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电视艺术论文 >> 正文

论夏衍电影剧作的现实主义价值

时间:2006-11-26栏目:电视艺术论文


中国电影的历史是时代变迁造就的阶段递进的历史,与艺术的演进和时代人心的起伏息息相关。在形成中国民族电影传统的轨迹中,在追寻中国电影重要阶段的标志性作品中,夏衍电影创作是不可忽略的重要存在。本文正是从梳理中国电影的历史进程、放眼时代风潮的起伏变化中考察夏衍电影的价值与意义。
谈论夏衍的电影剧作,和通常意义上的创作研究不同,因为夏衍创作已不是孤立的作家创作,他的作品包容了远为广泛的时代风潮和历史机缘,就历史价值而言,他是一个时代潮流和历史发展要求的代表。在中国社会重要历史转折阶段,夏衍以其出色的创作成为中国电影的标志性存在。
夏衍电影创作的价值主要体现为中国现实主义艺术的倡导和丰富化。现实主义电影是中国电影影响最为深远的一个重要传统,在中国电影近百年历程中,只有20世纪80年代的第五代电影的“影像美学”运动可堪比拟,夏衍在倡导和推动中国电影现实主义运动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一生最为优秀的剧作都是与现实主义精神紧密联系的。
一倡导之功
现实主义是一种创作方法,也是一种观察社会、理解人生的思想方法,而在美学形态上则与纪实美学互为体用。在中国电影的发展演变中,第一个成为具有历史美学价值的就是20世纪30年代的现实主义电影。但现实主义的出现却和时代潮流与左翼倡导密不可分。从时代发展的背景来观照,20世纪20年代中后期中国电影曾有一次比较兴盛的“热潮”,在电影数量与电影类型上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舶来的新型“娱乐”艺术从简单模仿、缺乏影响力到开始有了自己的市场位置和艺术号召力。不过,这种“热潮”对电影本身而言固然难得,却只对社会起了某种观赏作用,也只是被人们认可为一种新的玩意。整个20世纪20年代风云迭起的社会浪潮,在电影的表现、观念和电影人的创作上都没有明显的呼应,反倒是避世的情绪、追逐商业利润的本能、制造功利风潮的热情直露而明显。所以,20世纪20年代电影的创作风貌对于整个中国电影的发展而言只能算是初级阶段,或称之为初期中国电影的简单阶段,独立品格的中国电影发展还有待来日。20世纪30年代才是中国电影的第一次兴盛与高潮时期。因为,从简单的散乱形态到较为严整的电影形态,从没有独立的美学价值到初步奠定自己的美学轨迹,20世纪30年代中国电影才是第一个重要的电影阶段。认清这一背景,对于理解以夏衍为代表的左翼电影运动和现实主义电影价值具有重要意义。
夏衍电影的出现和20世纪30年代中国电影价值相联系,具体体现为:
(一)在电影形态上,中国电影在短短几年间跨过了从无声电影到有声电影的阶段,在无声影片与有声影片发展的时期内,无声电影达到成熟,出现了经典之作,如《神女》等;有声电影从初萌迅速跃进到兴盛阶段,产生了相当精致的重要作品,如《马路天使》等。于是,中国电影与世界电影第一次相接近。在这里,夏衍电影经历了无声电影到有声电影的转换,无论是形态探索还是思想价值的呈现,夏衍电影都成为20世纪30年代中国电影高潮中的重要一员,在《狂流》、《春蚕》、《上海24小时》、《风云儿女》、《压岁钱》等创作中,夏衍电影鲜明的时代特征构成了左翼电影重要的组成部分。
(二)在表现内容上,20世纪30年代中国电影开始触及社会生活现状,现实内容代替了神异古怪与荒诞热闹的娱乐内容。人生疾苦、人民受压迫的激愤得以正面展示,电影第一次呈现出呼应时代精神与民心企盼的愿望,中国电影的艺术创作思想较商业赢利、投机功利观占了上风。这里,夏衍电影特别具有先锋和引领时潮的价值。《狂流》被公认为中国电影现实主义方向的探路石,它的时代意义无疑是反拨商业时潮、改变旧有价值体系、倡导变化时代的先进思想,中国电影从此踏入了现代历史的正途,中国电影的进步方向也得以确立。
(三)在艺术形式上,20世纪30年代中国电影自觉地追求艺术创新,明显地借鉴吸收世界电影优长,探索民族化的表现形式,电影技巧有了巨大的进步。叙事的流畅,造型表意的手段都有了长足进步,民族风格的呈现令人欣喜,一些思想内容和艺术质量都很成熟的影片标示着中国电影迈入了新的时期。夏衍电影的艺术追求,突出反映了艺术进展和创新的步伐。《狂流》的纪实风格,《春蚕》的冷静表现,《上海24小时》的独特结构等,显示了开拓努力的成效。30年代中国电影艺术创造力的新生面的拓展,和夏衍为代表的新人介入有直接关系。
(四)在创作方法上,改变了较为单一的思路,不断丰富发展,并容纳了丰富多彩的内涵,多样的创作方法保证了中国电影整体形态之中呈现出变化的色彩,对外来电影创作方法的多方吸收,使中国电影已不再是戏剧创作的附庸和孤守一隅的茶楼戏院的娱乐品。以夏衍等人为首的左翼电影把现实主义从思想观照实践为电影艺术创作的主流方法,并且以丰富的实践成果确定了中国电影的坚定不移的创作主潮。
(五)在整体社会形象上,中国电影基本摆脱了与世无干的消闲地位,树立起影响世道人心的文化角色,改变了艺术末流的被漠视状况,强化了有独立位置的艺术形象,中国电影已经站在了社会改造的前沿位置,从20世纪20年代避世逃逸变为入世应时,呼应时代政治的使命感从此与电影密不可分。这其中,夏衍等人的左翼电影运动起了巨大作用。
二引领之力
夏衍剧作的价值如前所述,是开拓发展了一个新的电影创作时代,但更为重要的还在于,他以毕生的实践活动,为中国电影现实主义的传统深化与形式变革迈出了坚实的步伐,人们不仅从理论倡导,更从优秀剧作的成就中,看到了不同时代电影扎实、新鲜的面影。
这应当从对时代风潮的热烈应和与成熟作品的昭示作用两个方面来剖析。
(一)应和时代风潮
夏衍电影始终和时代的风云变化息息相关。在上一世纪,无论是民族矛盾剧烈爆发的20世纪30年代,还是社会主义革命平稳发展的20世纪50年代,他的创作都构成时代要求的艺术代表,在他的笔下,艺术与时代的联系密不可分。典型的是20世纪30年代的创作。
20世纪30年代是中国电影发展的重要阶段,探讨中国电影的发展轨迹,没有比这一时期更为典型而富于代表性的了。对时代社会的外部因素如何影响、制约电影的发展,时代风潮如何激励、左右电影艺术的变化,都可以通过这一时期的电影现象来透视。夏衍电影的产生就是根源于这一时代的风云变化并创造出反映时代潮流的出色之作。探讨夏衍电影不能离开时代背景。
20世纪20年代末期中国电影曾经在时代的变化面前遁入商业投机的路途,武侠片可以说是在既无奈又不满时政状况下电影转而赢取商业利润的例证,走入末路则是神怪片的盛行。当电影以近乎疯狂的方式逐风追浪炮制低劣的作品时,它的末路也就在预料之中了。20世纪20年代的时潮一方面败坏了原本基础不牢的国产片艺术,另一方面则加速了观众的疏离和反感。20世纪30年代的政治风云则再一次以强大的力量使电影改变方向。这是一个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尖锐化的时期,在这个特定年代的背景下,不断对中国电影在创作心态、题材选择影响很大,而且对电影的方向、立意与艺术形式的影响也极为深刻。夏衍电影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呼应时代的要求而孕育产生。
在夏衍电影中,没有忽略剧烈的阶级压迫和尖锐的民族矛盾,抵御外敌的强烈激情、强化抗敌御国热望的民族心声,都成为剧作的基本构架,从《狂流》、《春蚕》、《上海24小时

》到《风云儿女》、《压岁钱》,纷纭变化的时代风云扑面而来,迥别于20世纪20年代的动荡岁月、人生悲苦、斗争图景占据主角,中国电影沙砾般的时代气息弥漫在银幕中,真实人生成为中国电影的支撑点。夏衍电影为历史勾勒了真切的面影,在某种意义上也为中国电影铺就了现实斗争的基础画图。
谈论夏衍电影不可忽略的是和左翼电影运动的联系。
20世纪30年代中国电影取得的杰出成就,新时潮的出现,都和左翼电影运动有直接关系。左翼电影运动又是造就中国电影重要传统的基础,而夏衍无疑是左翼电影运动的杰出代表。
一个时潮的改变要有大的时代氛围做背景,同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