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音乐论文 >> 正文

试论音乐欣赏教学中的音乐体裁分析

时间:2006-11-26栏目:音乐论文

  试论音乐欣赏教学中的音乐体裁分析
  
  摘要:一切文艺作品的思想内容都必须通过一定的体裁形式来表现,音乐自然没有例外。在音乐欣赏教学中,必须使学生了解不同音乐体裁的产生、发展及流传的概况,识别不同音乐体裁的性格特征和音乐表现形式,要尝试在音乐欣赏中,分辨其所包含的音乐体裁,以此为突破点,对乐曲的内容和形式作全面的了解和掌握。
  
  关键词:音乐体裁;歌曲;器乐曲;创作
  
  一切文艺作品的思想内容都必须通过一定的体裁形式来表现,音乐自然没有例外。文学、戏剧、美术、音乐、舞蹈,是大范围的文艺体裁划分。在音乐中,从总体看可分为声乐与器乐两大部分;细分可分为歌曲、舞蹈音乐、室内乐、交响乐、清唱剧、合唱、歌剧等;再往细划分,歌曲中又可分为抒情歌曲、舞蹈歌曲、劳动歌曲、颂歌、队列歌曲、叙事歌曲……我们在音乐教学中必须让学生对音乐体裁有一定的认识和把握。
  
  一、关于歌曲的不同体裁及特征
  
  1、队列歌曲,一般都具有配合行进步伐的成双节拍,节奏鲜明有力,曲调爽朗、有朝气,结构方正,句法规整。代表作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聂耳作曲的《毕业歌》、印青作曲的《走进新时代》、王莘作曲的《歌唱祖国》等都是。
  
  2、劳动歌曲,曲调质朴,节奏性强,往往与一定工种的劳动节奏相联系。句子较短,歌词中常加上衬字、衬词,如“嘿哟”.代表作有:聂耳的《码头工人歌》,我国民间流传的《田歌》、《茶歌》、《川江号子》和日本北海道民歌《拉网小调》,都属于这一类。
  
  3、抒情歌曲,指的是偏重于抒情性、歌唱性,曲调优美流畅,节奏自由舒展,表情细腻,以独唱形式为主演唱的一类歌曲。代表作有聂耳作曲的《铁蹄下的歌女》、冼星海的《夜半歌声》、黄自的《玫瑰三愿》、雷震邦的《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王酩的《妹妹找哥泪花流》和谷建芳的《那就是我》等。
  
  4、颂歌,庄严,宏伟,热情洋溢,音域宽广。代表作有刘炽的《我的祖国》、洗星海的《黄河颂》、郑秋枫的《我爱你,中国》等。
  
  5、舞蹈歌曲,曲调欢快,节奏鲜明,结构方正,适合载歌载舞。我国少数民族地区如西藏、新疆、延边等地这类歌曲特别多,例如常留柱作曲的《我心中的歌献给解放军》,用的是西藏音调,刘炽的《新疆好》用的是新疆音调,周大风的《采茶舞曲》用的是江浙一带的民歌音调。
  
  6、讽刺歌曲,歌词与曲调都比较夸张,与美术中的漫画有相似之处,曲调与语言腔调结合紧密。代表作有费克的《茶馆小调》、舒模的《你这个坏东西》、宋扬的《古怪歌》。俄罗斯的作曲家莫索尔格斯基,曾创作过一首在国际上非常著名的讽刺歌曲《跳蚤之歌》堪称典范。
  
  7、叙事歌曲,内容有情节性,歌词口语化,在词曲结合方面的要求比一般歌曲要严格,常吸收民歌、曲艺、戏曲的音调。例如遇秋、生茂作曲的《一壶水》,吸收了北方说唱音乐的写法,有乡土味。又如瞿希贤的《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是根据歌词朗诵的语调写的,曲调亲切感人。
  
  8、山歌和小调,山歌的演唱多在野外,环境空旷,不受劳动动作的限制,无所拘束地抒发劳动人民内心的感情。节奏比较自由,单调比较悠长。著名的山歌有:陕北的《信天游》、山西的《山曲》、内蒙的《爬山调》和《牧歌》、青海的《花儿》、苗族的《飞歌》等等。山歌是“山野之曲”,小调就是“里巷之曲”.山歌的发源地在深山老林,小调则是流传和发展于城镇的一种民歌体裁。小调具有较大的艺术加工,不仅反映当代的现实生活,也触及到历史题材。著名的小调如陕北的《兰花花》、《绣金匾》,东北民歌《走娘家》和贺绿订创作的《天涯歌女》、《四季歌》等。
  
  二、关于器乐曲的不同体裁及特征
  
  器乐曲从大的范围划分主要有两种形式:其一,中国民族器乐曲;其二,西洋管弦乐曲、钢琴乐曲。以音乐的体裁划分,有进行曲、舞曲、摇篮曲、谐谑曲、浪漫曲,众赞歌等。器乐曲如无文字说明,欣赏起来比较困难。音乐具有模糊性、多义性、不确定性,不同的人欣赏同样一部器乐作品常常会有不同的感受,这时音乐体裁分析可能起到开门的钥匙的作用。特别是无标题音乐,都以序曲、奏鸣曲、回旋曲、交响曲命名,不易理解。
  
  器乐曲曲式结构较为复杂,一个作品里面包含有多个体裁。我们可以看看柴可夫斯基在创作《罗密欧与朱丽叶幻想序曲》时,体裁因素是如何在发挥作用的;作曲家采用了两个音乐主题,一个是两个家族仇恨主题,一个是美丽动人的爱情主题。当两大家族械斗时,音乐中充满刀光剑影,具有快速的进行曲性质;当一对情侣谈情说爱时,音乐具有抒情曲的音乐体裁性质。而当神父劳伦斯出现时,则伴随以众赞歌的音调。虽然没有歌词,也没有人物形象出现,我们只要注意到音乐的体裁特征,就可能找到音乐的发展脉络。
  
  还有鲍罗丁的交响诗《在中亚细亚草原上》,商人队伍在一望无际的荒原大漠上行进,牧歌体裁的出现塑造了当时的场景,进行曲体裁则表现了商人队伍的形象。李斯特晚期的几首钢琴奏曲中出现过丧礼进行曲的体裁特征,说明其中有着“生还是死”的严重命题。贝多芬的《田园交响乐》中,有着明显的牧歌特征。普罗科菲也夫的《彼得与狼》交响组曲中,少年的英雄形象是伴随着进行曲体裁特征出现的,狡猾的猫的音乐中带有谐谑曲体裁特征。
  
  三、作曲家利用音乐体裁特征来创作声乐、器乐作品的成功范例
  
  作曲家写歌或写器乐曲,凡成功之作,音乐体裁大多选择准确,也有别具匠的、出人意料之外的。贺绿订的《游击队歌》用了进行曲体裁,卢肃的《团结就是力量》、黄自的《旗正飘飘》、刼夫的《我们走在大路上》、岳仑的《我是一个兵》、寄明的《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等,都是典型的队列歌曲体裁。金凤浩的《红太阳照边疆》、施光南的《打起手鼓唱起歌》、罗念一的《洗衣歌》等,都是典型的舞曲体裁。
  
  也有出人意外的例子,如刘诗召的《军港之夜》,部队题材,原应用进行曲体裁,却用了催眠曲体裁。还有在一首歌曲中综合运用多种不同音乐体裁的例子,如朱践耳的独唱歌曲《唱支山歌给党听》首句“唱支山歌给党听”,从全曲最高的音区开始喷薄而出,音调是山歌体裁。接下来,“我把党来比母亲”,旋律下降直奔谷底,属抒情体裁特征。第二乐段,“旧社会,鞭子抽我身,母亲只会泪淋淋”,运用了戏曲音乐中的哭腔。紧接下去,“共产党号召召革命,夺过鞭子揍敌人”,完全是进行曲音乐体裁的手法。如果不唱歌词,单唱曲调,思想情绪发展的脉络也是听得出来的。
  
  作曲家在创作器乐曲时,音乐体裁的选用也十分重要。我们这里就以西洋音乐中最具代表性之一的舞曲体裁而论,它可细分为圆舞曲、小步舞曲、波尔卡、玛祖卡、哈马涅拉、探戈、塔兰泰拉等,特点不一。
  
  譬如圆舞曲,主要分快速与慢速两种。特点是三拍子,节奏鲜明,旋律流畅。奥地利作曲家约翰?施特劳斯一生创作了一百多首圆舞曲,号称“圆舞曲之王”,可见他的创作风格与圆舞曲结合之紧密。又譬如玛祖卡,是波兰民间的男女双人集体舞,动作有滑步,成对旋转。波兰作曲家肖邦写了五十二首著名的玛祖卡舞曲。其特点是中速,重音落在第二拍或第三拍。德国作曲家比才,写作歌曲《卡门》时,吉甫赛女郎跳舞时,选用了哈巴涅拉舞曲体裁,是剧情的需要。
  
  也有将不同的舞曲体裁写进一首乐曲中的例子:肖邦的《A大调军队波兰舞曲》,为了塑他心目中的英雄形象,肖邦把舞曲与进行曲的体裁特征综合在一起,谱出了这首名作。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