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音乐论文 >> 正文

威尔第与《茶花女》

时间:2006-11-26栏目:音乐论文

威尔第、贝里尼、多尼采蒂可以说是浪漫主义时期意大利最为著名的三位歌剧作曲家。而这其中属威尔第的功绩最高。贝里尼和多尼采蒂虽然也作有非常优秀的作品,但是作为前辈,他们的创作的顶点对他们来说,来得太早,当他们分别创作了《梦游女》和《拉莫摩尔的露西亚》之后,仿佛创作思想一下枯竭了一样,再也没有为世人献出出色的作品。但是,威尔第却不同了,直到1893年威尔第80岁的时候,他仍然写出了《法斯塔夫》这样伟大的作品。他的一生都可以说是创作高峰!
而《茶花女》更是世人最为喜欢,直到今天都被经常演出的经典剧目之一。
 《茶花女》是威尔第所作的一部三幕歌剧。剧情选自法国作家小仲马的同名小说。并由意大利脚本作家皮亚韦(1810-1876)撰写脚本:巴黎名妓薇奥莱塔为青年阿尔弗雷德•阿芒深厚真挚的爱情所感动,毅然离开了纸醉金迷的社交生活,与阿芒去乡间同居,靠变卖首饰过着纯洁而幸福的生活。阿芒的父亲乔治欧坚决反对儿子和妓女保持这种不光彩的关系,在他的逼迫和请求下,薇奥莱塔为了顾全阿芒的家庭声誉和个人前程,决定牺牲自己的幸福,忍痛与阿芒断绝关系,返回巴黎,重操旧业。阿芒收到薇奥莱塔的告别信后,以为她变了心,盛怒之下,在巴黎社交场中狂赌,然后将所赢得的金钱向薇奥莱塔掷去,当众羞辱了她。薇奥莱塔受到致命打击,从此一病不起,但为信守诺言,始终没有向阿芒说出真相。乔治欧为薇奥莱塔的人格所感动,向阿芒说明内情。但当阿芒来到薇奥莱塔身边时,她已奄奄一息。阿芒含泪向她忏悔,然而为时已晚,死神终于从阿芒的怀抱中夺走了薇奥莱塔年轻的生命。
  在歌剧的开场,就是一个社交场内举办的宴会场景,也就是在这场宴会上,阿芒向薇奥莱塔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向她唱起了“一个幸福的日子”(Un di felice eterea)——一首使薇奥莱塔深深感动的歌。
  在宴会结束,客人们都走后,薇奥莱塔完全陷入了遐想,她的心在今天第一次为一个英俊青年所打动。“他也许是我渴望见到的人”(Ah, fors’e lui)这首咏叹调就是在这时从薇奥莱塔的内心所流淌出来的。
  这一首咏叹调大致有五个段落组成。第一乐段充满了薇奥莱塔对自己感情的疑惑。共有四个乐句,以降A大调开始,中间,两个乐句分别经过A-a. C—F的调性转换,最后一个乐句到了f小调上,句句都是自己无法理解,为何阿芒的歌声至今仍回绕在自己的耳际。这一段落,伴奏主要以乐句间补充为主,旋律短而简洁。这是一个充满问号的段落。
  第二段落是一个abab结构的单乐段结构,主要在f小调上,中句穿插降A大调。这一乐段是薇奥莱塔分析自己内心,也许她得到了自己的答案,正如歌中所唱:“他也许是那喧闹中,我这颗孤独的心灵渴望见到的那个人,他多么可信可亲,他多么细心谦逊,来询问我的病情,燃起我新的热情,唤起了我的爱情……”
力度时而弱,时而强,仿佛是薇奥莱塔为阿芒所打动,想起他的举动,连呼吸都急促起来一般。在一个8小节的乐段补充之后,进入了第三个段落。
第三个段落薇奥莱塔再不控制自己的感情,她完全沉浸在爱的美好感觉中。在这一乐段,薇奥莱塔不断重复着在宴会时,听阿芒对自己唱的曲调,那句“怀着爱情在悸动”(Di quell’ amor ch’e palpito)的曲调。一遍又一遍,她越来越激动,并在第74小节出现炫技式的花腔长音。
  然而,冷静地想想,自己又是个什么身份呢?一切也许都是妄想!在第78小节,歌曲进入第四个乐段,一个宣叙调式的乐段。长长的20小节,旋律渐渐消失,薇奥莱塔渐渐地冷静下来,她又让自己的眼睛变得现实,在这样灯红酒绿的巴黎,她不相信自己会得到真正的爱情,哪怕是一丝一毫。这种现实甚至是有些让她绝望。算了,自己的生命就是这样,原本就不可能有的东西,又何苦去奢望呢?20个小节的段落,调性从F大调开始,尔后,经历了多次的离调模进(c-降E-降e-F-f)然后到降E大调上。不断的调性爬升,薇奥莱塔终于抛弃了自己的幻想。
  ……
  音乐到了最后一个乐段,一个薇奥莱塔的现实生活的段落,她把那短暂的甜蜜又抛到脑后,曲调又回到了那寻欢作乐、灯红酒绿中。这是一个段体结构。降A大调开始,第一部分为上下各8小节的规整段落。中间是一个6小节的在f小调上的一句段落,再现部分缩减为一个8小节的句子,随后的4小节补充中,出现了完整的终止四六和弦——属七和弦——主和弦的连接。整个段落气氛热烈,那是薇奥莱塔真实生活的写照。但从抛弃幻想、充满思考的第四段落到这样华丽的音乐之中又似乎隐藏着某种不安,仿佛预示着全剧的悲剧结局。
  从133小节开始是尾声,尾声包含12小节和22小节两个部分,调性均在主调降A大调上。整个尾声情绪激动,充满炫技色彩,逐渐推向全曲的高潮。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