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舞蹈论文 >> 正文

自谈舞蹈灵感来源

时间:2006-11-26栏目:舞蹈论文

 

从人性的不同本质上谈
——艺术创造的灵感来源

    摘要: 人的生存形式决定着艺术创作的表现形式。人的世界有时很矛盾,人的行为和内在性情也很矛盾,对于人来说,处于生命两极的东西都是真实的,完全对立着的生活事实也同样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这也许就是生活本身的原来面貌。创新与守旧都是人所需要的,多样化更使人所可望达到的生存形式。

    关键词: 极端 感性 理性 灵感 状态 对抗 空间 虚无 现实 纯粹 浓烈 第二自然 沉溺 生存形式

   在现代文明中,人的理性过度发展,情感的进化却大大滞后,理性获得了至高无上的地位。他分析着、切割着世界和我们生活中的一切,他残酷的肢解着我们有机的生命。现代人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变成了理性的怪物,他们长期分析和判断,缺乏有机丰富的感情和生命感觉的圆满,看上去即智慧又冷淡。这种分析、判断、智慧、冷淡,是对于艺术、对于创造致命的弱点,为了艺术创造,就要不断的寻求新的感觉方式,开启新的的感觉之门,打破原有的感觉的世界的极限,进入生命感觉的崭新境界。艺术的生涯必将依存于感性生活,极端重视自己的感觉,对于感性生活产生一种偏好并乐与沉溺于其中,艺术的世界把创造者置身于一种非常的境地,只是获取生命的纯粹、强度和浓烈,将一切能产生强烈感觉的生活都推至极端,进行试验,并在极端上寻找它们所需要的感觉,极端是灵感的来源,即使不停的寻求各种高强度的刺激,并主动的置身于各种高强度的刺激构成的环境中,觅找新感觉,进行创造。
这种极端是创造者追寻灵感来源的途径,是属于共存共有的。当然,有些极端是不被允许我们去做的。比如说,在一些艺术家的心中,似乎只有艺术的创造才是至高无上的,一切行为都以艺术创造为终极指引,为了艺术创造,他们有权利选择任何形式生活; 他们有尝试罪恶的生活的权利,蔑视道德的权利,罪囚极致、过渡、冒险和违禁的权利,艺术之高于一切他们生活在世界上的唯一理由就是完成艺术创造的使命,其他一切都无足轻重。是的,这的确是一种灵感来源的基地,也是一种极端的方式,但他是片面的,是不可为之的,对于更多的人,这种片面的方式只是虚无的。


   当然,艺术本身就是一种常湖人理性状态的存在。艺术家便是一种与天俱来的力量,很多政治家和社会秩序的捍卫者都不喜欢艺术家的各种行为、各种极端的生存方式,在他们心中,这些极端的座位是一种理想与浪漫的力量,这种力量往往可以在芸芸众生的内心里掀起巨大的波澜,从而影响社会秩序的稳固和安定,始终是在用理想的眼光来看待生活,用理想的愿望来要求生活,用理想的方式来表现生活。现实与完美的理想相比,现实总是不完美的、有缺陷的,甚至是丑陋的。所以,有些艺术家们总有里有谴责现实、诅咒显示,有理由要求改变现实,因此,他们往往会用他们的理想是片煽起人们要求改变现实的愿望和现实生活的不满情绪,力图使维护现存秩序的人处于被动的地位。艺术家们如果可以代表着创造的力量和冒险的力量,社会本身则代表着持存的力量。创造就意味着冒险,意味着就的、现存的秩序的破坏以及新秩序和新的形式的出现;相反,持存就意味着保守、意味着旧的、现存的秩序的无条件的维持,他强调安宁稳定,反对任何形式变化,这样,创造和持存就形成了一种对抗。艺术家与社会就处于一种对立状态,射虎压制艺术的无限发展是因为,就艺术家本身的创造而言,它预示了社会的未来,但对于社会来说,艺术家的创造恰恰是对社会的破坏、颠覆,甚至是观念上的毁灭(个人见解)。这就是为什么艺术家往往不为他们同时代的社会和生活在这一社会中的大宗所接受的原因,还有的是,社会和大众在观念上尚未能达到艺术家所站的高度,但更重要的事,社会的当权者和芸芸众生的人们生活在现实之中,而艺术家生活在未来,他们的生存不属于同一时空,艺术家的生存时空是未来,所以他们总被也只能被未来的社会和大众接纳。


   当然,这些都是极端中的极端,更属于艺术家们独有的创造灵感来源,都仅限于在极端中寻找的。他也有一定的普遍性,它是每个人都关系着的一种存在。每个人进行艺术创造都得以拓展新的生命的空间、得以从新安排世界的秩序,随心所欲的制造第二自然。他讲仁义如一敞开的生存之境。在这里,中断了现实世界乏味的日常事务的纠缠,摆脱了尘世生活中功名利禄的庸俗纷争,摆脱了是我们生命力枯萎、心灵之光泯灭的存在,让人进入了诗意的硒居。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