。期间,北京舞蹈学院各个舞蹈科系教材共60种的同时出版问世,预告了中国舞蹈艺术专业教育的再一次腾飞。首届中国少儿舞蹈节在安徽淮南市举行,成为本年度少儿舞蹈事业发展的一个标志。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表彰活动中,舞蹈界的刘敏、杨丽萍、迪丽娜尔等荣获表彰称号,为全国的舞蹈工作者作出了榜样。中国舞蹈“荷花奖”舞剧舞蹈诗比赛3月在上海举行,舞剧《霸王别姬》和舞蹈诗《云南映象》分获舞剧组和舞蹈诗组的金奖,引起人们极大兴趣。

    全国舞蹈比赛是2004年度里重要的大型比赛,其创作上的收获也是有目共睹。很多作品通过巧妙的艺术构思贴近生活,贴近现实,给人艺术的享受和思想的启迪。如群舞《海那边》、《岁月如歌》、《都市印象》、《壮族大歌》以及双人舞《鸟仔》、《唉……无奈》等,都以自己独特的艺术视角冲击着小型舞蹈创作的固有空间。肢体艺术的探索,也是这次大赛上颇有收获的一个领域。无论是优美雅致的《枫叶红时》,还是别出蹊径的《胭脂扣》,无论是见到民族传统舞蹈发掘功力的《圈舞》,还是突出了人物造型和性格的《兄弟们》,都给人强烈的舞蹈美学享受。

    “谁来为舞蹈买单?”这是本年度的焦点话题。据一些资深的演出商说,2004年度的舞蹈文化市场情况是引进的剧目不少,但真正能够有好票房的不多。就连有市场“铁饭碗”之称的《天鹅湖》,都有些卖不动票了!但是,仍然有一个巨大的利好消息,那就是在票房收入上创造了奇迹的《云南映象》,它是2004年度舞蹈创作最大的赢家。该剧无论是急速窜升的社会知名度,还是票房收入上的名副其实的盈利,都让人们感到吃惊和兴奋。《云南映象》的成功,对当代民族舞蹈艺术乃至民族文化的建构,都有极其重要的启示。

    2004年,是中国舞剧艺术继续大繁荣的一年。其最主要的特点是中年编导中的实力派代表人物,纷纷推出了自己的新作。如:赵明的《霸王别姬》和《红楼梦》、丁伟的《玉鸟》、苏时进的《磁魂》、张继钢的《一把酸枣》等。更可喜的是一些青年编导也大胆涉足舞剧,如刘晓荷与张弋创作了《风中少林》,文桢亚问世了《风雨红棉》。舞剧创作也是2004年度舞蹈理论的主要话题之一。于平等人在《舞蹈》、《舞蹈信息》等刊物上发表了多篇专论,与此相关的一个更重要的话题,是关于舞剧艺术怎样开拓文化市场?上海城市舞蹈有限公司推出制作、上海东方青春舞蹈团演出、赵明担任编导的舞剧《霸王别姬》,被公认为“一部由市场运作产生的‘荷花奖’金奖舞剧”。该剧所取得的巨大市场利益,在当代文化体制改革中具有鲜明的探索性和示范性。

    舞蹈理论思考的焦点,集中在传统的中国民族民间舞蹈怎样走向现代化的中国社会。一方面,当代市场经济和文化体制改革大潮中的国家或地方歌舞团必须正面对待生存的压力,必须回答用什么样的作品闯市场;另一方面,能否依靠打表演禁区“擦边球”去争得票房,步入饮鸩止渴的危险境地?2004年度,高质量、敢于真言的舞蹈评论的缺席,仍旧引起人们的关注。当代舞蹈创作中编导者自己给自己打高分而观众并不买账的情况,不在少数。而一般化的演出座谈会上,人们不敢或不愿意直言作品重大缺憾的情况,更是常见。因此,建立坦诚和科学的中国舞蹈评论,敢于直面权威树立评论的威信,并呼吁人们给予舞蹈评论更宽松的氛围,更多的理解和支持,成为2004年度的重要话题。陈维亚舞蹈艺术创作研讨会在北京的举行,可以看作编导向理性总结高度有意义的一次攀登。

    中外舞蹈文化交流的生动展开,给当代舞台以有声有色的铺染。爱尔兰大河之舞艺术团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巨大轰动,随之而来的《舞之魂》演出和土耳其推出的《火之舞》,把踢踏舞这把火在中华大地上烧得如此之旺,以至于中国不少高校里纷纷成立“踢踏舞俱乐部”!中外舞蹈交流的火爆,当然得益于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也得益于中国演出市场的逐步形成。西班牙芭蕾舞、巴西桑巴舞、印度宝莱坞舞蹈、非洲艺术节的综艺歌舞精品、黎巴嫩的《一千零一夜》、土耳其的《火舞》等等,都给了中国观众耳目一新的印象。

    回顾2004年度的舞蹈艺术事业,真正感受到了古语所谓“国家社稷以舞见兴衰”的真切。展望未来,舞蹈还会给我们更多的震撼和惊喜,给我们更多的美之大餐。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