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电视艺术论文 >> 正文

论电视剧的戏剧性

时间:2006-11-26栏目:电视艺术论文

耐心的精神,所以许多作品都显得虎头蛇尾,开头精彩,到后面就变得拖沓了,某一集还可以,整体来看就成了一盘散沙。我们不妨拿戏剧《雷雨》和电视剧《雷雨》做一比较。戏剧《雷雨》总共四幕,在前三幕中,自然气氛是:天色越来越阴沉,空气越来越憋闷,家里的窗户不能开,一切都令人窒息。人间气氛是:主人公之一蘩漪对周萍由抱着一丝希望,想要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他,到最后彻底绝望。人间的气氛与自然界的气氛在这里形成一种象征关系。到最后,蘩漪彻底绝望,终于歇斯底里地爆发了,于是一场乱伦悲剧被揭露出来,人们纷纷走向死亡,自然界的雷雨也终于下了起来,荡涤了人间的一切悲欢离合。前面三幕蓄势,到最后达到高潮,使作品极富于结构的张力。但在电视剧《雷雨》中,这股子张力却完全没有了,就像一个气功师不幸漏了气一样,电视剧一集集地叙述的过程中把这股子气全给漏掉了。在这里,这场雷雨不是到最后在高潮处落了下来,而是动辄就下一场。有这么多的雷雨,观众胸中也就没有什么可替剧中人物感到憋气的东西存在了。事实上到作品结尾处,也早已没有什么让观众惊心动魄的高潮了。人物不是像原剧作一样含羞抱愧地走向死亡,而是依照好死不如赖活着的原则继续苟活了下去,只蘩漪一个人扣响了扳机,也死得不值得了。一部电视连续剧不能形成一个有机的结构整体,不能使整部作品气脉贯通,就无法不断地维持与加强观众的心理紧张,直至走向全剧的高潮并释放这种紧张,因而也就得不到应有的审美享受。
由此看来,电视剧并未弱化戏剧性中的冲突性,相反,它还对戏剧冲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戏剧性的第三种涵义是指偶然、巧合等技巧性因素。
戏剧与生活的不同之处在于,生活是在时间中流动的,它无始无终,而戏剧的时空则是被封闭在文本之中,成为一个自足体。戏剧要成为一个自足体,就必须把其中的故事编织得紧凑而完整。用劳逊的话说,戏剧就是去掉沉闷乏味的时刻的那部分生活。在这个意义上,纯粹的写实就意味着戏剧的破产。“无巧不成书”,成书就难免巧合与偶然。曹禺的剧作《雷雨》正是因为把偶然与巧合的因素用得恰到好处,所以成为一个历演不衰的名剧。莎士比亚的名剧中也充满了巧合的成分。
电视剧既然是剧,也就少不了偶然与巧合的成分。电视剧《牵手》中,夏晓冰偶然结识的朋友王纯恰恰是她姐夫的情妇,她先是对王纯找了个有妇之夫大加赞赏,认为她很勇敢,接下来终于发现这个情夫竟然是她的姐夫时,心中的那份难过就更增加了一层,观众也瞪大眼睛来看这场戏如何收场;钟锐与王纯幽会,恰恰被来找王纯的夏晓冰给撞上,于是,一个赶忙掩饰,一个疑惑不解,又唱了一出好戏;王纯买油条时被宰,是老乔的爱人路见不平,帮她说话,后来王纯偏偏和老乔成了同事,偏偏租了老乔家的房子住;何涛与夏晓冰就要结婚时,偏偏偶然在割除包皮的小手术中出了事故,大喜一下变成大悲;出事的原因又是因为姜医生和夏晓雪相知被老婆骂得心神不定。于是,姜医生心中万般歉疚,夏晓雪不知所措,夏晓冰则有苦难言。正是一个一个的偶然与巧合编接起一出戏,使生活中的沉闷乏味的时刻成为富于戏剧性的时刻。
不过,戏剧虽然是一种封闭于文本中的叙事游戏,但这个游戏要玩得好,玩得让人相信,又要与文本外的生活相似。偶然必须是蕴含着必然的偶然,巧合必须符合生活的逻辑。出乎意料之外,还要入乎情理之中。如果没有真实感相伴,观众就无法进入剧情,就无法借助自己的生活经验对戏剧中的故事做出判断。电视剧《澳门的故事》也是自觉地运用偶然与巧合来编结故事的,但它没有能够照顾到作品的真实感问题,没有把巧合与真实统一起来,所以剧作就充满了匠气,化巧为拙了。比如剧作的最后,许梦飞的一个女婿已经离了婚,却偏偏远远地从葡萄牙来到澳门负责机场建设;另一个女婿原来以为在唐山地震中死了,却偏偏远远从天津来到澳门机场建设投标;失散多年的外甥女张媛也阴差阳错地来到澳门为其舅舅治病;更为残忍的是,表姐妹俩竟然爱着同一个人;许梦飞的外孙偏偏又是学航空的,而且也到澳门来负责机组。飞机第一次向内地试航时,机舱里坐的,几乎都是许梦飞家的人,以致观众都恍然以为澳门机场是许梦飞的私人企业了。一些荒诞剧、浪漫剧、闹剧中,巧合设置得匪夷所思是可以的,因为那种剧作体裁的规范就是离奇与荒诞,但在正剧中,观众却要借助生活的逻辑来理解剧情,不顾作品的真实感去编结巧合的情节,去创造戏剧性,结果只能失掉戏剧性。


上一页  [1] [2] [3]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