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美术论文 >> 正文

徐钢:画尽沧桑都自然

时间:2012-4-29栏目:美术论文

徐钢:画尽沧桑都自然
  
  作者/刘阳
  
  70后艺术家缺乏如前辈人激烈的人生冲撞,但在他们看似平淡的生活中,生存所给予的不确定性因素,却也给他们提供了许多理性审视生活的机会。他们以一种怀疑色彩的眼光审视并反思生活中既定了的价值判断。
  
  本期始,我们的视角将有意关注一些尚在"路上"的青年新锐——
  
  他们在社会发展过程中,不知不觉的成长起来,略带些回忆和憧憬:他们是艺术界新生代的主力军,是中国中青年画家的中坚力量,他们在这个崇尚个性的时代散发着自己独特的艺术人格魅力,以他们的实力向我们展示了中国书画事业正在蓬勃发展的潜在实力。
  
  徐钢
  
  1978年生于苏州东山
  
  1993年师从亚明先生学习中国画
  
  2002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
  
  2002年至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任教至今
  
  ……
  
  文字刘阳
  
  徐钢的家离他任教的南京艺术学院不远。一个不算太新的小区,绿化项目却异常的好,那些有年头的繁茂绿木惹得不知名的莺雀从眼前飞过,留下一道嘹亮的声线。有阿婆聚在楼下晒太阳,唠嗑,脚边欢跑着一只土狗:偶尔有自行车悠然穿过,很有人情味的市井。楼栋保安问我去住何处,我说采访,他有点意外,想来并不知道这楼上任了位年轻的画家。
  
  徐钢现在的身份是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国画专业教师,十年的教学生涯,让他青春的脸庞上多了沉淀和从容。他的教学方式轻松、重在沟通,循循善诱,在学生眼里,徐钢更多的是像一位兄长。一起背起行囊去寻山问水,写生自然,当传统的纸上文本步入自然的真境,心胸的开阔自当摆脱了程序的束缚:临摹,是徐钢教给学生的第一课,循序渐进中扶植个性,期间一起探讨绘画技巧;甚或是闲时聊聊生活随想、看一本书、一部戏的心得……他珍惜这份难得的师生之谊,学校相对简单的环境也让他有更多时间安静,潜心作画。"安静"是徐钢生活的关键词,一如他的画,古典俊逸,沧桑中带着坚定的从容。 (范文网 www.fwsir.com) "安静"是徐钢口中的禅修,定心。心不定,则不画。他的方法是,自己泡一壶功夫茶,"快冲慢品"嘬一口那苦中有甘的滋味,和自己的心灵说说话。
  
  徐钢的家是套不大的两居室,中式兼台现代的装修,稳重大气。画室里缓缓地放着评书,没错,是评书。徐钢说自己早巳习惯了边画画边听评书,那苍老持重的声音不疾不徐的萦绕在屋里,不禁想起有友人评价徐钢"长着青春逼人的脸,却怀旧质朴,像一位民国走来的老画家",我算是意会了。
  
  屋子里的陈设无一不在静静地宣告主人的身份,笔墨纸砚、墨迹未干的画作,墙上古朴雅致的挂饰和恩师亚明早年的画……画室(书房)不大,徐钢不以为意,面积大小并不重要,得让人静的下来,得让人舒服,徐钢称之为"气场好"的画室。
  
  ——采访小记
  
  画家徐钢,1978年出生。这一年是平年,农历马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了改革开放的新时期。这一年,报纸,广播上铺天盖地的"如沐春风",这股春风吹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彼时:就在苏州东山,一个小生命的到来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平凡而真实的幸福。
  
  徐钢的童年生活是在东山镇上,书载:山十七,坞二十五,湾二十和泉十,名胜古迹甚多。三万六千顷的烟波太湖,偎抱小镇四周,青山如黛,良田绵延,花果琳琅;青梅,红橘,枇杷、杨梅,白果……飞红点绿,布满山坞。又盛产名茶,曰:碧螺春。
  
  东山镇银杏树很多。若是十月金秋,值银杏收获季节,很多人家都在庭前院后清洗银杏果,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臭味。老屋就掩映在大片的金黄下。这是徐钢童年记忆中的色彩,绚烂而纯粹。同样大面积的色块还有青灰色的群山,那山,烟雨蒙蒙之时,是浸润了忧伤的淡淡灰色;阳光明媚之时,是明朗的青色。徐钢喜欢看四季更替的色彩,喜欢涂写画画。相比同龄的孩子,他更能"坐得住",而后来,这个看似简单的"坐得住"成了师傅亚明收他为徒的条件之一。
  
  学画记:一拜是终身
  
  亚明于上世纪50年代开始致力于中国画的研究与探索,他的山水,人物画在中国画坛独树一帜。亚明倡导艺术创作要以人民、生活,传统三者为师和"笔墨当随时代",并成为中国画坛重要流派——新金陵画派的中坚推动者和组织者。1960年,亚明带领江苏省国画家跨越祖国山河二万三千里,进行写生和创作,后以《山河新貌》画展在北京举行,实现了中国传统山水画在创作思想上,表现手法上的一次历史性变革,在中国画坛产生了意义深远的影响。
  
  晚年的亚明由南京迁居苏州东山,在那里潜心对中国画理法作深入探源,再求更高的领悟和发展。这多少有些隐居的性质。他在东山完成了多幅巨制长卷,并以水墨之新法花十载之功创作历代罕见的大型山水壁画近20幅。-近水山庄"是亚明在东山的家,在村中曲折深处,泥径宽仅尺余,时髦的汽车是断不能开进的,颇有"文武官员到此下马"味道。进门即是一个苏州园林风格的花园,花园不大(较之苏州名园),也不小(较之时下民宅),有回廊起伏,甚至有亭翼然……院中有壁画数幅,是亚老A住东山后多年所绘,尤以前院集中,壁画顶天立地,高、阔皆数米。都是些名山大川,或奇险,或壮丽,或雄浑,气象万千。府上有一匾,亦是亚老自书,曰:"读书,写画,听雨,饮茶,种瓜,观云。"此般境界,夫复何求。
  
  那时候的东山镇,来了这样一位文人雅士,自然引起了不小的"议论"。都知道这园子里住了位画家,画山水写乾坤,风雅的很。
  
  徐钢的父亲自是也听说了。父亲是个地道的农民,泥水匠。在乡下,哪家要起房子修院子,都会请他去。父亲一直觉得人这辈子得有门手艺,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