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电影艺术论文 >> 正文

跨世纪中国电影的社会背景和文化眼光--2000中国电影现象解读分析

时间:2006-11-26栏目:电影艺术论文

尽管新世纪来临之时我们没有陷入世纪末的忧虑和狂躁之中,尽管我们对中国电影的期盼依旧殷切,但中国电影进入的2000年确是被困惑纠缠不休的一年,也是各种议论纷争而不休的一年,从创作到理论界,思考虽在,但疑惑丛生,电影艺术的出路到底在何方?中国民族电影的发展前景何在?诘问盘旋在心底。我们在世纪交替的转折口上难免喜忧参半,却还是放不下心怀高远的心思。因为2000又是中国电影潮流演变的关口,对它的回顾和对2000中国电影重要现象的探讨,也许对中国电影的未来不无教益,甚或有影响作用。


一、大势:谷底还是高潮


    考察中国电影的大势走向,不是含混不清而是基本明了,这一判断早已不是什么秘密,随着创作产量的低落,和票房陷入前所未有的减少境地,中国电影的困境是显而易见的。但也许应当说,产量和票房不是绝对的价值评判标准,那么,从发展态势抑或艺术成就而言,人们还是难以避开中国电影是落入谷底还是进入高潮的歧义纷争,随着时间的推移、21世纪的真正来临,这一争议的重要性就更多影响着对中国电影的发展和评价的判断。


    99年度中国电影的出品量和票房数是有史以来最低的,随着市场化步伐的加快,这一趋势未见减缓,国产影片的危机更加明显,延续到2000年,中国电影的走势依然没有攀高,除了《生死抉择》和《一声叹息》的较高票房之外,其它影片难得有收益,而《一声叹息》的发行方面对尽管票房可能达到1800万的现实,却为没能达到预期的买断权收益愁眉苦脸,更增添了中国电影的悲戚感。环顾这一年,进帐等而下之的影片不计其数自不必说,还能得到老百姓口耳相传的影片微乎其微也不在情理之外,倒是得奖或是较好之作既不被市场看重又不被创作界认可的现实值得思索。中国电影的确到了落潮的临界点,生存的忧思愈发严重。如果说这一年度没有艺术努力的好作品肯定不是事实,但中国电影的高潮之谈似乎还需要扎实之作的证明。在整体上,国产影片的生机活力与时代发展和人民的需要存在相当大的差距则显而易见。


    那么,如何判断这一年度的中国电影态势?一方面,承认在严峻的商业文化面前,中国电影市场前所未有的失落,导致投资与创作如履薄冰,生产成品不是束之高阁就是赔本;另一方面,各项改革措施也在出台实施,对扭转形势起着有限的积极作用,延缓着滑坡的规模化趋势。无视哪一方面都不是客观态度,过于强调某一方面也不是正视现实。比如,对青年创作群体的创作支持,对低成本影片的投入,电影电视的积极政策等等,都是值得颂扬的事实。这些措施也确实在创作中起了一些扶危救困的作用,对于创作队伍的稳定,特别对跨世纪人才的团结具有积极意义,环顾2000的较好影片也较多得益于这些举动的推动力。但问题的严重性似乎不是仅仅靠一些善举可以完全克服的。观众流失、票房低落、创作积极性不高、投资萎缩的顽症没有根本扭转,特别是电影艺术的特性和中国电影的艺术创造性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挥。目前,外在的因素已经成为中国电影极为重要的生存条件,实际上,这不仅仅是中国电影的单独问题,近年来在世界范围内,全球电影的不景气状况都大体相近。问题在于,艺术的内在魅力是电影存在的基础,中国电影发展的桎梏因素复杂而多样,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发展问题,无论是低谷论还是高潮论,都也仅仅是无力回天的议论而已。


    艺术,已经悄悄疏离电影,悲哀也就在此。时至今日,探询电影的病症,首当其冲的应是非艺术因素主宰了一切,无论是兴盛一时的娱乐片、风光一时的主流片、潜滋默长的新生代实验片,还是常规的生活片,都张皇失措多少淡忘了艺术的使命。艺术的本分是表现人类生活与精神世界的多样性,对人性世界的展示肯定是艺术最为重要的本质,如果能够充分发挥艺术家对人性世界的千姿百态的剖解,电影这一形象艺术的诱人魅力绝对会招引观众青睐。可惜在于,我们的许多电影没有了曾经鲜灵活泼的艺术朝气,追逐获奖的浮躁,迎合时潮的媚态,求取票房和投资的功利性显见突出,而人的形象和人性的多姿多彩一旦远离银幕,闪亮的影象世界就将黯然失色。试想,相当一些的电影不是教科书的翻版就是娱乐世界的浮世绘,艺术于是没有立足之地,观众自然没有垂青的必要。


    所以,争论2000电影的启示应当是尽早采取措施使失落的艺术复归影像世界!


二、分歧:WTO的恐惧与挑战


    2000年关于WTO的话题最为引人注目,加入世贸组织的风声如山雨欲来一阵紧似一阵。中国电影的WTO情节的确汇聚膨胀,成为年内集中谈论的对象。关于加入世贸协定的危机感和责任感的探讨,成为关于电影发展须臾不可缺少的核心话题之一。不用说,中国电影的世纪问题归结起来无疑是如何面对WTO的挑战和冲击,因为在这里,中国电影的内外交加的问题得以集中体现。可以肯定,对WTO问题,没有人会欣欣然期待天上掉下一个馅饼,但人们的心态却并不一致:例如,随着世纪之交的益发临近,不时有人感慨中国电影的种种危机,提出许多警醒的呼告,忧虑之心拳拳可见;更有人对中国电影进入WTO后的状况作了“死而后生”的悲壮预言,慷慨之言令人惊心动魄。无论如何,至少有一点是无疑的,即我们已经认可中国电影遇到了转折的关节口,人们都期望中国民族电影在历史的变化中更为坚定的站立起来,甩开重负,呈现独特的艺术风貌。在谈论WTO时不同行业人们的角度又各不相同:制片业更多“狼来了”的恐惧,似乎中国电影将顷刻面临灭顶之灾;放映业则更多抱有希望,20部大片的递增放开对影院收入多少是一个诱惑;理论界的切肤之痛并不深,但隔岸观火的感觉还是造就种种不一的看法。显然现状并不叫人乐观,但有一个奇特现象却值得玩味深究,即理论界不少人对WTO的到来有某种幸灾乐祸的感觉,这源于他们内心深处对中国电影现状的不满和失望,于是,入世的冲击不定就是他们期待的改变现状的良机。这里的合理性呈现为歪打正着,却值得深思。


    WTO问题的表面是“外敌入侵”的不可名状的忧虑,但其实却是“内患揭开”的很可担忧的恐惧。就外患而言,许多担忧集中在中国电影生产创作和市场的失落上。恐惧论者感到中国电影的地盘将很大程度为好莱坞侵占,的确,由于加入世贸组织后国外影片从现在的每年十部分帐“大片”增加为20部并逐年递加,逻辑的推想就是中国电影自身将没有立足之地。但实际上这一过程是渐进的,中国电影的回旋余地并非没有。问题似乎又和若干年前引进国外“大片”相近,当伴随市场变化,进口大片不期而来时,许多人惊呼“狼来了”的抗拒声,中国电影第一次开始批量引入票房分帐的高投资国外和港产新片。现在看来,大片现象的最初出现,客观上刺激了电影市场,激活了观影的社会热潮,营造出商业运作的新型方式。同时,也不可免提高了观众对观赏的要

求,更加速了对不适应百姓要求的创作品的市场淘汰速度。当然,引进大片的问题也不少。但大片进入中国既是改革开放无法回避的现象,也是中国电影变化的助动力,尽管当时非议颇多,但某种意义上大片对中国电影激起的紧迫感和对于电影艺术走向的确产生了影响,至少,对于电影如何处理好观赏效果和艺术价值的关系是有启示意义的。


    至于对中国电影市场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好莱坞觊觎中国电影的庞大市场的商机是肯定的。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开放和准许外国电影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