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电影艺术论文 >> 正文

电影《天下无贼》语言的语境分析

时间:2012-8-4栏目:电影艺术论文

电影《天下无贼》语言的语境分析
  
  作者/李文芳
  
  电影《天下无贼》是一部颇具影响力的作品,其经典语言在民间也广为流传。这部以“贼”为主角和主要情节的电影,却命名为“天下无贼”,观众在质疑的同时,也就进入到了各种特殊的语境中。语境是运用语言进行交际的环境。语言受语境的制约,言语表达者如果忽略了语境,其语言就可能产生歧义或是处于游离状态,交际双方无法准确获取对方的信息,可见语境在言语交际中是不可忽视的。本文就是站在语境角度,对电影《天下无贼》中语言的精彩片段做语境分析,来指明打造一部成功的电影作品,角色语言的精彩是重要条件。
  
  一、共同的目的形成“天下真的无贼”的语境
  
  陈望道先生在《修辞学发凡》一书中说道:“我们知道切实的自然的积极修辞多半是对应情景的;或则对应写说者和读听者的自然环境、社会环境……或则对应写说者的心境并写说者和读听者的亲和关系、立场关系、经验关系以及其他种种关系……”电影《天下无贼》中的傻根儿是一个淳朴至极的农民,他坚信“天下无贼”,于是这个淳朴的有点儿傻、有点儿缺心眼儿的小伙子在火车站高喊“喂!你们谁是贼啊,站出来给俺老乡看看,你们谁是贼啊,站出来给俺老乡看看!怎么样?没贼吧!”开始了“天下无贼”的旅程。因为傻根儿坚信“天下无贼”,所以他一路上对谁都不设防,他所有的和钱有关的语言都在解读着“天下真的无贼”。
  
  原本长期为“贼”的王丽,因为要做母亲了,怕遭报应,想为孩子积点儿德,拜佛后决定行善。当她遇到淳朴善良的傻根儿后,她不仅浪子回头,还要保护弱者,决定帮他坚定这个“天下无贼”的信念,于是她和傻根儿谈到有关钱的话题时,一点儿都不透露火车上“有贼”的事实,她的语言在和傻根儿朝着一个目标交流,就是“天下真的无贼”。
  
  王薄加入到“天下无贼”的语境中来是非常不容易的。作为一个“贼”中高手,原本是不理解傻根儿的,所以他表明自己的观点:“他凭什么不设防啊?他凭什么不能受到伤害?凭什么?是因为他单纯啊?他傻!你为什么要让他傻到底?生活要求他必须要聪明起来。作为一个人,你不让他知道生活的真相,那就是欺骗。什么叫大恶?欺骗就是大恶。”但是王丽在保护傻根儿这个问题上是不容置疑的,所以王薄非常生气,他又表明自己的观点:“你是贼,做一万件好事也是贼,你这辈子翻不了案了,下辈子也别想翻案”,“好人不是好当的,扒你三层皮,都是轻的”,这句话为最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在王丽的感召下,也出于对未出世孩子的一份责任,王薄最后还是加入到了保护傻根儿的行列中,其语言也就真正进入到维护“天下无贼”的语境中来了。正是共同的目的,使得电影在惊心动魄的情节后,王薄以生命为代价维护了傻根儿的信念——天下真的无贼。
  
  语境中所谈的目的是指说话人表达的目的。在言语交际过程中,几乎没有无任何目的的语言表达,有时看起来是很随意的表达,也往往包含着表达者对交际对象亲近的心理愿望,交际目的明显或精心设计语言以达到某个目的就更容易理解了。表达者的目的有时是外显的,就是说直截了当地表达某个意思,傻根儿便是个典型人物,他坚信“天下无贼”就可以了,还要大声喊出来强调一下,王丽这个言语接受者能根据他的语义内容判定他的目的和愿望;有时表达者的目的可能隐含在语言中,并不明显,甚至会让人感觉到语言和目的不存在关系,更含蓄的表达会顾左右而言他,电影中的黎叔和画像警察的语言都有类似表达,这就需要交际对象明白对方的思路和动机,明白言语交际的目的。
  
  二、以黎叔为首的团伙引出了“盗亦有道”的语境
  
  电影《天下无贼》中的黎叔是个反面人物,也是个充满个性的人物,虽身为“贼首”,语言却紧跟形势,甚而引经据典,颇有些哲理,违法犯罪的过程中不见狰狞,倒多了些智慧,给人一种“盗亦有道”的感觉。
  
  电影开始黎叔一出现就语出惊人,“21世纪什么最宝贵?人才!”“这次出来一是锻炼队伍,二是考察新人,在这里我特别要表扬两个同志,小叶和四眼。他们不仅超越了自己,也超越了前辈。”如果不了解黎叔的身份,这些话似乎和“贼”没什么关系,更不知道是贼的行话了。电影中黎叔说的“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引自元,高明《琵琶记》第三十一出几言谏父;“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引自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在《王风》集中,题为《黍离》。这些话从黎叔的嘴里说出来太不同寻常了,表现出了“贼首”的语言功力。在电影中,黎叔被捕前和其他人物进行语言交流时,似乎没有谁能战胜他的气场,这个贼势力中老谋深算的“元老”级人物,在向所有的人传递着一种信息“认赌服输”“跟谁斗都玩得起”。在黎叔遇到打劫的一伙人时,更有惊人之语,“我最烦你们这些打劫的了,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语言中透出的是清高和傲慢;“黎叔不高兴,后果很严重”,黎叔在失利后居然还和对手调侃,这些语言使得黎叔这个形象非常丰满。
  
  黎叔团伙中的人,和黎叔交流时都是非常在意“道”上的规矩的,尽管黎叔也有“有组织,无纪律!”和“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的感叹,但给观众的感觉是这个组织整体上管理还是严格的。虽然黎叔的话带上了导演的意图,但从语境的角度看,“盗亦有道”的语境是突出的。
  
  语境中研究身份,是在研究表达者所处的地位。不同身份的人说的话一定不一样,同一个人不同身份时说的话也会有差别,黎叔的身份就制约着他的语言。黎叔在剧情中接触到不同身份的人,他自己和对方的关系也随之变化,其结果就是黎叔的语气不断的变化。“什么是正确的语言,这要看什么场合适宜于说什么话和说话人(或写作者)是什么身份。如果你要在交际中达到最大的效果,那么你就应该怎么怎么做——如此说来,语言的正确似乎成了有条件的规定,而不是绝对的规定。但是人们使用语言进行交际时,他的责任就是要进行有效的交际,他使用的语言应该始终切合相应的场合。因此语言的正确最终是绝对的规定。”
  
  三、庄谐倒置的语境
  
  作品语言中的“庄”和“谐”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