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艺术理论论文 >> 正文

中国现当代文艺札记

时间:2007-11-14栏目:艺术理论论文

题记:它们原本来自于我在不同时间阶段对于各种不同的文艺作品和文艺本身的思考和领悟。我本想不做任何修整就拿来发表,还打算随时胡乱添加,让它们变的更为杂乱无章。但我后来还是想到其实并不能如此草率为之,那不是对待我所应当要尊重的文艺本身的正确态度。

                                 一

                                  1

    样板戏《白毛女》影响了一代人,并给予了那一代人其所简单概括的解放前的地主形象。当年《白毛女》确实代表了广大农民的普遍的要求革命的心声和愿望,这也是《白毛女》在当年能够被广泛接受并受到热烈欢迎的缘故。

    然而,在后来所谓文革的社会运动中,不分青红皂白,一切地主都被打倒。很多人借机发泄私人仇愤,更多的人只是携带对于旧社会的简单的不满情绪,以至很多世代仁义为善的解放前的地主随之成了比白毛女更可怜的受害者,冤屈仇愤无处申报。虽然后来很多文革中的受害者都先后被归还在文革中所失去的和被夺去的房产,但历史所给予他们的伤害却是永远无法弥补的。

    -------实现审美价值并不是《白毛女》的创作初衷。

    -------那是一个文学被广泛曲解的时代。文学竟成为社会运动的催化剂或助推器,成为政治宣传的一种手段,而非一种实现审美价值的艺术。

                                  2

    中国不会产生罗兰.巴特或德里达;或者中国将产生不止于一个罗兰.巴特或德里达,但他们将默默无闻.法国人有着尊崇文学本身审美价值的传统观念 集体心理意识和个人热情.而中国人即便受到很多的专业教育和训练并有着很深的学术造诣,也常常要以批改学生作文的的思维惯性来审视文章.

    无疑,写作者是承担不起改变大众审美习惯的责任的,结果也只能是曲高和寡而不为大众理解并同样埋没了自己的才华.毕竟在法国,罗兰.巴特或德里达也并不为大众广泛理解接受.

    在大众尚不能领略罗兰.巴特或德里达式官吏写作的优越之处时,很多罗兰.巴特或德里达式的写作者已经开始改变和调整自己的写作方式来适应迎合大众的审美习惯与审美趣味.这种妥协是大众与写作者之幸或不幸?这个问题是我要问一问的.如果罗兰.巴特或德里达对于这种写作方式的坚持是正确的,那后来者对于这一种写作方式的坚持也是正确的。

    学院派意味着其文字与大众接受理解能力的背离,意味着一种与大众广泛沟通方式的割裂,意味着一种自我选择的自闭和一个小团体中的相互唱和。罗兰.巴特或德里达是属于学院派的学者,但却不属于学院派的作者。在我看来,他们的文学作品更应当为大众广泛接受并理解。

    在我看来,好的文学作品就应当是罗兰.巴特或德里达式的,好的文学作品并没有什么形式可言。好的文学作品本来就是随意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