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艺术理论论文 >> 正文

新时代陶瓷人物绘画的民族情结

时间:2006-11-26栏目:艺术理论论文

  新时代陶瓷人物绘画的民族情结
  
  景德镇,这座具有千年制瓷历史的文化名城,在长期探索、继承、创新中创造出了流光溢彩的陶瓷文化,演绎出了惊艳天下的文化艺术奇葩。景德镇艺术陶瓷成为具有中国独特文化特色的艺术瑰宝。随着时代的进步与发展,历经一代又一代陶瓷艺术工作者的探索与研究,在陶瓷表面利用不同的釉料和艺术手法达到一种新的美的境界,赋予了一方水土独有的陶韵瓷魂。
  
  陶瓷人物绘画作为艺术陶瓷的一个门类,在岁月的长河中留下了深刻的时代烙印。走进新时代,陶瓷艺术工作者一边继承着传统精华,一边进行着富有开拓性的探索与思考,深入生活、提炼生活,把新时期人物景象与和谐盛世融入陶瓷人物绘画创作中,用瓷质的美和独特的个性语汇讴歌着时代,从而形成了一种鲜明的时代特色,富蕴浓郁的民族情结,翻开了陶瓷人物绘画的新篇章。
  
  一、民族情结在陶瓷人物绘画中的表现
  
  民族情结,是艺术家有意或无意地在作品中集中表现出来的民族自我意识。在长达数千年的陶瓷历史文化中,形成了深邃的内涵和丰厚的积淀,而这份内涵与积淀植根于中华民族的人文土壤,自然闪耀着中华民族的光芒。民族情结是如何在陶瓷绘画艺术中表现的呢?笔者认为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表现在创作态度上。艺术是象征着人类情感的形式的创造,说到底也就是情感的表现。情感属于个性,表现什么直接取决于创作者的态度。“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是著名诗人艾青的名句。同样,在陶瓷人物绘画领域有着许许多多的艾青似的陶瓷艺术工作者,他们立足于本土的、民族的文化传统,结合景德镇特有的陶瓷文化资源,既没有重复古人也没有照搬西方,在传统文化面临现代西方文化冲击的文化情境中,保持着中国文化的自觉和自信。如清代的唐英、近代的珠山八友等,他们把毕生的精力放在陶瓷艺术的传承与创作中,从而留下了一件件不朽的陶瓷艺术作品。
  
  二是反映在作品的思想内容中。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形成了独特的民俗风情、文化语言、审美情趣、价值观念与人文情怀。无论是文学作品还是绘画,都深深地烙着民族之印。作为中国艺术门类之一的陶瓷人物绘画艺术,同样如此。仙佛罗汉、帝王君杰、宿世人物、高逸雅士、才子佳人、绮罗仕女、市井杂流、妇孺婴戏等形象都出现在陶瓷装饰人物绘画题材作品中,处处闪耀着中华民族之光,作品具有丰富性、多样性,使艺术的百花园姹紫嫣红、美不胜收。
  
  三是表现在创作风格和创作手法上。像国画一样,陶瓷绘画艺术在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中,形成了其特有的表现形式与绘画语言和创作手法,无论在工艺上还是在表现形式上,陶瓷绘画艺术都具有浓厚的民族特色。如青花的淡雅、粉彩的温润、古彩大红大绿的热闹,都在瓷质的韵律上流溢着中华民族的内在气质与品格。在创作风格与手法上,有的是中西绘画手法兼容,有的与民间剪纸、版画相结合,或者借鉴国画手法,使陶瓷人物绘画艺术作品具有浓厚的中华风情。
  
  二、新时代赋予陶瓷人物绘画的新内涵
  
  新中国成立以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国家富强,人民富裕,中华民族以独立的人格与顽强的毅力重新傲立于世界东方。同样,陶瓷艺术的发展也进入了一片新天地。现在,一股带有浓郁中华民族文化气息的“风”已在世界范围内刮起,并在西方文化阵地中开辟了一片新天地,为西方社会带去了非同寻常的东方情调。同时,一些中国的艺术家在短暂追慕西方现代艺术的余晖后,认识到割裂民族传统、逃避社会现实的作品已经失去了读者,只有找到本土艺术的根基,才能培植出民族艺术的参天大树。于是,他们在艺术领域展开了回归深广厚重的民族文化土壤的寻根之旅。
  
  两相比较让我们看到,国家与社会的发展为艺术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同样,和谐盛世赋予了陶瓷人物绘画民族情结以新的内涵。笔者从事陶瓷艺术创作30余年,对此感悟颇深。现结合笔者的创作,谈谈新时代陶瓷人物绘画的民族情结。
  
  “母子情”系列作品是笔者陶瓷人物绘画艺术的代表作品,它的诞生缘于笔者的一段特殊经历。2000年,笔者以陶瓷艺术家的身份代表景德镇到马来西亚进行艺术交流,一待就是4年。在这4年的异国时光里,笔者亲身体验到了海外游子的生活、工作、追求和希望,尤其是华人华侨对祖国母亲的眷恋,希望祖国更加繁荣昌盛,他们那股强烈的热望深深地感染、打动了笔者。笔者体会到:这是孩子与母亲之间的真挚、淳朴与热切之情。回到景德镇后,笔者以自己的陶瓷艺术语言,创作出了“母子情”系列作品。
  
  笔者在“母子情”系列作品中,打破了传统人物装饰手法,大胆吸收中国版画、民间剪纸的人物塑造方式,运用集粉彩、古彩、新彩为一体的工艺技法,勾勒出江南村妇朴实无华、清纯秀丽的情态和东方女性的典雅庄重、雍容含蓄之美。更是借此表达笔者对和谐社会与美好新时代的讴歌。
  
  伴随着时代的不断进步,笔者相信,在陶瓷艺术的百花园里,将会有更多反映时代特色与民族特色的陶瓷人物绘画新作品争奇斗艳,因为民族的才是永恒的。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