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音乐论文 >> 正文

从音乐制品的发展看摩梭音乐的发展

时间:2006-11-26栏目:音乐论文

  从音乐制品的发展看摩梭音乐的发展
  
  一、“选择——调试——创新”的民族音乐文化发展模式
  
  近年随着旅游开发,旅游对当地文化的影响形成“开发一个,毁掉一个;开发一个,消灭一个”的形势,外来经济的进入给当地人民带来的经济收入以当地文化的流失为代价,为当地文化的发展和传承造成不可修复的伤害。本土文化的大量流失直接造成旅游项目的单一,和旅游区景点商业化,对于以旅游经济发展为主的地区,这些变化可能直接导致游客的流失,尤其以少数民族文化为特色的旅游环境中,文化的多元发展显得尤其重要。
  
  文化的多元发展,一方面,指在顾及不同文化之间的协调发展的同时,要区分不同民族文化间的特点,发掘其文化特色;另一方面,指一个文化发展内部各方面的共同发展,以保持文化框架和文化系统的稳定性,使得民族传统与现代文化能够共存,并得到发展。
  
  文化的多元化发展体现在摩梭音乐文化方面,一方面,摩梭人居住区处于多民族杂居地区,在民族文化的融合与交流的过程中,有许多与旁的民族相似或相同的风俗习惯。在研究和发展中,应该正确看待这些风俗习惯,不能否定或者独断的肯定这就是摩梭文化独有的现象,应该在对比研究中找出具有摩梭特色的风俗文化,归纳总结,提炼其精华,将其作为摩梭特色文化开发和发展;另一方面,在对待摩梭文化内部,不应该就某一方面大肆宣传,从而导致文化发展的失调。如前几年对摩梭文化中“走婚”的特有风俗的不当宣传,使得“走婚”的独特婚姻形式被从母系家庭的“家屋”制度之中剥离出来,因而造成外界对摩梭文化的误传和误解。
  
  文化的多元化发展要求摩梭文化研究者寻找到一种合适的模式以便推动摩梭文化发展和传承,笔者认为,要保持摩梭文化的健康发展和合理传承,必须遵循“选择——调试——创新”的模式。
  
  选择: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并不是所有传统都值得我们学习、传承,在选择和提炼文化传统精髓时,需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选择性的发展一些文化形式。体现在摩梭音乐文化中,就是要判断和辨识,什么样的摩梭音乐最具有代表性,并深层发掘其历史文化价值,而不应该仅仅将研究停留在对形式的探索和追求新意的层面上。这一过程需要学者在了解和尊重摩梭文化的基础上,寻求摩梭人族群内部传统观念与现代社会观念的切合点,开发出其理论价值和理论意义。
  
  调试:一个民族文化的独特性及其价值在得到证实之后,必然经历传统与生活质量的改善之间的斗争,其矛盾核心在于:如何在保证其生活质量的同时保持传统的延续?在文化旅游区,旅游经济在毁灭传统的另一面,也能够推动传统文化的发展和传承,我正确的选择和理论指导下的旅游经济发展投资策略,能够促进传统文化的常态发展,从而形成文化与经济之间的良性循环。如《西部女儿国》的成功推广,就是在正确的经费投入管理下,对摩梭音乐文化的良性推动,促进摩梭音乐发展,创造了摩梭音乐重生和发展的良好土壤。
  
  创新:创新的过程就是文化再生产。在对民族文化的保护与传承的问题上,经过多年研究,提出过建立综合的民族传统文化保护区及在这些保护区内推行教育如双语教育、鼓励老一辈培养新的传承人等有效建议,但是,如何施行始终是难以解决的困扰,当文化已经成为暮年之翁时,怎样传承是文化保护中极其重要的一个问题。答案已经揭晓:在创新中实现文化再生产。但是,如何让文化再生产又成为了新的问题。体现在民族音乐的传承与发展上,如何看待和评价舞台的再创造,舞台的再创造和传统的冲击和对抗是最显著的问题。在摩梭音乐中“啊哈巴拉”音乐形式的研究上,我们可以看到,音乐传承的主体,音乐艺术文化再创造,必然将回归到摩梭文化的土壤之中,只有将“啊哈巴拉”的音乐形式放回到摩梭人的文化中去,它才具有生命力,也才具有重生和发展的可能性。因此,在文化再生产的过程中,文化传承主体应该本着“以人为本”的观念,对文化系统进行综合保护,将摩梭音乐回归到摩梭文化土壤中去,尊重摩梭人的审美观念和发展观念,才可能促成摩梭音乐的文化再生产。
  
  二、摩梭音乐在“选择——调试——创新”模式中的发展
  
  从摩梭音乐到摩梭音乐人的形成,虽然音乐作品屈指可数,但还是能够看到他们的努力和巨大的进步。摩梭音乐由柱开始由别人创作、别人演唱,发展到用别人的方式创作、用别人的方式演唱,再发展到摩梭人自己演唱自己的音乐,到目前的自己创作、自己演唱、自己出品、生产自己的摩梭音乐人,摩梭音乐正在以它独有的方式获得新生,以其独特的风格和形态得到发展。
  
  摩梭音乐由最初的有摩梭元素的“摩梭音乐”发展到具有“摩梭音乐人”,虽然他们的作品还比较少,也比较单一,但这些作品确实具有摩梭人的音乐特征。
  
  经过二十年的旅游开发,摩梭人从“被商业”到主动开发、利用商业,从不习汉文到运用文字和法律保护自己的文化土壤,从不懂音律到能够演绎并创作音乐,摩梭人经历了“被讨论”、到“参与谈论”、到“主动阐释”的过程,却依然能够在旅游经济开发区保存完整的摩梭文化和摩梭母系社会形态,并且在音乐方面,开始主动去寻求,主动创造,虽然在传承和发展中,他们会失去很多,但他们完美的完成了传承过程中“选择——调试——创新”模式,形成了文化再生产的趋势,这是在古老大地上发出的稚嫩幼芽,总有一天能够开出绚丽的民族之花。近年来由于现代流行音乐的冲击,摩梭男女在追赶潮流,时髦上不甘落后,他们的视听正被诸如《两只蝴蝶》,《老鼠爱大米》等电子网路音乐所充斥,曾经陪伴过先辈们度过艰难或快乐岁月的摩梭传统音乐,那些闪光的旋律,如今很难在新生代的心灵深处激起涟漪。
  
  我们所担心的“消失的摩梭音乐”即摩梭音乐原本存在的状态在新音乐的冲击下不再被演唱,但这并不能代表摩梭音乐的消亡,而是一种新生。在文化的再生与重构中,文化的传承中没有任何人可以有“原生态”,全球化不一定会消灭多样性,全球化的进入使得泸沽湖产生另一种多样化,这种多样化并不意味着泸沽湖摩梭文化被同化和灭亡,而是以一种新的方式获得更大的发展。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