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医学论文 >> 临床医学论文 >> 正文

广泛性焦虑症的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效果观察分析

时间:2006-11-26栏目:临床医学论文

  广泛性焦虑症的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效果观察分析
  
  广泛性焦虑症的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效果观察, 分别在治疗前和治疗第2、4、6周末评定评定疗效和药物的不良反应,并加以整理,现总结分析如下。
  
  广泛性焦虑症(general anxiety disorders,GAD)是一种对日常生活事件或想法持续担忧和焦虑的综合征,患者往往清楚地认识到这些担忧是过度和不恰当的,但是不能自控。它是一种慢性疾病,是最常见的一种焦虑障碍[1].它的基本特征为广泛化且持续的焦虑,不局限于特定的外部环境。症状高度变异,但以下主诉常见:总感到神经紧张、发抖、肌肉紧张、出汗、头晕、上腹不适。患者常诉及自己或亲人很快会有疾病或灾祸临头。这一障碍在女性更为多见,并常与应激有关,病程不定,但趋于波动并成为慢性[2].该病病程长且较少自发缓解,易复发,治疗期一般不宜短于半年,应接受长期治疗,疗程建议为12-24个月,对于一些症状控制比较困难的病人,可以维持用药3-5年或更长,甚至终生[3].他给患者造成精神上的痛苦非常大,也使部分病人社会功能受到损害,生活质量明显下降。因此,笔者回顾性分析了46例广泛性焦虑症患者的临床资料,将之分为观察组23例和对照组23例,观察组为采用中西医结合疗法的患者资料,对照组为单纯采用西药疗法的患者资料。疗程均为6周,用汉密尔顿焦虑量表(HAMA)和药物副作用量表(TESS), 分别在治疗前和治疗第2、4、6周末评定评定疗效和药物的不良反应,并加以整理,现总结分析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观察组23例广泛性焦虑症患者中,男9例,女14例,年龄18——56岁,平均年龄36.8岁,病程1——4年,平均病程2.2年;对照组23例广泛性焦虑症患者中,男8例,女15例,年龄19——58岁,平均年龄37.2岁,病程6个月——4年,平均病程2.1年。两组患者均采用中国精神疾病分类方案与诊断标准(CCMD-3-R)中GAD的诊断标准[4],汉密尔顿焦虑量表(HAMA)总分≥15分,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D,17项)总分7分,两周内未使用抗焦虑药或其它精神药物,并且在性别、年龄、病程、病变程度等方面,经统计学检验处理,差异无显着性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治疗方法: 对照组:患者服用氟西汀或帕罗西汀每天20mg,阿普唑仑每天0.4——1.6mg,患者通常使用其中1种或两种药物,根据病情做具体调整,疗程6周。
  
  观察组:在使用对照组治疗方法的同时使用中草药进行治疗,采用辨证论治,内服中药汤剂。基本方药:当归12g,白芍12g,柴胡10g,茯苓12g,白术12g,甘草7g,郁金12g,生地12g,枣仁12g,远志12g;钩藤10g,菖蒲12g.如伴有食欲不振,嗳气频繁,加神曲、代褚石;肝气郁结,气郁化火加丹皮、枝子;时时呵欠,坐卧不安,加甘麦大枣汤;气血虚弱,头晕乏力,加党参、黄芪。用法:每日1剂,水煎,早晚分服,疗程6周。
  
  2结果
  
  2.1疗效标准:按照中华医学会神经精神科学会拟定的4级标准。①痊愈:HAMA减分率75%;②显着进步:HAMA减分率50%——75%;③进步:HAMA减分率25%——49%;④无效:HAMA减分率25%.
  
  2.2两组治疗后疗效比较:两组患者经过6周治疗后,观察组与对照组临床疗效相当,而不良反应观察组明显少于西药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3讨论
  
  3.1广泛性焦虑症临床表现:①精神性不安:患者经常或持续存在无明确对象或无固定内容的恐惧、担心、紧张和害怕,常有恐慌的预感,整天心烦意乱,仿佛不幸即将降临在自己或亲人的头上,但没有明确的指向性,因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惶恐不安而苦恼。伴有易激怒、对声音过敏、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下降等表现。②运动性不安:常见搓手顿足、来回踱步或不能静坐,小动作增多。常有肌紧张症状,如头痛,表现为顶、枕区的紧压感;肌肉紧张痛和强直,特别在背部和肩部;手有轻微震颤,精神紧张时更为明显。另外有不安宁、易疲乏。③躯体症状:植物神经功能以交感神经功能亢进为主,如口干、上腹不适、恶心、吞咽困难、胀气、肠鸣、腹泻、胸闷、呼吸困难或呼吸迫促、心悸、胸痛、心动过速、尿频、尿急、阳痿、性感缺乏、月经时不适或无月经,此外还可有头昏头晕、出汗、面色潮红等。④过分警觉:表现为惶恐,易惊吓,对外界刺激出现惊跳反应;睡眠障碍,常表现为不易入睡,入睡后易醒,常诉有恶梦、夜惊,醒后恐惧。
  
  3.2在祖国医学中,广泛性焦虑症属神志病范畴,是临床常见病和多发病,其内容可见于“郁证”、“不寐”、“烦躁”、“善恐”、“惊悸”等病证中。中医认为,肝藏血,调节血量,为阴中之少阳,性喜达,主疏泄,关系着全身气机的活动。此外,肝藏魂,而魂与精神情绪的调节有关。正如《辨证论治研究七讲》指出:“魂的作用就是人体在心的指挥下所表现出来的正常兴奋或抑制作用。”可见,作为人体的“功能阈”,肝具有调和机体各项机能作用,使之勿太过和不及。如果肝的疏泄失常,则血液得不到正常分配,人体的各脏腑组织器官、筋脉、肌肉就得不到滋养,易疲劳困乏、肌肉紧张;郁而化火,甚至风阳上扰则出现易激惹、出汗、头重脚轻、颤抖、头晕、头痛;母病及子则心神不安,出现坐卧不宁、心动过速;木火刑金或肝气犯肺则出现呼吸急促或困难,横克脾胃则出现上腹不适、腹痛、腹泻;损肾伤精则脑髓失养,注意力难以集中。
  
  3.3广泛性焦虑症药物治疗:①苯二氮卓类:对躯体症状缓解有效,但对心理症状改善甚微,具有起效较快的特点。常用的药物有阿普唑仑(0.4——1.2mg/d)、氯硝西泮(2——6mg/d)、劳拉西泮(1——3mg/d)、地西泮(10——20mg/d)等。长期大剂量可引起药物依赖,突然停药可出现震颤、痉挛发作、兴奋及失眠等戒断症状,其它重要的危害有:肝损害、认知损害、老年患者髋骨骨折。一般使用同一种药物不超过3周。②抗抑郁剂:目前多作为广泛性焦虑症的一线药物。三环类抗抑郁剂以丙咪嗪、去甲咪嗪和氯丙咪嗪治疗焦虑的效果较好,应从小剂量开始,逐渐加量,大多数患者日用量150mg以上才见效,应注意心脏毒副反应。选择性5-羟色胺再吸收抑制剂,副作用小,患者依从性好,在不能耐受三环类的患者中效果更好,可供选择的有氟西汀(20——40mg/d)、帕罗西汀(20——60mg/d)、舍曲林(50——150mg/d)、氟伏沙明(150mg/d)和西酞普兰(20——40mg/d)、左旋西酞普兰(10——20mg/d)等。中医中药根据辨证论治,以疏肝解郁、健脾养血、化痰开窍为治法,本方中当归、白芍、柴胡、茯苓疏肝健脾,理气宽中;郁金、生地滋阴凉血,清心解郁;枣仁、远志、钩藤、菖蒲化痰开窍,养血安神,全方合用,其功能恰合焦虑症之治法,因此取得了较为满意的效果。
  
  综上所述,广泛性焦虑症正受到医学界的广泛重视,治疗方面虽然新的抗焦虑药物层出不穷,疗效也都较为肯定,但其对认知功能、焦虑症状、以及躯体化症状的改善不明显,且对消化、中枢神经、植物神经系统的不良反应较为突出,广泛性焦虑症的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效果观察并常常导致患者的治疗依从性差,影响临床疗效,而中西医结合治疗治疗广泛性焦虑症与常规西药治疗临床疗效相当,且不良反应较少,值得临床进一步推广应用。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