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医学论文 >> 中医学论文 >> 正文

感冒病不简单,破伤风不疑难

时间:2006-11-28栏目:中医学论文

[关键词]:维护中医学

[论  文]近有中医界巨匠言:“……破伤风的治疗我们只能当配角;……”(见《中国中医药报》1998年12月21日第三版)。这一仰视他人、鄙视自己的哀叹,出自现代医学“化整为零”的医学观。中医科学与否?落后与不?不是今天争论的问题,人类早有定论。还原于自然疗法、中医一统天下的时候,子孙们会惊奇地发现他们祖先的愚昧:放下博大精深的中医学,去赞美“化整为零”的西医学

现代科(医)学,展示人体结构的画面、分理出繁多的疾病谱,扩大医学领域视野,它是时代的必然产物。各个历史时期,无不增加新知识。吸收时代营养,充实完善中医理论,是各个时期中医学者的历史使命。但是,中医理论不是用现代医学术语堆砌而成,更不是西医改造中医或职代中医。

电子科学的飞速发展,促使临床诊断的尖端化,给人类增添知识、带来福音。很遗憾,它只在临床诊断方面增加色彩,治疗上无补更新。中学生徐××,病灶双目失明,属中医清阳不升浊阴不降的寒水灌珠,眼无血则失明。CT扫描为脑积水,凿后脑壳,埋塑料管于腋下以导水,患者成植物人三月而死。(笔者《医林小语》医案)。

“化整为零”的医学观、诊断尖端化,是科学大世界的产物,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值得人类庆幸。人类庆幸的同时,也给人类带来忧虑,好东西得不到好用,好的东西演变出坏的效果,“化整为零”的医学观,“确诊、定论”说,弄得一些人昏头转向,失去了立场、主见,变成“人云亦云”,还津津乐道,会看化验单,懂得现代医学术语。殊不知,东施效颦”,不伦不类。名为“中医”报刊、杂志,满目西医高论。中医学同《易经》齐名,“是人类智慧的宝典”。有的中医学者却认为古老陈旧,跟不上时代……。无非是中医经典中,没有那么繁多的疾病谱,没有那些人体“零部件”知识,当然自愧不如。眼光不正,就把圆的东西看扁掉。须知现代科学解不开中医理论中的很多谜,正是中医深邃奥秘的所在,用现代科学手段逐渐解开部份谈,证实了这点。用现代科学要求中医,才显得令人的幼稚。在今天的临床上,同病异治,异病同治,一方多用,多方并用,这些是中医的古典理论在当今现代科学面前大放光芒的证见。很多顽症_不是中医当配角,而是西医望尘莫及。今天科学的,用天不一定是科学,承认中医的缺陷,不一定要抖散更新。承认西医的科学,不一定要全盘接受。例如:采用其输血法,不一定接受其缺什么补什么?肝病患者令其食糖以补充肝糖元,是中医所反对的。“化整为零’的医学观与中医的整体观,“头发、胡子”搅拢一块,与回归大自然,还原于自然疗法大相径庭。现代科学的尖端诊断仪器,不是现代医学的专利,属全人类共有。但将来充其量也只是中医诊断的辅助手段。致于人体“另部件”的知识,增加人们视野,没有坏处。但中医治病不是完全针对“零部件”施治。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所谓的“确诊、定论”不是中医的整体观。“标本不得,邪气不服”已是颠扑不破的经典哲理。例如:有的胆结石案例,摘除胆囊,并非病愈。又:微型粉碎肾结石,一、二年又要进行一次,经济和体力都无力支持,这证明现代医学的理论是经不起检验的。因此,中医的整体观与过程论,绝对不可能(也不应该)被“化整为零”的认识论和“确诊、定论、定性、定量”观所取代。只要不是改头换面的中医,他现代到什么程度,都离不开自身的特色;天人相应,运气学说、阴阳学说、五行学说、脏腑辩证学说、经络学说、气功学说和四诊、八纲、外感六淫、内伤七情、内伤气、血、痰、食、温等等,临床区分寒热两大类。这些古典理论,亘古放射耀眼的光芒,不会在当今高科技的热浪中失色。不问寒热,丢开全局,硬要找准一点,去“确诊、定论、定性、定量”,与中医的整体观、过程论,性质完全两样。为此,宏观西医微观之说,不完全绝对。中医“天人相应”观,把大自然、天地山川海洋、甚至其它星球,与人连成一体认识研究人类医学,当然宏观。但中医有比西医神秘的微观:中医的“四诊”八纲在某些情况下,对某些病侧的诊断,可谓“入骨三分”。20年前,笔者在施甸县农村,诊断一男孩说:“小孩有跌扑内伤……”,众说:“神!神!……小孩由山坡上滚到山脚下”。不时地听到叹服中医诊断带神秘色彩。凤庆县×××西医权威问:“你从哪点看出小孩这点,哪点有病”?答日:“中医的四诊八纲”。1998年10月,凤庆县汽车站家属赵××,不须花费百元的病,凤庆诊断无果,前往临沧耗费几千元,尖端仪器仍然无能为力,回归小山沟的笔者,症见怕冷、遍体疼痛、饮食不思、头晕目眩、心神不宁、阵发性心惊、失眠、体质下降、全身无力、瘫软……。笔者运用古老的“四诊八纲”追根溯源,把毫无“确诊定论”的诸多病变,一扫而光。其实,只是简单的感冒病误诊误治的病变。她逢人便讲,花了几千元无结果,不到300元的中药治好了大病……。这就是文题“感冒病不简单”。

下面谈“破伤风病不疑难”。

二十年前,笔者以中药、草药交叉,治愈一例西医判处死刑(三次发出病危通知书,停止用药)的破伤风病例。病案收编入拙著《医林小语》。患者村上的乡村医生施××(凤庆县洛党乡和德村施家窝人)他先以感冒病治疗,病情恶化后送县××医院,他自始至终护理到底。一年多以后,施××沿用笔者法方,治愈凤庆县凤山镇前锋村石菠箕社李姓4岁的小男孩(现年22岁开小拖拉机)。为感救命之恩,小孩拜施××为义父。施××从此吃香乡里至今,迷信他的人有病不找眼皮下的医府,舍近求远,去找乡下的施大夫。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