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艺术论文 >> 音乐论文 >> 正文

蒙古族音乐“三宝”在电影中的作用及其传承创新

时间:2012-12-27栏目:音乐论文

  蒙古族音乐“三宝”在电影中的作用及其传承创新
  
  陈大炜
  
  (齐齐哈尔大学音乐与舞蹈学院,黑龙江齐齐哈尔161006)
  
  摘 要:蒙古族音乐“三宝”是蒙古人通过自然、生活运用智慧创造的音乐财富,是蒙古人的骄傲;蒙古族的特色音乐与现代影像手段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有机体——电影;通过音乐在电影中的作用,让我们认识到蒙古族音乐文化在传承创新中存在的问题。
  
  关键词:长调;马头琴;呼麦;电影
  
  中图分类号:C958.1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4-4922(2012)05-0155-05
  
  提起电影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它就存在于我们生活的环境中。电影又称映画,是由活动照相术和幻灯放映术结合发展起来的一种现代艺术,是一门可以容纳文学、戏剧、摄影、绘画、音乐、舞蹈、文字、雕塑、建筑等多种学科的综合艺术。在这种艺术形式里,音乐所占的比重不可忽视,我们常常会被电影中的主题音乐或是背景音乐所感染,甚至在电影结束后,继续寻找这份感动。近年来,随着我国电影事业的蓬勃发展,一批又一批反映民族题材的电影不断问世,在这些电影中,反映蒙古族题材的电影可谓独树一帜,深受好评。蒙古族作为马背上的民族,他们崇尚雄鹰,世代以游牧为生,在广阔浩淼的草原上创造了丰富多彩的音乐文化。马头琴、长调、呼麦作为蒙古族的三大音乐遗产是蒙古人的骄傲,只要提到蒙古族,人们就会想到这“三宝”。当民族音乐和电影这一传媒手段结合在一起时,产生的视觉效果是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和广泛探索的。
  
  电影这一艺术形式从最初产生之日起,到今天不过短短几十年时间,但它对整个人类的影响是深远的。从默片到有声电影,可以说音乐在其中一直扮演着幕后英雄的角色。由最初的一架钢琴发展到一个乐队,再到今天运用高科技的数字音乐设备进行电影音乐的创作,这些无疑都在向我们说明,音乐在电影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可谓是缺其不可。但在一般人的眼中,音乐只是电影的配角,这和电影的诞生是作为纯粹的视觉艺术和电影艺术本身的商品化性质有关。与音乐相比,电影艺术的历史实在是太短暂了,真正涉猎电影音乐创作的大音乐家也是屈指可数的。伴随历史进程的加快和飞速发展的时代,使得这一情况发生着改变。音乐的常见手法已成了电影创作的时髦语言,例如“重复”、“排比”、“意境刻画”,等等。“电影中的各种艺术手段诸如色彩、线条、影调等造型因素,各种非理性表现的探索,意识流的捕捉,都向着一个共同的目标——电影,这种综合艺术的最高境界音乐化转变。”电影和音乐已经成为了一个有机整体,呈现不可分割的业态,在蒙古族电影里体现得尤为突出。蒙古族音乐“三宝”在电影中起到了突出人物鲜明特色、表达人物内心情感、烘托背景气氛的重要作用。
  
  一、突出人物鲜明特色——长调
  
  “长调”蒙古语称之为“乌尔仃哆”,原意为“宫廷之歌”,是指专门为盛会、宴会及各种礼仪活动准备的歌曲,具有严肃性和崇高性。依据传统,“乌尔仃哆”必须经过王公贵族或长辈的准许,方可在“祭敖包”和“那达慕”等仪式上演唱。长调的起源时间无从可考,但“可以确定的是在16世纪时(明朝),长调的风格趋于成熟,辽阔自由的音乐风格基本确立,这为以后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长凋的演唱特点是气息圆润饱满、强弱交替、节奏自由,其中最典型、最具艺术特色的技巧是“诺古拉”的运用。“诺古拉”汉译为“颤音”或“装饰性华彩音”。如果从专业技巧角度来说,“诺古拉”比较难掌握,可是如果你骑在一匹白色骏马身上,合着马蹄的节奏,随着马鞍的颠簸,气息便会波动,这样自然就唱出装饰音“诺古拉”了。
  
  蒙古族人能歌善舞,人人都会演唱长调,而长调又是蒙古族反映游牧生活的牧歌式体裁。其内容非常丰富,有描写爱情和娶亲嫁女的,有赞颂马、草原、山川、河流的,也有歌颂草原英雄人物的,生动地反映了蒙古社会的风土人情。由著名蒙古族导演哈斯朝鲁执导的电影《长调》,是描写歌唱家其其格为了实现梦想和支持妻子梦想放弃兽医工作的丈夫巴图,离开草原来到北京之后,丈夫意外不幸遭遇车祸身亡,其其格因为过于悲伤而失声无法再唱长调,进而重新回到草原,最终通过老额吉的鼓励找回声音和活下去的勇气的故事。影片全片都围绕着长调这一蒙古族民歌展开,利用长调来突出人物的鲜明特色。
  
  影片有两条主线:其中明线是其其格想找回她失去的长调和生活的勇气;暗线是老额吉为小驼羔到处寻找母驼喂奶。明线从最开始通过其其格演唱的长调,来表现人物意气风发、向往更广阔的舞台,到突遭失去亲人失声的打击,影片试图用长调这种音乐表现形式来刻画、突出人物。影片中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暗线,即老额吉的长调《劝奶歌》。画面中,老额吉那苍凉、颤抖、饱含情感的类似于说唱的长调《劝奶歌》深深地打动了每位观众。这时的演唱技巧已经完全被忽略了,留下的是对老额吉所代表的蒙古族人文精神的一种敬意。失去儿子的悲伤没有体现在流泪上,而是用长调进行了完美的诠释。没有什么大情大爱,只是一位普通的蒙古族人面对恶劣的自然条件和生离死别时的人生态度。这也反映了蒙古族人HJ乐观的人生态度面对生活、面对未来,这种坚忍不拔的精神也可以被称为长调精神。
  
  二、表达人物内心情感——马头琴
  
  马头琴是产生和流传于蒙古族的一种拉弦乐器。“琴首刻有马头,马头的形象不一,有的与马相似,有的则具有鲜明的夸张色彩和制琴人的个人特色。”蒙古语称“胡兀尔”、“莫林胡兀尔”(马头胡琴),在东北地区的呼盟、哲盟称作“潮尔”,汉语叫做“马头琴”。关于马头琴的来历,草原上一直流传着一段美丽哀婉的传说:“传说草原上生活着老牧人奥其尔一家三口,全家人唯一的心爱之物就是一匹英俊高大的枣骝马。一天,草原上要举行‘赛马’大会,夺冠者将会和部落首领的女儿成婚。老牧人的小儿子骑着枣骝马夺得了第一名。但授奖时,首领竟然绝口不提许配女儿的事情,却让手下把枣骝马牵来。首领骑上枣骝马后,箭一般地飞奔出去,老牧人非常生气,吹了一声口哨,只见枣骝马听到主人的哨声,立刻把首领从马背上摔了下来。首领大怒,命众弓箭手齐射箭,一刹那,枣骝马身中数箭向家的方向跑去。夜晚,枣骝马终于用尽了所有力气返回了老牧人的家,倒在地上死去了。老牧人为了纪念枣骝马,用它的骨头、马尾和皮做成琴,每天带在身边。每当想起枣骝马时,就会演奏此琴。自此,第一把马头琴就这样在蒙古草原上诞生了。悠扬哀婉的马头琴声回荡在寂静的草原上,仿佛是枣骝马的阵阵嘶鸣。”在蒙古草原上,马头琴是一件神圣的乐器,每诞生一把都要举行隆重的仪式。人们把精心制作的马头琴恭敬地放在桌子中央,用洁白的哈达盖上,接着司仪、主人和来宾向马头琴鞠躬致敬,再举起斟满奶酒的金杯,高声朗诵祝词。仪式结束后,牧人开始举行试奏音乐会,人们伴着马头琴优美的音色载歌载舞。“这是草原上一段古老文化的遗风,同时也更加深刻地说明了马头琴在蒙古人民心目中的崇高地位和割舍不断的依恋。”
  
  1998年,由蒙古族导演塞夫麦丽丝夫妇指导的影片《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在国内囊括了金鸡、华表等众多奖项后,同年在美国费城国际电影节荣获故事片金奖。这部影片在当时的国内电影界,可谓响起一声惊雷。在美国大片当道的时代里,我们国家自己培养的导演,用民族的视角展现了一位伟大的历史人物。“影片中万马奔腾的场面,因为声画造型意识的自觉而更为恢宏壮观,金戈铁马的战斗因为蒙太奇手段的加工而更加生动变化,一气呵成的镜头气韵与好莱坞似的零度快速剪辑相互补充,使其场面和动作更加具有节奏感、更加具有旋律感。俨然是我们中国制造的大片。”本片中有太多令人难忘或感动的地方,但从音乐角度了解这部影片,片中的背景音乐总在恰当时机倾泻流出,以表达人物的内心情感。当铁木真还是少年时,为了平息部族之间的战争需要被送到翁吉拉布当人质。当晚阿妈用牛奶给铁木真洗澡,这时马头琴音乐以其恰似人声的音调出现,配合着画面,表现阿妈对年幼孩子的依依不舍和对未来无尽的担心。马头琴曲受民间音乐影响很多,可分为“悠长歌”和“短歌”两种风格。其中,“悠长歌”以其自由的散板节奏,形成悠长、细腻、深沉和非对称型的审美风格。“短歌”是蒙古族最古老的音乐形式,具有简练的节奏、明确的旋律及结构形式。在各种蒙古族重大节日或活动场合,都会听到情绪欢快、节奏明朗、结构短小、句法整齐的短歌形式的马头琴曲。马头琴曲与蒙古族民歌中的长调和短调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马头琴是作为一种乐器来替代人声的情感表达。在电影中,马头琴以类似长调的自由旋律,更深一层地表达人物阿妈的内心情感,每一个揉弦、按音都是阿妈内心的挣扎和苦痛。在影片的上半部分,相同旋律的马头琴音调反复出现了三次,每次都是表现阿妈这个人物丰富的内心情感。影片的下半部分,再一次出现了马头琴的旋律,这时的铁木真已经成年,在经历了失去部族、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以及为了生存亲手杀死亲弟弟的人生挫折后终于振作起来,决定夺回乞颜部汗位时,他用敬爱的阿妈作为人质,借兵打败了蔑尔乞人。铁木真送别阿妈时,女声长调与马头琴交相呼应,这时我们可以把女声长调理解为母亲,马头琴理解为铁木真,两者通过琴声和人声,表达母子二人不忍分开、期待重逢的心情。马头琴的音色清透、委婉,可以描绘辽阔的草原、奔腾的骏马、呼啸的狂风、欢乐的牧歌等等,在影片《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中主要用来刻画人物深刻的内心情感。
  
  三、烘托背景气氛——呼麦
  
  “呼麦是蒙古族特有的一种演唱方式,同时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被称为‘天籁之音’的演唱方法”,一个黑人去看恐怖片,结果把脸都吓白了是人声所能达到的最高极限,就连时下最流行的“海豚音”都无法与之媲美。呼麦这种艺术形式,在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叫法。(www.fwsir.com)比如,在蒙古国称为“喉咪”,在俄罗斯联邦图瓦共和国称为“呼麦”,在中国新疆地区称其为“浩林潮尔”或“呼麦”,而在内蒙古锡盟北部一带称其为“潮尔”,据专家考证,“呼麦一词其实是鄂温克语”。呼麦的发声方式主要是依靠喉咙发出“喉音”,这种发声和美声发声方式是相悖的。如果单从普通声乐角度来讲,它是违背科学的发声方法的,是在“声乐禁区”中游走歌唱。呼麦的神奇之处还在于,它是由一个人完成多声部的演唱,其中包含基音和泛音。这种音响效果除一些乐器可以达到外(有的乐器甚至完成不了),其他任何形式都无法完成,更何况是声乐演唱了。呼麦运用喉咙和口腔的完美配合,创造出了震惊世界的一门艺术形式。2009年10月1日,中国蒙古族的呼麦被选人世界非物质遗产名录,这是国人的骄傲,同时也在时刻提醒要保护传承这份即将遗失的艺术遗产。关于呼麦的产生,在我国古代史书典籍中,大量记载的千古之谜“啸”就是现在俗称的呼麦。在春秋战国时代,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等古籍文献中,都可以清楚地了解到喉音艺术“啸”的基本概貌。这样算来,“呼麦的产生年代大致可以推算到两千年前”。与此同时,民间还流传着这样两种传说:一是古代蒙古人在深山活动,见河汉分流、瀑布飞泻、山鸣谷应,动人心魄声闻数十里,便加以模仿,遂产生了可以演唱多声部的演唱方式。二是古代蒙古人在战争开始前,必高声歌唱潮尔合唱,以鼓舞士气,胜利后也会尽情宣泄,狂热歌舞。于是当各种声浪混杂在一起时,就产生了飘渺的泛音。古人就模仿这种声音,久而久之便形成了呼麦的雏形。笔者认为,呼麦的产生无论有几种说法,但它一定是古人在生活实践中结合大自然的景象,经过长期探索创造出来的一种留给后世子孙的宝贵财富。
  
  《蒙古王》这部电影,是由哈萨克斯坦、蒙古、俄罗斯、德国四个国家历时四年联合拍摄的。它分别在中国、蒙古、哈萨克斯坦等国取景,耗资1500万欧元,导演为俄罗斯人谢尔盖。波多罗夫。影片主要描写成吉思汗早年为统一蒙古的征战生活,整个影片气势磅礴、恢弘大气地展现了一位历史英雄人物的坎坷经历。影片一开始的音乐就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一定会好奇这种似乐器、似人声的声音,到底是什么音乐?初听起来好像只有一个声部,仔细听来又不止一个声部的旋律在进行,二者契合得天衣无缝、完美无缺,尤其低音声部是那么的苍劲、浑厚、有力,为接下来的故事发展烘托背景气氛,这种音乐就是蒙古族引以为傲的音乐“三宝”之一——呼麦。
  
  呼麦因为历史悠久,发声方法特殊,会演唱的人曾一度失传,所以一直以来都披着神秘的面纱,鲜有人知。配合着呼麦的音乐,故事以倒叙的手法展开。在这部影片中,呼麦演唱作为背景音乐出现的次数很多,都是为了营造和烘托气氛。在铁木真被古通古斯王国买去做奴隶时,呼麦的声音把氛围烘托得极为屈辱。听着呼麦那时而高亢时而低沉的声音,观众好像感受到了人物的屈辱与不甘。在这种情绪中还隐藏着一种隐忍的民族精神,这种暂时的忍耐是为未来的胜利做好铺垫。片中的一位红衣僧人,也给大家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当他手持铁木真的信物独自一人踏上茫茫沙漠的未知路,替铁木真去寻找妻子孛儿帖救援时,呼麦的声音在背景音乐中出现,其效果是烘托僧人一心想保住寺庙、保住内心虔诚信仰的执着。影片最后结尾处,依然运用了呼麦的音乐来烘托铁木真历经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最终成为统一蒙古草原的可汗,成为一代名垂千史的英雄成吉思汗。
  
  四、蒙古族音乐“三宝”的传承创新
  
  中国是拥有5000年华夏文明史的历史古国。很少有人知道中国的音乐历史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