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医学论文 >> 心理学论文 >> 正文

心理档案:害怕老师的目光

时间:2006-11-27栏目:心理学论文

原来,他的苦恼来自他童年时代的心理创伤。那是他在幼儿园大班学习的时候,同桌是一个小姑娘,性格活泼,长得也漂亮,很快他们就成了好朋友。这时的小孩子从影视节目中也都知道,当朋友过生日的时候应该送给朋友一件生日礼物表示祝贺。有了这个念头之后,小明就开始把妈妈每天给他的买零食的钱悄悄地攒了起来。到了同桌女孩生日的那一天,小明就买了一支钢笔送给了小姑娘。可是正当他为自己的成功感到非常高兴的时候,妈妈不知怎么知道了这件事。回到家里,妈妈问明了情况立刻就发火了,上去就打了小明两个耳光,而且还狠狠地骂了他一顿:“你刚这么大点就不学好,搞闲情,没出息!……”这两个耳光和劈头盖脸的责骂使小明感到自己一定是干了一件非常丢人的大错事,所以第二天到了幼儿园见到同桌的女孩时就觉得很不自然。正巧这时小姑娘的父母工作发生调动,几天之后小姑娘也转走了,小明就更觉得难过了,因为他真的很喜欢这个小朋友。

这件不愉快的事情随着年龄的增大,在小明的记忆里渐渐地模糊了。可是就在小明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学校里发生了一对六年级的男女学生因早恋而离家出走的事情,校长在校会上严厉批评了这种行为,接着班主任老师在班会上又反复批评这两个学生的早恋错误。校长和老师的严厉批评立刻就使小明想起了自己幼年时的“错事”,女班任老师的激烈批评又再次使他想起了妈妈当时的责打,他觉得班任老师的话都是在指责自己,老师一定知道了自己当时的“丑事”。当时,小明一边听着老师的批评一边羞愧地责备自己:“我那么小的时候就有这种事了!……”沉重的自责和羞耻感使他在整个班会的时间里一直都没能抬起头来。从这时起,小明开始疏远女同学,不敢和女同学接近说话,他觉得女人的眼睛可以看出自己心中的“坏念头”,所以渐渐地他不再敢面对女性的眼光了,尤其是女老师的目光。尤其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即使走在马路上对那些从身边经过的女人的目光也不敢正视。偶然相视会感到心跳加快,恐慌不安。于是他就特别注意躲避女人的眼光,在课堂上即使老师只是随意地扫视到他的时候,他也要慌忙将视线转到别的方向,有时还会感到全身一阵发热冒出热汗。

到了初中,在课堂上的情况更严重了。听讲时不只是害怕女老师的目光,就是男老师的目光也感到恐怖了。只是在这期间这种怪毛病对学习成绩的影响还不大,所以心理负担也不太沉重,总希望依靠自己的努力能够克服这个毛病。但是升入高中以后,课程负担加重了,学习上竞争的压力也加大了,所以他越来越感到害怕老师目光的毛病是他学习上最大的障碍。他不知多少次地尝试着看一眼老师的目光,然而每一次都在瞬间慌忙地躲开老师的眼睛。有时遇到不得不向老师当面请教的问题时,也是低着头向老师提问,心情也十分慌乱,结果常常是不懂的问题依然没有弄明白。而且每一次事后都感到后悔、自责,可是下一次还是照样重复这样的“悲剧”。于是,随着学习成绩的明显下降,他开始痛恨自己的无能和胆怯,自卑的情绪也越来越严重。

当然,小明同学毕竟是一个理智而勇敢的青年,他相信科学,相信心理咨询的助人艺术,所以他终于勇敢而果决地走进了心理咨询室,获得了及时有效的心理援助,走进了生活的新天地。


b、简要评估和诊断

小明的心理和行为问题属于对他人的目光恐怖,是社交恐怖症的一种。

小明的困惑和苦恼导源于童年时期母亲不当的教养方式。小明给同桌的女孩送生日礼物完全是小孩子门正常健康的交往活动,无可指责。如果母亲觉得孩子不该节省必要的零花钱,可以耐心、平静地引导孩子,说明道理。然而这位妈妈因为心疼自己的孩子,竟然用成年人异性交往中的劣行责骂一个幼稚的儿童,结果深爱自己孩子的母亲,却用自己的责打向自己深爱的儿子的心灵注入了一个错误而可怕的评价──“搞闲情,丢人,没出息”。

发展心理学告诉我们,儿童的自我意识还不成熟,他们的自我认识和自我评价基本上都以成年人的评价为标准,特别是父母和教师等孩子眼中的权威人物的评价。这个带有强烈情感色彩的错误评价重重地压在孩子的心上形成一个精神创伤,一个心理病灶。随着时间的推移似乎孩子已经淡忘了,其实这创伤依然清晰地储存在记忆的深处,只要具备一定的环境条件,这“病灶”就一定会引发相应的心理行为问题,甚至形成心理障碍或更严重的精神疾病。小明正是在小学期间由班主任的严厉批评唤醒了他记忆中那个令人难堪的扭曲的评价,强化了自卑情结,加重了心灵创伤。

由于小明是个性格比较内向的孩子,有很强的自尊心,在道德品行方面又习惯于苛求自己,所以他在人际交往中就非常敏感地关注周围人们对自己的评价,甚至产生“过敏性思维联想”,特别是对女性目光的过敏性联想。由害怕而逃避,而逃避一次就会感到一种暂时的安全感,可是每逃避一次也就必然强化一次过敏和恐怖的强度。如此恶性循环,恐怖的对象就泛化了,由害怕女教师的目光泛化为也害怕男教师的目光了。特别是到了高中,沉重的学习压力使小明认为害怕老师的目光是提高学习成绩的最大障碍,可是自己又无法改变这种现状,于是这种强烈的情感更加重了上述的恶性循环。这种行为特点又带有明显的强迫症的倾向。

对于小明这种恐怖症,森田疗法是最有效的心理治疗方法,另外行为疗法中系统脱敏训练也是有效的治疗手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