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艺术理论论文 >> 正文

西方目录学史:发展历程与基本文献

时间:2006-11-26栏目:艺术理论论文

【内容提要】本文在简要介绍西方目录学的定义和发展历程之后,从对重要学者的研究、目录学协会的发展和传记性著作这三个角度,综述了西方目录学史研究的文献发展情况,是对西方目录学史研究文献发展的一个简要总结。
【摘 要 题】社科信息事业史
【关 键 词】目录学/西方目录学/文献综述
【正 文】
    1西方目录学的定义和发展历程
    1.1西方目录学的定义
    在英语中,目录学被称为bibliographical(bibliographic)studies或者study of bibliography。1797年《大英百科全书》第三版收录了目录学这个词条,从此目录学作为一个术语,进入了西方学科体系。[1]在西方,目录学最基本的定义就是“对于印刷材料(printed material)系统性的描述”。“当描述一本书的物理特征,研究某一本书的版本流变,或者钻研一份报纸的历史,都可以说是从事目录学的研究。”[2]
    西方目录学主要有以下四个分支:[3]
    (1)列举目录学(Enumerative Bibliography):是指对文献,或者各类型文本的列举,产生目录、书目以及类似的检索工具。
    (2)分析目录学(Analytical Bibliography):主要研究书的制作过程,尤其是其物质材料的物理特征,即纸张、类型、构成、装帧、装订、手稿说明以及作者的标记,还包括写字间(scriptorium)和印刷作坊的工作活动。分析目录学的目的之一就是理解书的物质生产过程怎样作用于文本(text)(此处“文本”指的是以纸张为载体的具体内容,以下同。)的特性和状态。
    (3)描述目录学(Descriptive Bibliography):是指通过一种标准的格式描述图书,包括对书的版式、构造进行规范的描述。这对于手稿和早期的印本书来说是尤其重要的,因为这一类书的任何一本,都可能是该书所记载的内容的单独的一种版本。可以看出,描述目录学既是分析目录学的产物,也对分析目录学有所贡献,尤其是从标准化这个角度。
    (4)版本目录学(Textual Bibliography):是指对文本的现存状态进行考订,尤其是通过考订文本现存的版本,分析分别由哪些责任者(作者、编者、排印者、印刷者)对某一个版本负责。版本目录学是版本研究的一个重要部分。
    1.2西方目录学的发展历程
    西方目录学发展到今天,形成这四个主要的分支,主要是与其目录发展的历史紧密相连的。西方书目的历史可以从古希腊的书目一直追溯到公元前7世纪尼尼微(Nineveh)的Sennacherib图书馆的泥版书目,而且早在公元前5世纪时希腊喜剧诗人就已在其著述中首先使用了书目(Bibliography)一词。[4]
    随着古代罗马帝国的没落,古希腊罗马文明被中断,欧洲进入黑暗的中世纪。在中世纪古代大型图书馆被收藏基督教书籍为主的、规模极小的修道院图书馆所代替,整个中世纪目录是记录登记修道院图书馆藏书财产——称为财产目录,著录不规范,分类粗糙。比如,穆斯林八世纪科尔多瓦的皇家图书馆的目录,每本书只列出书名和著者。回教大型图书馆的藏书目录是按类编制的,同一类书常常按书籍到馆顺序排列。因此这种目录近似于按类编排的财产登记簿。[5]
    而西方现代书目的发展实际上是从文艺复兴,尤其是从德国人古登堡发明铅活字印刷术以后才开始的。西方目录学家一般认为西方的现代书目始于早期的印刷商张贴在其店铺门口用于招徕顾客的广告目录(List),而最早的印刷书籍广告目录可能是印刷商Heinrich Eggestein、Johann Mentelin或Pecer Schoeffer在1460年代所发行的广告目录。虽然这种目录在当时仅仅只有一页,且是单面印刷,书目记录能达到二三十条,但是,它却具有重要的意义。西方的现代书目从一开始便是纯粹的商业产物,也就是说,其使命乃是为了推销产品和招徕顾客(或者是为读者服务)。后来,一地的印刷行会为了确保印刷商对其所出书籍的垄断,要求各印刷商向行会登记其出版物,再由行会统一公布,于是出现了早期的登记书目。在书目的出版上,由于书目著录的对象不是一地的藏书,而是层出不穷的出版物,所以,印刷商必须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广告其出版物。于是,早在1560年代西方就已经出现了现行书目——定期出版的书目。
    德国是最早在西方推行印刷术的,因此书业最为发达,书目事业也随之兴旺发达。自16世纪中叶起,德国印刷商和书商为了拓展书籍贸易市场,便开始利用宗教节日的机会在德国乃至欧洲各大都会兴办定期的大型出版物交易会(如春季的复活节书市、秋季的米迦勒节书市等),其中尤以法兰克福和莱比锡两地的这种书市最为著名。为了书市的需要,官方和私人都出版了专门的书目,这种书目就是在世界目录学史上闻名遐迩的Messkataloge(权可译作“书市目录”)。因为Messkataloge能较全面地定期揭示德国的出版物,所以它被公认为是世界上最早的现行国家书籍总目(the complete current national bibliographies);尤其重要的是,它直接推动和影响了整个西方的国家书目的发展。
    从上述西方书目发展的历史可以看出,在19世纪以前,西方的书目基本上都是列举式目录(Enumerative Bibliography),主要是将关于各种文献的信息汇集成为一个有逻辑的和有用的编辑物,是工具性的书目,其使命在于纲纪群籍,提供完整的书目信息。正如Neal Harlow所言“书目的最高目的乃是通过不断的积累,为全世界提供各国文献的完整书目记录”。
    然而,从19世纪开始,由于莎士比亚戏剧研究日盛,整理英美文学遗产之风气开始兴盛,在整理典籍的过程中,一批学者开始把文学著作作为“物质实体”(physical evidence)来研究,通过揭示文献的物质形式特征,如纸的特征、版式的特征、铅字的特征等等,来精密、准确地鉴别和描述文献。这后来就形成了西方目录学的其他重要分支:分析目录学、描述目录学和版本目录学。
    2关于西方目录学史研究的文献综述
    在西方国家,目录学研究主要是指分析目录学、描述目录学和版本目录学这三个领域,统一成

为“实体目录学”(Physical bibliography)。虽然目录活动有着悠久的历史,但是目录学的研究在西方却是从20世纪初开始才成为一门学科。列举目录学,虽然不是目录学研究的主要对象,但是在目录学的发展史上也有着重要的地位,一部分西方目录学家对此也作了一部分研究工作。比如乔治·施耐德(Georg Schneider)的《目录学的理论与发展史》(Theory and History of Bibliography,由Ralph R.Shaw翻译,1934),德尔多·倍斯特曼(Theodore Besterman)的《系统性目录学的发端》(The Beginnings of Systematic Bibliography,第三版,法语,1950),阿尔钦·泰勒(Archer Tay

[1] [2] [3] [4] [5]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